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犹太人与世界文化  

2009-11-29 21:21:05|  分类: 上帝选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犹太人与世界文化

 

    犹太文化与基督教文化

 

    早期希伯来文化始终对异质文化保持着极大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集中体现在宗教影响方面。正如顾晓鸣先生所说:

 

  以《十诫》为内容的文化规范、圣经故事和人物以及那个“上帝”和教规,有着某种在世界性的历史交往过程中形成的人类共同的文化特征,使犹太教得以成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所谓“母亲宗教”,并通过这两种文化,实际上渗透到了世界各个地区。

 

  犹太人被马克思称为“早熟的民族”。一个早熟的民族在幼年时期领悟的东西是如何作为世界文化整个发展的“胚芽”,在不同民族移植、嫁接和复现的过程中发扬光大,成为某种普遍性的东西呢?在这方面,犹太教显然是世界文化史上极为典型而重要的因素。这一切是出于历史的偶然和连锁反应,还是存在着一种规律?它对于理解世界文化史和寻求文化发展的自身规律,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作为民族宗教的犹太教,它的一些概念、习俗、术语、典故及思想不仅孕育了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世界性宗教,而且借助于基督教思想的传播,潜在地影响了西方文化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作为西方文化的源头之一,希伯来文化不仅聚合了数千年的历史沧桑,较为合理地看待神圣与世俗、信仰与功利、传统与变革、凝聚与分化等思想范畴,而且还对文化冲突与适应、文化分离与整合、文化同化与保持、文化纷争与涵容等问题有着更为深刻的诠释与昭示。

 

  希伯来文化对欧洲知识界、思想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文艺复兴及宗教改革时期,英、法、意等国曾经掀起了学习希伯来文化的热潮,几乎所有的宗教改革家如:加尔文、马丁·路德等都潜心研究过希伯来语。这一时代是不同思想交汇影响的时代,是人类文化交往史上的一次奇迹,而广大的犹太学者们则承担了文化交往的中介者及推动者的角色。

 

  犹太人首创的犹太教,成为基督教、伊斯兰教的“母亲宗教”,并通过这两大宗教文化,其影响所及覆盖了全球的大部分地区,渗透到世界各地数十亿人的许多民族之中。犹太教、是西方文化的二大来源之一。恩格斯就曾说过,基督教是“从普遍化了的东方神学、特别是犹太神学和庸俗化了的希腊哲学、特别是斯多葛派哲学的混合中悄悄地产生”的。而基督教为“西方的世界宗教”。在阿拉伯世界,伊斯兰教的影响根深蒂固;但这个宗教也深受犹太教教义的影响,它批判地继承了犹太文化的某些传统。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都是人类对客观现实世界的一种把握、一种创造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积淀。东西方文化历来相互交融、相互渗透,同创人类文化的辉煌。任何绝对的文化中心主义,民族或种族中心主义,民族歧视,都是错误的,既不符合历史事实,也违背文化发展的规律。近现代以来,不同国家、不同行业的犹太伟人层出不穷的现象,也是犹太文化世界品性的一个反映。

 

  犹太人以客民的独特生活方式,在长达两千多年的时间里,自觉或不自觉地促进全球各种异质文化的交流、沟通,客观上为全球一体化,率先做出了贡献。所谓全球一体化,是一个客观的历史进程,不依具体环境、地域、社会体制、发展模式、意识形态为转移的趋势或走向,其基本内容是以各种方式沟通地球各洲、各国、各个民族、各个地区间的联系,增进彼此了解,不断建构全球性共识文化,加深全球的整体意识,即“地球村”意识。犹太人因无疆土的限定,没有国家藩篱,从某种意义上说,犹太文化本身就是全球多元文化的一种整合,同时它又是对全球一体化的一种支持和付出。犹太文化孕育了犹太人的特定的品格与智慧,给予人们以深刻的启迪。

 

  先来看看基督教与犹太教的渊源。基督教应感谢犹太教;因为她告诉基督教“除耶稣外,还有独一的神,活的上帝”,《圣经·旧约》为《新约》铺平了道路。《新约》中的《福音书》是有关1世纪之初居住在犹太和加利利的犹太人生活的写照,其主人公是活在自己家乡的犹太人。客观的历史学家必然会把基督教看作是犹太人智慧的结晶。

 

  最早的基督徒用《旧约》使人皈依基督教。在罗马帝国领域内,没有哪一个宗教有这样一本雄辩而令人信服的《圣经》。所以与其竞争者相比,基督教具有不可估量的优越性。犹太人把先知——正直和真理的启示者——以及对救世主的信仰赠给了基督教,因为他们是能够创造这种感人神话的唯一民族。只有对救世主的信仰才可以说是人类历史向既定目标前进的思想的合乎逻辑的发展;只有对救世主的信仰能够抵制希腊—罗马文化的慢性悲观主义。这种历史观是犹太人遗产中最重要的部分。其他古代民族都相信有一个黄金时代,但他们所说的黄金时代总是在过去,即历史之初。只有犹太民族认为黄金时代在未来,把历史解释成一个内容丰富的、不断向前发展的运动。这个运动将随着救世主的降临而告终。与以前的宗教相比,这是一种真正革命的思想。从前,没有哪个民族把人类命运想象成完全不同于自然界的循环,想象成不受生老病死这个无情规律制约的过程,人类可以摆脱强制的、即天命的奴仆身份,人类是一种理性的、敢于冒险去进行选择的生物。

 

基督教在其后来的发展中逐渐脱离了犹太教的束缚,到中世纪的时候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神学和伦理体系。虽然其中还有犹太教的影子(即《旧约》),但已全然没有了犹太教的精神。

 

犹太文化与伊斯兰文化

 

历史上的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在种族上是近亲,在地理上是近邻,有着血脉相通的联系。远古时代,他们来往密切,并有着相互联姻的历史记载。第一圣殿被毁以后,流落在阿拉伯半岛的犹太人带来了犹太文化,并对伊斯兰思想的形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公元7世纪之后,随着伊斯兰教对半岛上的反伊斯兰势力采取强硬政策,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关系逐渐疏远,并出现了宗教冲突。但当伊斯兰政权稳固之后,双方又出现了和睦相处的局面。特别是阿拔斯王朝时期,许多犹太人取得了很高的政治、军事地位,为王朝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正是在阿拉伯人的宽容与监护下,西班牙等地的犹太社团才发挥了自身的创造力,形成了灿烂的文化。

 

伊斯兰信仰的主要内容有以下五个方面,即:信真主、信末日、信天神、信天经、信先知。伊斯兰教认为,真主安拉是独一无二的,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恩养者、主宰者和受拜者;也是清算日的掌权者和裁判者。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古兰经》是安拉降世的最后一部真经。伊斯兰教虔诚地信仰真主,听从真主的一切命定和安排。认为今世将会毁灭,毁灭后还有一个世界,在那里有天国和火狱,人的灵魂不灭。今世顺从真主走正道的人则为今世的吉庆;人死后,由于今世的善功,经复活日的审判而进入美好的天国。如果今世行恶,将被判入火狱。万能的真主时刻监视着每个穆斯林的言行,并根据他们言行的善恶来审判他们。每个穆斯林今世的行为都能在来世得到报应。

 

如前所述,犹太教是伊斯兰教的“母亲宗教”;在伊斯兰教的观念领域中可以明显地看出犹太教的影响。我们可以这样推测:第一批穆斯林,包括穆罕默德在内,一定非常熟悉犹太教。仅从犹太教的基本思想多次反映在伊斯兰神学中这一事实,就足以说明犹太教对阿拉伯人的影响了。

 

事实上,伊斯兰教的创建者对犹太教、犹太历史表现了极大兴趣,吸收了犹太文化的许多内容。从《古兰经》中可以找出许多《圣经》(《旧约》)中的人物事迹、大事记和信条。伊斯兰教也承认其始教祖是亚伯拉罕、摩西和耶稣,而穆罕默德则是更伟大的先知。犹太教及其广泛的传播直接影响了伊斯兰教的形成。不仅如此,伊斯兰教宗教习俗、文学和政教制度都受到犹太文化的直接熏陶,使犹太文化传统、遗产在穆斯林身上得到发扬光大。犹太文化也在穆斯林影响下获得突破,阿拉伯人的经历对犹太人具有无可估量的裨益。面对这生存于其中的更大世界的挑战和引诱,犹太人曾一度放弃了本民族的方言,操起了阿拉伯语,学习和研究阿拉伯文著作,探索包括《古兰经》在内的阿拉伯文诗集、历史、哲学和文法原著;他们还把许多其他文字的著作译成阿拉伯语,再一次充当了东西文化交流的中介人、传播者。阿拉伯保留了大量的古希腊、罗马的文化典籍,成为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西方文化的来源。犹太人在此期间经历了适应环境的意义深远的历程,创造出辉煌的文化成就。犹太文学、哲学、神学、政治等得到复兴,一批有杰出才华的诗人、思想家、哲学家脱颖而出,为犹太文化的发展做出了令人仰止的贡献。应该指出,在吸取伊斯兰文化的基础上,犹太文化呈现出多姿多彩的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没有动摇犹太教的根基。

 

有无数的例子可以说明犹太教对伊斯兰教的影响。像犹太人一样,穆斯林也信仰这唯一的神。人们可以不通过中间人接近他。同样,穆斯林也相信灵魂不灭,认为:人应该对他在尘世的行为负责,正义是道德的最高标准等等。穆斯林和犹太人对于施舍也有共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施舍是热爱正义,而不是寻求博爱的行动。此外,伊斯兰教接受了犹太教的历法、安息日和犹太人的饮食规定。虽然他们作了某些修改,但这两个宗教有许多礼仪是相同的。这里仅举出两个令人信服的例子:第一,穆斯林和犹太人都朝着固定方向祈祷。第二,祈祷前必须净手。人们在研究了《古兰经》之后,会认为穆斯林已经把希伯来智慧的结晶吸收到他们的宗教经典中去了。可见,阿拉伯人善于把各种精神财富融合成一个整体,同时也善于把各民族不分地理和社会界限地纳入一个唯一的大帝国。

 

公元7~12世纪是犹太—穆斯林和睦共生的时代。穆斯林统治下的犹太人越来越多地在阿拉伯人的宫廷中充当顾问,甚至是军事顾问。这些宫廷犹太官吏由于擅长外交和语言,很快地晋升到最高行政职位并且能够顺利地处理国务,对国家做出了重要贡献。当时,只有犹太人熟悉地中海的两个封锁的阵营——讲罗马语和希腊方言的基督教阵营和讲阿拉伯语的伊斯兰阵营。也只有犹太人可以容易地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他们凭借自己的语言走遍各地。在各重要的商埠都有他们的教友,因而他们有许多便利的条件,可以做可靠的中介人。

 

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越过阿拉伯半岛,开始了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的阿拉伯帝国的征战历史。阿拉伯人面对的是埃及、巴比伦、印度、希腊、罗马丰富的文化传统,成为这些文化智慧的受惠者、保存人和传播者。随着伊斯兰文明的发展,它不仅创造了富比罗马帝国时代的物质文化,同时也架起了古代文明与近代文艺复兴间的桥梁。犹太人与阿拉伯人是近亲,同属闪米特语族。在阿拉伯人的征战中,在其所建立的以伊斯兰教为统治宗教,以阿拉伯语为主要语言的世界中,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基本上和睦相处。犹太人交纳了特别人头税后,当局还允许他们不改变宗教信仰参与社会生活,甚至享有内部自治。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两个民族开始了他们的文化互动关系。以色列历史学家阿巴·埃班在其著作《犹太史》中也曾对这段黄金时光有过描述,他说:“在阿拉伯——犹太关系的黄金时代,令人惊异的和睦共处曾占统治地位,人们的才能可以为伟大的目标服务。犹太人的创造力在埋没多年后终于得到了发挥,犹如江河奔流,一泻千里。它不仅丰富了犹太文学、宗教和教学,而且在中世纪初叶也滋润了欧洲文化这块贫瘠的土地。如果没有犹太政治家、金融家、科学家、翻译家和促进国际贸易的商业家,地中海地区的发展是不可想象的。犹太人促进了文化交流,为中世纪后期欧洲文化的繁荣创造了条件。”

 

就中国犹太人来讲,肖宪教授指出:中国犹太人和中国穆斯林也有许多相同之处。首先,这两个外来民族和宗教群体都起源于中东,其宗教信条、文化习俗有很多相近之处,但都与中国的传统文化迥然不同。其次,这两个民族进入中国的时间非常相近,都是在唐朝因商贸交往而来到中国经商、定居,并在宋、元时期通过一定程度的“中国化”而被中国社会所接纳。第三,这两个民族来到中国后,其宗教文化都没有对中国传统文化形成挑战,都没有对中国的政治权威构成威胁,没有试图征服中国人,而是接受了中国人的统治。第四,这两个民族都在中国社会建立了自己的社团,拥有自己的宗教场所,保留着自己的宗教仪式和教育体系。但在另一方面,中国的犹太人和穆斯林相比,又有许多不同的特点,这是导致中国的犹太人被同化的主要原因。其一,与中国的穆斯林相比,来华的犹太人的人口规模很小,犹太社团也很分散。其二,由于中国穆斯林绝大部分聚集在西部地区,即使在明、清两朝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时期,他们也可通过陆路保持与外界的联系。而犹太人则在明、清两朝完全失去了同其他地区犹太人的联系。其三,犹太人和穆斯林到中国后的本土化方式各不相同。穆斯林进入中国后,逐渐将其宗教经典翻译成中文,并以中文进行宗教教育,使宗教文化得以传承和推广。在犹太社团中却只有拉比才熟悉和了解犹太教及其文化传统,拉比的消失导致犹太社团失去了文化特性而被儒家文化所同化。其四,在分布的地域上,犹太人集中在开封等中原地区,受儒家文化影响深而易于被同化。而穆斯林则在西部地区,受到的儒家文化影响相对较小。

 

犹太文化与中国文化

 

中国文化与犹太文化的比较研究,是一块尚未开垦的荒地。如前所述,犹太文化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文化形态之一,对人类文明做出过重要贡献。胡适在其《中国哲学史大纲》的导言中曾说:“世界上的哲学,大概可分为东西两支,东支又分印度、中国两系。西支也分希腊、犹太两系。初起的时候,这四支都可算独立发生的。到汉以后犹太加入希腊系成了欧洲的中古哲学。”

 

犹太文化与东方文化有着交互影响的作用。西方文化,尤其是基督教文化,在内在逻辑上,与犹太文化的承接关系尤为明显。在从事东西方文化的比较中,如果忽视对犹太文化的研究,将使很多问题变得模糊不清。同时,研究犹太文化,也会为研究中国文化提供一个新的窗口。

 

文化的比较必然涉及异与同两个方面,即庄子所谓:“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用今天的话说,异即是特殊性,同即是普遍性。一切文化都是人创造的,其中自不能没有大体相同的部分;否则不同文化之间的沟通将是不可能的。由于中西文化有“内在超越”和“外在超越”的根本差异,宗教在双方文化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犹太文化是宗教文化,注重宗教生活;即便不是所有的犹太人都信仰上帝,至少也是大多数犹太人信仰上帝。犹太人有一种全民族性的对宗教的迷恋。服从上帝就是善,背弃上帝就是恶。与犹太文化不同,中国文化是伦理文化,注重世俗生活;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重道德,尚亲和,讲仁爱,讲忍让,讲义务,讲忠孝。如果说犹太人是将现世无法解决的问题交给上帝解决的话,那么中国人则把它托付给了伦理道德,用的是世俗方式,试图通过良好人际关系的协调来达到人人为善的理想社会的实现。中国社会没有一个全民族的共同的信仰。无论是道教还是佛教都没有占据统治性的地位。在中国,没有一个像犹太教那样被推到至高无上地位的、超越一切的神灵,没有一个作为全民族精神依归的终极意义上的宗教价值体系。也就是孔子所说的:“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敬鬼神而远之。”

 

要说明犹太哲学是理性和信仰的结合,迈蒙尼德哲学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说:如果仅仅在口头上谈论真理或貌似真理的理论,而不真正理解它们,就不能真正信仰它们。“因为只有理解了才能信仰”。在他看来,信仰而无理解是盲目的,因此,必须对传统的信仰作一番理性的考察,使之成为不违反理性的信仰。通过他的理性的考察,《圣经》中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人被解释成按上帝的“理智”造人;“看见”、“看”、“望”在被用于上帝时,“都是指理智的把握,决不是指眼睛的看到”。这样一来,犹太传统中的人格神就被抽掉了神人同性论的特征而被理性化了。同时,迈蒙尼德又始终把信仰放在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上。当亚里士多德派的宇宙永恒论和犹太教关于上帝从虚无中创造世界的学说发生冲突时,图4-4哈尔滨犹太新会堂内部照片迈蒙尼德就毫不犹豫地站到了犹太教信仰一边,认为犹太教的创世论远比宇宙永恒论更为可取。还有,在论述先知何以作出预言的时候,迈蒙尼德把上帝放在了突出重要的地位,认为神不但是预言的最终源泉,而且在预言的产生过程中发挥着直接的重要作用。与此同时,他又强调理性和信仰是同时共存、互相补充的,只有具备高度发展了的理性能力的人才有可能将潜在的预言现实化。迈蒙尼德的目的就是调和理性和信仰,使《圣经》中的“上帝创世论”,犹太教传统中的“先知论”等,都成为理性或哲学研究的对象,使哲学的内容既是有关宗教的,又是理性主义的。在他那里,犹太教的主要信仰和习俗与希腊哲学的基本概念和原理,在理性主义的分析和论证下结合起来,不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给人一种有机统一、和谐一致的感觉。诚然,迈蒙尼德对信仰和理性的调和尚未达到天衣无缝的程度,但在所有的犹太哲学家当中,他在这方面的努力是最出色、最成功的。

 

和以儒家、道家为主体的中国传统哲学相比,犹太哲学的特点更加彰显。从内容上看,中国哲学中的儒家,尤其是在先秦的孔孟思想中,对终极实在的信仰和追求没有凸显出来。《论语》中确有不少地方谈到天、天命和鬼神,如“祭如在,祭神如神在”、“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但是,孔子并没有宣称他的伦理主张来自上天,而自称他所讲述的是夏商周三代的先王之道,尤其是周礼。可见,在孔子那里,天命和人伦、信仰和理性是没有被结合起来的。同时,就思维方式而言,儒学中理性思维的特征不够显著,直观的陈述或比喻多于理性分析和逻辑论证。道家的形而上学以天地万物之源的道为根本,因而具有很强的超越性。但道家和儒家哲学一样重视直观或形象的描写和陈述,没有突出理性的分析和证明。这和犹太哲学既坚持传统的犹太教信仰,又使之和希腊的理性主义巧妙地糅合在一起的做法相比,显然是大不相同的。

 

犹太哲学既然是用理性的方法、哲学的概念和范畴对犹太教的信仰和习俗的研究,那么,犹太哲学在本质上必然是一种宗教哲学。信仰和理性的统一是宗教哲学的基本特征。因此,犹太哲学的根本特征实际上是一般宗教哲学的基本特征的具体表现而已。

 

总之,犹太文化追求实在的意义,中国文化追求现世道德的意义;犹太文化重精神、重宗教生活,中国文化重世俗、重现实生活。犹太文化强调出世,中国文化强调入世;犹太人强调对上帝——神的崇拜,中国人强调对祖先——人的崇拜。犹太教因亚当、夏娃偷吃智慧果而产生了始祖“原罪”的概念,而中国古代社会则认为祖先圣人品德高尚,罪恶是后代子孙不尊祖德的结果,是“后罪”的概念。犹太人为摆脱困境,指望的是上帝的救赎,依靠的是神的力量。而中国人注重的是人的自我拯救,依靠的是人的力量;犹太人有会堂,人们去那里聆听圣言,忏悔罪过,中国人有宗庙,人们去那里缅怀祖先的德行。犹太人今世所要做的是赎罪,中国人今世所要做的是修德。这些都是犹太文化与中国文化的迥然不同之处。

 

 犹太人与世界文化 - KC.Jeremiah - kcjeremiah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