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對沖基金再次東移亞洲  

2010-12-01 16:30:42|  分类: 财经透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對沖基金再次東移亞洲

對沖基金再次東移亞洲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

 

       全球對沖基金管理機構正在擴大它們在亞洲、特別是香港的存在﹐希望在投資者對該地區興趣大增的時候籌集更多資本。

 

       在亞洲打出招牌的知名公司中﹐有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 LLC)、Viking Global Investors和GLG Partners LP等。對沖基金D.E. Shaw最近說﹐其六人執行委員會當中有一人將搬遷到香港﹔Maverick Capital Ltd.在8月份將其駐香港分析師的數量增加到四名。
 
       瑞銀集團(UBS AG)亞太地區大宗經紀業務負責人格雷(David Gray)說﹐他知道有10來家全球性基金正在亞洲“扎營”。格雷說﹐他們說過﹐該認真一點了﹐因為要讓投資者覺得可靠﹐他們就需要有人駐守當地。

 

       大宗經紀機構(prime broker)為對沖基金提供多種服務﹐包括幫助它們建立並交易份額。

 

       據行業數據提供商對沖基金研究公司(Hedge Fund Research Inc.)提供的數據﹐今年第三季度﹐全球投資者將淨額為190億美元的新資金配置於對沖基金行業﹐這是2007年第四季度以來最大的流入量。

 

       那些可以在全球各地投資的大型基金說﹐之所以有大量資金、特別是來自美國養老基金的資金再次湧入它們的金庫﹐一部分原因就在於它們的亞洲敞口越來越大。因此它們正在亞洲地區增加人手。相比之下﹐規模較小的基金和對沖基金的基金(FoF)的資本仍舊匱乏。

 

       倫敦大型對沖基金Marshall Wace LLP.合伙人安德森(Des Anderson)說﹐我們內部的資金配置在向亞洲轉移﹐因為我們覺得目前在亞洲做投資更劃算。這家基金公司數十億美元的資產約四分之一都是投資在亞洲。安德森說﹐公司駐香港代表處的人數已在過去兩年翻倍到30人。

 

       亞洲繁榮的經濟刺激對沖基金發起了沖鋒。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預計亞洲經濟今年增長8%﹐中國和印度分別以10.5%和9.7%的速度領先。

 

       稅率也是一個因素。香港和新加坡的稅收更加優惠﹐它們針對高收入人群的個人所得稅稅率相對較低﹐香港是17%﹐新加坡是20%﹐而英國是50%。



       有一個現象說明對沖基金急於對中國下注:在香港向對沖基金出借股票、供它們做空而產生的收入﹐最近已經超過了日本在這方面的收入﹐在過去﹐日本是此類交易最多的亞洲市場之一。據行業服務提供商Dataexplorers的數據﹐今年10月份是香港這類收入首次超過日本。


 

       對沖基金常常是在出售一只股票的同時買進另一只股票﹐這種技術在業內被稱為“pair trade”(平行買賣)。在香港投資中資上市公司比在其他任何交易所都更加便利。


 

       對沖基金東移時值這個行業在西方遭遇四面楚歌。美國針對對沖基金內幕交易發起的調查正在給整個行業帶來震動。歐盟針對對沖基金資本與信息披露要求制定了嚴格的新規﹐促使一些對沖基金轉移到它們可能覺得更受歡迎的地方。


 

       總部位於英國倫敦、打理著主要針對新興市場的17.5億美元資產的投資公司Amiya Capital的首席投資長Ian Mukherjee說﹐歐盟似乎不是特別喜歡對沖基金﹐於是很自然這些基金會進軍香港或新加坡。


 

       香港和新加坡都在積極爭取對沖基金﹐希望可以借此提高自己作為地區金融中心的資歷﹐雖然若其它市場出現任何不當行為﹐亞洲或許也會加大其對基金活動的監管力度。


 

       此次對沖基金蜂擁來到亞洲並不是第一次。很多公司在2006至2007年就在亞洲設立了辦事處﹐但在隨後的全球金融危機期間﹐這些辦事處不是關門大吉就是大幅縮減亞洲業務。


 

       過往的經驗教訓引起廣泛的擔憂﹐即眼下對沖基金湧入亞洲是否可說明熱錢流入了一個資深投資者需要勉力維持收益的地區。亞洲市場與歐美比起來相對較弱。韓國等市場明令禁止賣空行為﹐而澳大利亞等市場對此也嚴格設限。


 

       一些亞洲國家和地區政府正在實行有限的資本控制﹐以應對尋找更高收益的資本洪流。美國和日本的定量寬鬆政策加快了這股現金流的湧入速度。


 

       資本控制可能不利於對沖基金的發展﹐因為它們無法在市場動盪時快速撤離市場。


 

       芝加哥投資公司Citadel Investment Group LLC 2005年在亞洲大舉增加工作人員﹐但2008年卻關閉了東京辦事處並裁減其香港員工。


 

       瑞士銀行的格雷說﹐感覺好像是我們要回到2003年﹐那時人們爭相湧入亞洲市場﹐希望花掉自己口袋里的錢﹐不過在管理亞洲投資組合方面﹐有足夠經驗的人不多。


 

       很多對沖基金正在亞洲運用類似戰略﹐這些戰略可能使它們在亞洲這個流動性較差的市場中更難贏利。亞洲市場上有近三分之二的資本採用的是多空策略﹐也就是說基金既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股票﹐而全球市場上只有三分之一的資本採用這種多空策略。


 

       雖然大型基金不斷有資金注入﹐但小型基金卻在拼死掙扎﹐其部分原因可歸於美國養老基金等大型投資者正在把錢直接注入大型基金中﹐省去了通常來說負責審查新基金的對沖基金的基金(FOF)這一中間人。HFR數據顯示﹐過去九個季度中只有兩季對沖基金的基金出現資本淨流入。


 

       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Hong Kong's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行政總裁韋亦禮(Martin Wheatley)說﹐小型對沖基金因為很難募到資金﹐現正在合併﹐而大型對沖基金則從目前的環境中受益。


 

       隨著監管者加大對對沖基金業的監管力度﹐對沖基金的盈利能力也會因合規成本和風險管理增大而難度增加。業內人士說﹐對沖基金要至少募到7,500萬美元才能支付這些成本費用﹐而以前只需4,000萬到5,000萬美元就可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