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重新审视碳补偿  

2010-04-12 11:39:24|  分类: 财经透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新审视碳补偿

碳交易市场将继续在碳排放的定价和限制碳排放方面发挥作用,但它在新兴经济体中的机会可能不如曾经预期的那样光明。 

由于关注可能新增的成本和可能新出现的机会,能源生产或能源消耗企业的首席财务官( CFO) 们很自然会关心最近的哥本哈根全球气候谈判结果。虽然很多气候观察家希望大会能就全球碳减排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结果却未能如愿,但许多人仍在密切关注着区域(而非全球性)碳交易市场的继续发展。尽管哥本哈根谈判仍具有不确定性,但目前全球碳交易市场的约定将很可能保留下来。这些市场为碳排放配额制定的价格对企业来说将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对那些面临购买配额(也就是所谓的碳配额)成本压力的企业,或是开发以碳配额为预期收入来源的项目的企业而言,更是如此。

如果能获得能效标准等其他形式监管的支持,发达国家的碳排放限额及相关的碳交易是减少碳排放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此外,发达国家将继续受国内制定的碳排放限额的约束,它们之间可就碳排放分配额度进行交易,也可通过碳补偿市场与发展中国家进行交易。

但是,碳交易市场(通过补偿性融资)的作用在发展中国家仍不明朗,与发达国家相比,作用有限。在现有提案的框架下,造成这一差别的原因在于发展中国家的碳减排潜力与需求都很大,而发达国家对碳补偿的需求却有限。这种不平衡性可能导致发达市场中的企业在对发展中国家投资时无法从补偿配额中充分获利。事实上,如果碳交易市场在发达国家无法迅速腾飞,那么,企业可能会被迫持有无人需求的碳配额。

碳补偿市场的经济效益

虽然全球碳交易仍让人难以捉摸,国内及区域性碳交易市场将继续增长。麦肯锡公司最近估计,交易规模将从2008年的略低于1,000亿欧元增加到2020年的8,000亿欧元左右。例如,欧盟已经拥有一个区域内碳交易市场,目前如此规模的市场仅此一家,随着市场成熟,流动性增加,其交易量预计也会增加。由于今年气候变化立法在即,美国也做好了建立这样一个市场的准备。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及新西兰在内的许多国家,也在考虑引入国内碳交易市场。与此同时,多个区域市场要么已然存在(例如在美国),要么正在酝酿(比如在中国),这种市场的形成大都是自发的。

这些市场中的企业可以选择减少各自的碳排放,使其保持在限额之内,或从其他企业购买碳配额,或购买国际碳补偿。通过国内碳交易市场实现的碳减排可以计为整个经济的目标,购买国际碳补偿配额也同样如此。如果没有一种机制将各国的国内碳交易市场联系起来,受当地市场条件驱动的价格将可能出现很大的差别。

碳补偿市场举足轻重,因为在缺乏市场间直接联系的情况下,它实际上就是国际碳价格机制。理论上来说,碳补偿配额的创造者(比如说碳补偿项目的开发者)可将配额卖给附件一中列出的某个国家1的政府,该政府将利用这些配额冲抵其碳减排承诺;或卖给国内碳交易市场中的某个企业。这些活动可在各国国内碳交易市场和国际碳交易市场之间实现价格套利。

两大因素阻碍了碳补偿市场、国内碳交易市场及全球市场之间实现像1997年有关气候变化的《京都议定书》中设定的分配数量单位 (AAU) 所设想的那种价格均等。

· 一方面,各国已限制了可进口到国内碳交易市场的碳补偿量。例如,从2008年~2020年,欧盟只允许向市场进口16亿吨2(GT) 的碳补偿配额,或是平均每年1~2亿吨。因为此配额很可能到2015年就消耗殆尽,欧洲碳交易市场的价格将可能开始偏离碳补偿市场的价格。

· 另一方面,附件1中各国对碳补偿的需求尚难确定,因为“高谈阔论”3充斥着全球市场,这限制了购买碳补偿配额的需求。因此,对碳补偿配额的国内需求通常被视为疲软。

碳补偿市场的供应对市场上的价格同样至关重要。碳补偿最初针对的是成本相对较低的排放源,例如,降低除二氧化碳外的温室气体排放水平几乎不需要先期投资。随着市场日益成熟,再对成本较高的排放源进行减排,这通常需要前期投资。市场供应还将由碳补偿市场未来的结构决定。目前,碳补偿以项目为单位进行,需要进行独立的项目核查,过程极为缓慢繁琐。以项目为基础的碳补偿存在所谓的额外性4,对此亦有人忧心忡忡。

为扩大碳补偿市场,已经出台了许多提案。关键方案包括:经过改革的基于项目的机制、对特定政策予以奖励的计划性机制、对碳减排工作实施有奖无惩的行业无损机制、行业碳排放总量限额或是上述机制的结合。最终的配额供应及其相关成本将由所选机制和所允许的碳补偿配额类型决定。例如,允许的类型是否包括碳的采集和存储、核能,或通过减少乱砍滥伐森林、降低森林退化来减少碳排放的措施。

麦肯锡根据自己最新的温室气体减排成本曲线5,开发了一个碳交易市场模型。这种工具模拟了一段时间内所有的国内及国际碳交易市场,并预估了各市场的碳排放减少量和基本的长期碳价格水平,以及相互之间的流动性。该模型并非价格预测工具,但的确可以帮助使用者理解各市场之间的相关价格差异,以及导致这些差异的基本因素。到2020年,对碳补偿的“刚性”需求有望达到14亿吨左右,包括各国国内碳交易市场的需求总和,以及欧洲碳交易市场和预计建立的美国碳交易市场。附件1中各国额外的“软性”需求来自于它们的减排承诺,这将另外增加5亿吨的需求,但关键取决于能否消除笼罩在《京都议定书》2008-2012年承诺期间的高谈阔论,并在2012年之后消除一切浮夸之风。

通过该模型的计算,2020年欧盟排放交易系统的碳价格(约29欧元/吨)将远高于碳补偿市场的价格(约13欧元/吨),这反映了该系统的补偿配额将消耗殆尽。美国碳交易市场价格(16欧元/吨)与碳补偿市场的价格更为接近。该差异是由2009年《美国清洁能源和安全法》6中提出的补偿折扣因素所造成的。

碳减排:发展中国家贡献绵薄之力

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研究小组 (IPCC) 建议,为保证全球气温上升不超过两摄氏度,2020年全球需将碳排放限制在440亿吨7。为实现这一目标,截止2020年,全球需要减少高达170亿吨的碳排放。相当一部分减排将不得不在发达国家实现,但到2020年,它们的减排潜力也超不过50亿吨。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在能源效率和电力方面拥有更多的低碳选择空间,截止2020年,可减少60亿吨的碳排放。此外,这些国家在保护森林方面最具减排潜力,粗略估计,大概能再减排60亿吨。

麦肯锡的碳交易市场模型揭示了全球监管问题争论可能产生的结果,尤其是碳交易市场的作用。为此,该模型评估了现存和提议的气候变化监管措施的有效性,包括那些不受碳交易市场直接限制的排放。各类减排都会影响碳交易市场的结果。例如,欧洲建筑物能效的提高未纳入欧盟排放交易系统,但这将减少电力需求,进而减少了电力部门的碳排放量,这就包含在欧盟排放交易系统中。同样,发展中国家的气候变化监管也能影响碳补偿供应的获得,尤其是在涉及全行业的碳补偿项目中。

对附件1和非附件1中各国所有提案的详细评估表明8,世界减排能力将只有将全球气温上升限制在两摄氏度内所需减排潜力的一半(图表)。这其中,30亿吨来自附件1各国国内减排;高达20亿吨来自国际碳补偿,可计入附件1各国国内减排;另外30亿吨源自于发展中国家在附件2各国的财政支援下的自主行为9

10,而高达18%的地球温室效应是由这些排放引起的。相反,它们将寻求同时具有其他收入来源的项目——如电力市场收入和政府补贴,即使这些项目明显需要更多投资11

注释:

1 《京都议定书》附件1所列国家为承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37个工业化国家。

2 公吨:1公吨 = 2,205磅。

3由于1989年苏联解体,俄罗斯、乌克兰及其他东欧国家的排放限额均高于其现有排放水平。结果造成了碳配额严重闲置的现象。

4换句话说,一些项目可能已经开展,但没有任何来自碳配额的收入,因此可能没有任何“额外”的环境优势。

5麦肯锡全球温室气体减排成本曲线,评估减少碳排放的技术潜能及各国家、行业和杠杆的成本。更多详细内容,可在 mckinsey.com 免费浏览“向低碳经济转变的途径”(Pathways to a low-carbon economy)

6由美国代表 Henry Waxman 和 Edward Markey 提出,该法案包括清洁能源(及以此为基础的经济转型)、能源效率、地球温室效应以及与农林业相关的碳补偿等方面的规定。

7这一方案假设,到2100年,大气中碳含量减至450 ppm(1 ppm 为百万分之一),过渡期间可超过510 ppm。

8评估中的提议包括:《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2010年1月31日)中近期提交的内容;欧盟承诺至2020年其碳排放将比1990年的排放水平低20%;2009年《美国清洁能源和安全法》中规定的指标,该法案由美国众议院于2009年通过,待参议院审议。

9附件1中的部分国家已承诺为(非附件1中的)发展中国家支付减排和调适增加的成本。附件2所列缔约方包括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丹麦、欧盟、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冰岛、爱尔兰、意大利、日本、卢森堡、荷兰、新西兰、挪威、葡萄牙、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国和美国。

10请参见 Elisabeth Rosenthal,“第三世界炉灰成为气候大战的靶子”(Third-world stove soot is target in climate fight),《纽约时报》,2009年4月15日。

11虽然企业可要求补偿收入,但只有在项目无法获得最低投资回报率时才可进行。因此,这种投资的优势也是有限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