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犹太教法典里的“范例方法”  

2009-12-02 20:10:55|  分类: 精神信仰--犹太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犹太教法典里的“范例方法”

 

    一个朋友给我写信问,在他读列维纳斯的《塔木德四讲》时候,在第一讲中发现一段话是这幺说的:“塔木德学者表面上寻章摘句,孜孜以求,搞得过于繁琐,然而远远不是经院式的操作。参考经问的目的不是为了借助其权威-如某些急于下结论的才子们所想象的那样--而是求助于能引起讨论,能意识到所提炼资料的真正价值的上下文。将一种观念移到另一种氛围中--即其原初的氛围--从中提取出一些新的可能。各种观念不是由一种概念化的方法来确定,概念化窒息许多在注视现实的目光下跳动的思想火花。我过去在这里已经讲过另一种方法,此种方法在于尊重这些可能,我把这种方法称作范例方法:各种观念与提出观念然而确定观念的典范是分不开的?”他问我,范例方法究竟是什幺?

 

    我在此回答如下:

 

    在了解塔木德方法的过程中,一个基本的问题是如何对待抽象概念。在犹太教法典里,正如在很多犹太观念里,人们故意回避讨论抽象概念,即便我们知道一旦抽象概念被理清后,现实事例会得到更好的理解。但在塔木德系统里,圣人们使用的方法却是一种回避抽象概念的“范例方法”。

 

    塔木德使用范例代替抽象概念,我们已经注意到在首门书里的案例就是典型的范例法则(参考http://liwei1.blshe.com/post/2185/83884),这些范例既不是圣人们为理解问题而举出的实例,也不是隐藏暗示的寓言,而更像是一类数学模型或科学模型。这些范例依照一些传统的步骤运作,例如“Kal V’Komer”[如果说这个方式有逻辑形式,那幺它的形式可以表述为:如果A具有X,那幺,比A更甚(程度更重或者数量更多)的B一定具有X],类似的这些“推理”步骤经常是讨论一个具体的范例是不是适用于另一个范例。因此,人们可以注意到这是一种习惯性的奇怪方式,置身其中的人不需要对现实悖论或逻辑悖论而产生任何不安。犹太教法典里的“范例方法”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整体。

 

    在此基础上,我们才可能了解为什幺拉比犹太教观念中会有类似Danim Efshar Mi-she-i Efshar(从不可能推理出可能)的方法。按照这个方法,我们选定一段特定的经文,然后在另一个议题上得出一种哈拉哈结论。任何一个人一旦注意到这样的思维过程定能很快觉察到这种推断是“荒诞的”,因为那段被选定的经文和另一个议题完全是两回事。举例而言,当学者们讨论一种没有进行割礼的皈依过程是否有效时,其中一个学者引用“女人的皈依过程没有割礼仪式但却依然有效”来证明前者(男子若没有割礼也同样有效)的可能性。为了反驳他,你可以说女人进行割礼在生理上不具可行性,但这却并不能影响那个学者进行哈拉哈讨论的合理性,因为他可以信誓旦旦地说:“尽管这不具可行性,但是这毕竟是一个不能忽略的证明。”换个角度讲,这个证明基于一个实际的范例,因此即使不考虑其他方面的可行性也依然可以发挥它的作用。

 

   (上面参考拉比阿丁.斯坦萨茨的着作)

 

    举例而言,在讨论拾遗问题的时候,我们曾学过:“如果一个人在新墙的洞里找到东西:假设东西在洞中间靠近墙外的地方,东西属于你;假设东西在洞中间靠近墙内的屋子,东西属于这个屋子的主人。”我们可以把上面的哈拉哈看成是一个简单的范例,假设按照我们现代人的思维,回答“在墙壁里的东西属于谁?”这个问题要我们归公或直接问讯附近的人才能确定。但是,塔木德却认为如果我们认为东西的主人已经失去找回物品的希望,那幺我们就可以占为己有;而如何判断主人已经丧失希望?在这里古希腊的经典逻辑要让位给拉比的特殊方式,一种合理的想法是:如果物品有特殊标识,那幺我们料想主人是不会绝望的,因为他可以靠那些标识领回自己的物品。而对于一个没有标识的物品,主人是否绝望则要根据一个具体的考虑因素,即“主人是否知道自己丢失了物品?”。

 

    在中门书的第二章(相关读物参考http://liwei1.blshe.com/post/2185/164729),人们耗费很多篇幅讨论了对于一个没有标识的物品而言,主人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丢失了。如果我们用现代人的方式去思索,这个问题是很无聊的,因为那个人有没有意识到自己丢了东西,谁能知道呢?但是,范例方法解决了这个问题。在犹太法典中,拉比们用了十几个具体的范例去证明每一个议题包含的所有结论。回到上面,如果一个人在新墙的洞里找到东西:假设东西在洞中间靠近墙外的地方,东西属于你;假设东西在洞中间靠近墙内的屋子,东西属于这个屋子的主人。一个学者站出来提出一个新的范例:“在墙洞里的刀子的所有权取决于它的把手,在墙洞里的钱包的所有权取决于它的皮带。”记住,范例对应的是一种理由或多种理由,在这里,理由是:假设屋子的主人要把刀子放到墙壁里,那幺把手一定是朝着屋内的,而如果屋子的主人要把钱包放进墙壁,那幺皮带一定是朝着屋内的。而我们知道这个新范例和之前的范例彼此冲撞,可以产生一些新的论点,因为前者和后者显然存在一些矛盾,这种矛盾是基于多个范例之间的推理,而不是范例本身。

 

 

摩西五经之迷

 

非常同意冯象先生所指《圣经》(摩西五经)本为犹太人文化遗产而非基督教独有之说。犹太秘学视《托拉》(摩西五经)是神的身体和永恒的智慧,在创世之先已经存在。然而,他们同时强调此《托拉》又不是我们今天所见的《托拉》:希伯来文圣经是没有标点和母音的「不连贯字母组合」(Be-tha'aroboth 'othiyoth) ,在犹太法典 Haggadah 部份就有记载到阿当把《托拉》教授予其三子塞特,那是原来母音及编排的版本 — 称作「生命树版」,因亚当犯罪和犹太人拜金牛而乱序了,现在成文的《托拉》乃是较低灵性的「分辨善恶树版」诠释(即圣经全误?),我认为此说法之重点不在于其真实性却是另有隐意。这样将《托拉》「神化」同时对之全盘否定是极不寻常的。

 

最近在重组第一圣殿事宜,当中找到了一些线索:《摩西五经》本是指摩西从「天上石版」拷贝下来的启示,接近各大古宗教传说之「阿卡西记录」 (Akashic Records) ,这样天上石版 / 阿卡西记录才是那真正的「生命树版」《托拉》。此《托拉》的确曾流传于犹太人之中,然而却在约西亚王申命派改革时并同第一圣殿不少传统一并被取缔(约西亚王就如古犹太的君士坦丁),并以申命记式愚民理念重写一套新《托拉》,即今天的《摩西五经》。我个人推断,申命记派之士乃是以原来《摩西五经》相同字数的希伯来文易序而重组出新《托拉》,这里关乎到不少犹太秘学诠释《托拉》原意的方法学,亦附合上述「分辨善恶树版」来由之传说。犹太秘学史学者 Gershom Scholem 就引用了「不可穿羊毛细麻两样搀杂料作的衣服 (sha'atnez tsemer u-fishtim) 」(申22:11)作例子,以相同的辅音作重组后为 satan-'az metsar u-tofsim ,意思即警惕亚当不要以撒但蛇皮作的衣服代替原有光作的衣服,不只是「分辨善恶树版」的可作或不可作洁净或不洁净的较低属灵层次。

 

那么《摩西五经》内文自那里开始被易序篡改?Society of Old Testament Study 主席 Margaret Barker 就提出了七天创造之说乃是自近东神话,犹太启示文学里记载着众先知神游重返创世的「第一天」看见万物已被造齐全在其中,得知此「一天创世」奥义者为之「受膏」,成为弥赛亚荣登宝座并得到神子的名份。七天创造并非原来之说,就连《创世记》 1:1 也是一大悬案:犹太人一直认为圣经的首字母该是希伯来文首字母 Alef 而不该是「起初」(Bereshit) 中的第二字母 Bet,本着 Alef 一字母为神性及宇宙万有的全部 (见麦当娜 Confession on the Dance Floor 专辑封面,麦当娜的动作就是 Alef 一字母),「起初」(Bereshit) 一字的文法亦是怪异的(为不完整的名词亦并非时态),倘若把 Alef 一字母放在 Bereshit 之前就成了 Aba Reshit 「太初之父」,这样《创世记》 1:1 就是「太初之父创造了众神 (Elohim),并天上和人间」,相当接近多位学者提出的《创世记》 缺块 — 创造神祇之段落。

 

犹太秘学承传着今天的《摩西五经》仅为「分辨善恶树版」之说,可见他们本身很清楚《摩西五经》早已被易序篡改的史实,一贯他们对《摩西五经》律法的定位:《托拉》字面为果子的外壳,只有剥开果壳才能得到《托拉》果肉的真正意义。

 

此外,犹太教内里更一直流传着摩西原有「七经」而不只「五经」之说。在犹太法典《安息日篇》116a 中,拉比将《箴言》 9:1「智慧建造房屋,凿成七根柱子」中的「七根柱子」注释为「七本律法书」。1947 年在死海一带发现之《死海古卷》,当中的《禧年书》 (The Book of Jubilees,又名《小创世记》 (Leptogenesis)) 和《圣殿卷》(The Temple Scroll) (11QT) 之背景和性质均符合「另外的托拉」之说,两书均有自摩西从「天上石板」而来之独立启示的授权宣示,即并非依赖原来五经修改而成的「二手」经典,《禧年书》以禧年预言及麦基洗德为中心,《圣殿卷》中更见一些五经中没有出现的律法规条,如不可吃动物皮等,《摩西五经》中的律法从来也不足所谓的 613 项,这些极有可能就是在一直以来 613 项摩西律法中的失传律法。希腊文的《禧年书》一直被学界认为是基督徒的伪作,然而希伯来文《禧年书》在《死海古卷》的出现已完全推翻了这个假设。希腊犹太史学者 Josephus 和 Philo 对厄赛派(Essenes, 以诺派犹太教,《死海古卷》持主的母体)的描述中说到他们持有「一些古传的圣书」,就连法利赛和撒都该派也从没有这样的传承记载。

 

我个人一直认为犹太秘学为隐藏在犹太教中的古厄赛派知识,像默观法「神驾之术」 (Ma'aseh Merkavah) 及神名 / 天使名使用的传承就是最大的证明。这是说,记录犹太法典《安息日篇》116a 的作者并非凭空想出「七经」之说,而是某程度上他得知厄赛派持有另外两本律法书,只是在以西结时代因着第二圣殿之争辩使其余两书落入了以诺派手上,最后唯独保存在《死海古卷》中。纵然现代「主流」犹太教多年来认定了《摩西五经》之说,然而犹太秘学却一直未能忘怀古厄赛派时失落的其余两书,对他们来说真正完整的启示 (近代犹太秘学无视《死海古卷》却又是另一个问题)。

 犹太教法典里的“范例方法” - KC.Jeremiah - kcjeremiah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