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与中国的战争?危险的全球对抗(上)  

2010-05-10 13:09:01|  分类: 人类未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上那些不男不女、不三不四的家伙,被塑造成“中华好男儿”,更有甚者,就象程式安排好的那样,否定华夏英雄人物的节目,迭代式的进行,一直否定到现在,好像中国一片空无之地。

与中国的战争?危险的全球对抗 - KC.Jeremiah - KC.Jeremiah

这不是简单的历史虚无主义或民族虚无主义。特别是此起彼伏的关键阶段,二愣子袁腾飞事件便是个突兀,表演得如此露骨过分。看似说史,却是行分裂之实——左右之分、民族之分。

这样的事件,堂而皇之出现在央视,不由不让人猜想,央视某些人是否收了外币。大一统的中华文明——不废江河万古流向大海,岂是蚍蜉可撼之!袁腾飞事件也表明,我国出了大问题,笔者提醒仍有良知的共产党决策者——

想让一个国家分解,控制一个民族,搞烂以下几个领域即可,一曰金融(经济),一曰党政(组织),一曰军队(防卫),然则重要的还有媒体(意识)。

假设中国的金融和媒体被完全渗透控制,你们便要十分小心“民主”了——

民主议会的目的,并不是组成一种好人会议,而是在集合一群卑鄙无用的人;他们的智力有限,所以易于驱使,惟其是如此,才能运用今日不健全的政党政治。

而且,暗中操纵特权的后台老板更能安然度日,不必负个人的责任。

因为一种决议,无论怎样有害于国家,都不能归因于众目共睹的任何一个奸徒,会把责任卸在众人身上。

这种民主的方式,便是为某种群体服务的工具——“没有责任”。

用抽象群众与价值概念毁掉一个文明,否定具体的所有历史英雄人物,是百试不爽的厉害招数——最后你们全部虚无,不过金融系统的010101010——在媒体垃圾信息的怂恿下,诸如“中华好男儿”用的某个牌子的香水,搭配赠送产品,便是宗教有限责任公司。这个世界的真实一面,远非人们眼睛看到的一切。

与域外金融资本集团勾结的图谋不轨者,当雅各宾似革命出台的时候,当罗伯斯皮尔现象重演的时候,我们只有扼腕叹息了。

只有此时,才能深刻理解“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的涵义。可那时,也许再过200年才能恢复文明面貌。须知,中国不单是个国家,更是人类共有精神家园,一个巨大的文明共同体——千万年来,这片土地以其坚忍与开阔胸怀,承载了怎样的历史命运。

此当警之!

 

Jewbama's court jews

--------------------------------------------------------------------------------

Joseph Biden (Jew/Vice President)

Rahm Israel Emanuel (Jew/White House Chief of Staff)

Benjamin Bernanke (Jew/Federal Reserve (the FED) Chairman)

Sheila Bair (Jew/FDIC Chairman)

Karen Mills (Jew/Administrator, 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SBA)

Christina Romer (Jewish husband/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

Paul Volcker (Jew/Economy advisor/twice FED Chairman)

Mary Schapiro (Jew/SEC Chairman)

Hillary Clinton (Pro-Israel Secretary of State)

In her first Sunday show interview as 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 said it is US POLICY to treat an Iranian nuclear attack on Israel as an attack on the United States.

Tim Geithner (Jew/Treasury Secretary)

Douglas Shulman (Jew/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IRS) Commissioner)

Leon Panetta (Pro-Israel CIA Director)

Lawrence ("Samuelson") Summers (Jew/NEC Director)

David Axelrod (Jew/Senior Obama Advisor)

Jason Furman (Jew/Director of Economic Policy)

Alan Blinder (Jew/Obama Economic Adviser)

Robert Rubin (Jew/Obama Economic Adviser)

Dan Shapiro (Jew/NSC Middle East desk)

Dennis Ross (Jew/Envoy to Iran)

Puneet Talwar (Jew/NSC Middle East Desk)

George Mitchell (Pro-Israel Middle East Envoy)

Jared Bernstein (Jew/Biden Economic Policy Adviser)

Richard Holbrooke (Jew/Afghan-Pakistan Envoy)

Ronald Klain (Jew/VP Biden Chief of Staff)

Peter Orszag (Jew/Head of Budget)

Eric Landers (Jew/Science & Technology Advisory Council Co-Chair)

Elena Kagen (Jew/Solicitor General)

Gary Gensler (Jew/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 Chmn)

Steven Rattner (Jew/Treasury Adviser-Auto Sector)

James B. Steinberg (Jew/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

Jacob Lew (Jew/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

Jared Bernstein (Jew/Chief Economics Policy Adviser to VP Biden)

Jon Leibowitz (Jew/FTC Chairman)

Julius Genachowski (Jew/FCC Chairman)

Margaret Ann Hamburg (Jew/Commissioner - Food and Drug Agency)

Joshua M. Sharfstein (Jew/Deputy FDA Administrator)

"I want to tell you something very clear, don't worry about American pressure on Israel, we, the Jewish people control America, and the Americans know it."

Ariel Sharon to Shimon Peres, October 3rd, 2001, as reported on Kol Yisrael radio.

[我想明确告诉你们一些事情,不要担心美国媒体关于以色列的报道,我们,犹太人控制了美国,美国人知道这件事。]

中国人,是否应该从上面这段话里,悟出一些什么呢?

 

原文标题——

与中国的战争?危险的全球对抗

新兴与旧老经济势力:中美冲突加深

 

原文较长,缩略核心内容编译,以下内容并非全部属实,仅供参考。

 

作者:James Petras

 

编译:海杲

 

介绍

中美之间加强的冲突,会否不可避免地导致全球对抗?20世纪最具破坏性的战争,都是老帝国和新崛起帝国冲突的结果。前者成为后者的标杆。

英格兰殖民印度,其市场、财富、原材料和劳动力,成为德国发动战争试图征服俄国的范本[1]。丘吉尔和希特勒之间的敌意,各自帝国视角递延到政治领域而已。而欧洲和美国殖民“新大陆”的成功,以及对东南亚和中国沿海的殖民成功,又给了日本一个模仿的标杆,随之日本以朝鲜为始,进攻中国东北以及内陆地区。

每一个例子,都是后发新锐与前老迟钝的竞争,然后是新的帝国势力的介入调停,比如美国,以及没有预料到的苏联,打败了崛起的势力。之后,美国替代了老欧洲,打败了德国和日本,并与中苏对阵[2]。再者,就是苏联的坍塌,中国过渡为特色资本主义,最新对阵是,已经建立的老帝国,美国与欧洲联盟,与中国还有新近崛起国家的分列对视。

美国在全球布置了800个军事基地[3],多边(北约NATO)与双边军事两梦,以及对自封国际金融机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跨国银行、位于亚洲拉美欧洲等地投资房产与工业的支配。

中国并没有挑战或是模仿美国的军事驱动帝国机制,更不要说模仿日本或德国挑战既有帝国了。中国增长由经济竞争打头,拿来主义、学习创新扩张国内外的市场,取代美国在拉美、中东和亚洲等国家地区的市场特权,也包括美国与欧洲内部的市场[4]。

 

老帝国

世界地区战争,大部分都是由帝国发起,直接的或代理人形式,目的便是为了通过重商主义、殖民、双边与多变协议保护既有市场、获取原材料、使用劳动力而已。频繁贸易区,链接帝国与其它独立国家和地区,排除潜在竞争者,而军事基地则覆盖可控制的帝国经济区域,还有帝国“优待”的政治代理人网络。

既有帝国势力,会把后进帝国势力,称作是“侵略者”,或是威胁“和平”的家伙,实则是“霸权地位”的不保。后者会逐渐把前者的附庸国拉进势力范围,殖民地形式或非殖民地形式,也许是军事征服,既有帝国会说这是“掠夺”[5]。由于缺乏老帝国的网络和代理人,他们便会依赖军事,分离运动策划与第五纵队(地方运动,但实际上忠于新近帝国势力)。新势力会说这是“合法”要求,因为老帝国“合法”关闭了市场和原材料产地[6]。老帝国击败新势力,比如之前的德国和日本,但这个老帝国其实躲在“苏联和美国”外壳下。苏联建立了一个军事-意识形态的卫星国集团,一直递延到东欧,苏联提供经济援助以换取政治控制。美国这方面,取代了欧洲殖民势力,通过军事协议等等强迫前殖民国家建立了一个遍及世界的网络,是一套新殖民模式[7]。

苏联帝国的崩溃,让华盛顿好生兴奋了一阵,好像再也没了挑战者与匹敌方,“美式和平”[8]。这种错觉基于浅薄分析,忽略了一些关键的弱点。

美国经济疲软,遭遇欧盟、日本的强力竞争,还有从十九世纪开始崛起的中国。

美国的去工业化,以及太过依赖金融服务收入,导致商业贸易剧减,金融领域的过度投机,经济极度易变,也是对生产性资产的掠夺,并且债台高筑。

换言之,单级帝国的“外部建筑”出事了,更加深化内部矛盾,恶性循环,然后又影响外部扩张,然后内部再矛盾……美国也曾经军事扩张,取代苏联华沙公约,将东欧扯入北约的势力范围,构建了“不可一世”的动态帝国。从俄国、东欧以及前苏联共和国掠夺转移而来的财富,是这个帝国“外部建筑”的一部分。

不过这是一笔意外之财,倒霉的是俄国的大部分老百姓,富了一批财阀寡头;而国企私有化,也转入德国和欧盟国家的手中。美国从前苏联拿的则不仅是钱,还有更重要的,比如军事、意识形态与符号象征。

然后就是美国的恣意一番,老布什时期与克林顿时期,解决了南斯拉夫,对伊拉克的入侵。军事上的成功,随之便是事实上的殖民,控制了贸易和预算,貌似美国打造的样板项目。北约入驻科索沃,炸了贝尔格莱德,也是演义的“未来潮流”[9]。即便灾难重重,经济控制帝国打造的军事势力,仍然是以色列-锡安-犹太复国主义者军事形而上学深深卷入无穷殖民战争的一部分[10]。这是锡安-犹太复国主义者-帝国主义者发动的一系列所谓新千年的军事与意识形态战争,衰竭美国经济,在其死亡之前,通过推高预算与贸易赤字,最后压榨一把,用美国人的尸骨,堆起一个新的经济-市场驱动的帝国。[11]

和早期后进势力不同的是,中国更多依靠对国内生产力的开发……

中国的海外扩张,是三股力量驱动的市场驱动,国企、外企和民企,根据政治经济环境不同进行机动调整。
一开始,为了开拓外部市场而牺牲内部市场,消费让步于国有民间投资、利润与财富。快速积累的背后,是不公平差距的扩大,表现为国家资本主义的混合阶级系统[12]。

和美国不同的是,中国的银行用于资助工业——特别是出口的制造业。和美国不同的是,中国没有在海外军事基地、殖民战争上耗费巨大的开支,更着重于市场的准入。典型的草船借箭,借来的技术,借来的市场专家——用的是老帝国的跨国企业,然后收购技术提升制造业,从组装工业发展到制造设计与革新于一体,向更高的价值链攀升[13]。

后进国家增加商品出口,限制老帝国驱动力量——金融服务产业的准入。结果就是,美国不仅与中国贸易赤字,而是全世界100多个国家。金融军事驱动的老帝国精英,被迫要开发“高科技”产品进入新帝国市场,以减少贸易赤字。原来的制造业,根本无法与中国进行竞争,所以他们就捣鼓出“估值偏低的中国货币”一说。他们没有看到,事实上,美国赤字是国内经济配置的副产品,金融业与制造业的不均衡。于是乎,一大棒金融作者、经济学家、学者专家与其它意识形态专家,他们不过是支配性金融资本养的一群狗,是中美经济竞争背后的“意识形态工作者”[14]。

过去,老帝国组织“劳动力分工”。殖民地模型中,殖民地生产粗加工产品,从老帝国进口成品。后殖民时代,独立的殖民地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与老帝国交换更多“技术先进”的商品。第三阶段是,老帝国金融资本的“意识形态传教士”忽悠劳动力分工,老帝国纯粹出口服务(金融、技术、娱乐产品等等),既有劳动密集型,也包括更多的科技类产品制造。不过,这些“意识形态传教士”的假设是,金融资本能够赚得更多“看不见的利润”来平衡商品贸易的赤字。华尔街与伦敦城的金融寡头,必须确保收支平衡才行。这个错误的假设,用的是老殖民地时期的理论,那时候,农业与矿业国家并不能控制自己的金融,也不能确保国际及国内的商品运输。如今,这都不是个问题了。他们并不能控制诸如中国这样商品贸易国的金融市场,金融资本于是加强“内部的”投机活动,而这导致了虚拟经济的“繁荣昌盛”,由于外部债台高筑与贸易赤字,必然崩溃。

相对而言,中国扩张工业,平衡用于组装的半成品商品,获取技术创建自有的制造工业,与大型国有企业资本链接,销售成品给美国、欧盟与世界其它地方。通过国有银行保持对金融领域的控制,以此降低“不可见的利润”流向老帝国。

老帝国还要维持大量不必要的非生产性军事开支,还有高成本的殖民战役,却没什么太高的回报[15]。而中国花了很多钱搞好国内经济,作为跳板,再征服外部市场。老帝国的殖民战争,死的人倒不说,却浪费了很多资本积累的成本。与之相比较的是,中国开发百千万的流动工人,积累资本扩张制造业,再度开发国内外的市场。与过去不同的是,老帝国还在诉诸军事侵略保持市场,而新势力却通过市场竞争不断开拓海外疆域。

老帝国患了“经济病”,过度抬高了金融产业的地位,把产业从工业和贸易转向了投机,以及其它自我破坏的行为。而新势力则从国内制造业提取资金,用于保障海外原材料供给的安全。

 

帝国中心与“犹太侨民”(Diasporas)之间的区别

[笔者注:相较而言,中国的华侨动员能力实在是“离散之极”]

过去现在的帝国,与各种海外“犹太侨民”之间,有着重要的区别。过去,帝国中心一般给海外领地发布质量,保障上废品运输,应征士兵发动帝国战争,以及贸易关系带来的利润和投资回报。有时候,通过他们在殖民地国会的代表施加帝国政策影响,也即代理人政治——这是“民主”的意义所在。

作为对比的是,美国在其“附庸国”以色列的“指导下”,天天去打莫名其妙的仗,实际上,不过是锡安-犹太复国主义者(Zionist)的战略决策安排(笔者注:坦诚讲,本人很怀疑布热津斯基《大棋局》之目的)。这是反常的外国(以色列)“离散犹太”的情况,结合了战略经济利益(石油工业),帝国顶端发令人,还有帝国中心的相关情报机构,做出了中东的政策[17]。和之前的老帝国不同的是,美国的大型媒体“传教士机构”,大部分的学术中心,重金资助的主要智库,每年都会捣鼓出成千上万的计划、出版物还有政策论文,影响中东政策的“以色列-锡安-犹太复国主义者”中心观,他们做出黑名单,禁止任何意见不同的人,强迫它们卑躬屈膝,改变自己的观点。

新近崛起的中国,就没有这种[意识形态方面的]“霸权”附庸国了,与作为以色列政治军事工具的“离散犹太”相比,中国的“华侨”一般充当经济同盟。海外华人为大陆商业集团开拓市场机会,参与中国内外的合资企业,不过并不影响他们居住国家的国内政策。而美国的犹太人,则倾尽全力让美国政策最大化以色列的殖民利益。

欧洲的老殖民帝国,当然是牺牲当地人的种族殖民主义形式,不过后来殖民地渐渐要独立时,也是牺牲当地的殖民者部分利益,换来的是可协商的过渡(比如香港、澳门),尽可能延长大规模的有利可图的投资、贸易与金融,甚至是军事基地。

中国没有陷入老式的种族殖民主义,而是在世界任何地方自由提高他们的经济利益,特别是嵌入中国竞争对手美国内部的第五纵队(犹太复国主义者)所瞄向的那些国家和地区[18]。

中国再伊朗以及其它主要是由进口国那里有240多亿美元的赢利投资,美国在那里没有一分钱的投资和贸易。中国已经取代美国作为沙特阿拉伯的主要进口商,也是叙利亚、苏丹和其它穆斯林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而这些地方,是锡安-犹太复国主义者推动制裁政策,削弱美国经济活动的地方[19]。在中国国家及市场政策不断推动其成为全球经济玩家的同时,美国却不断丢失领地,是个输家。另外一个重要的地方是,中国的华侨,特别喜欢扩张经济合作关系,而以色列的侨民——锡安-犹太富国主义者——只是军事化美国政策,耗费超高成本,与几乎每一个穆斯林国家为敌,无聊宗教的对骂。

真的非常滑稽,这种“不均衡”的军事化外国政策,本来是代表以色列的利益,结果却是,美国军事政策与海外经济利益的脱节。如此矛盾的以色列第五纵队,却扮演着推动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市场的角色[笔者注:这种现象值得中国所有学者提高警惕,如果中国主权债务不断攀升的话,那么,中国就是下一个被吸血的对象]。美国,曾经是没有国家的人民(不含犹太人),充满创业精神,而今天,他们被美国“主流领导人”引导,去发动进攻战(先发制人的战争),却与以色列有关,这个世界上军事化程度最高的国家[20]。最终,在他们以及右翼极端主义分子的影响下,华盛顿抛弃了重要的经济机会,而是偏好投放军事力量。

 

帝国对衰落如何反应:过去与现在

就象今天的美国一样,过去衰落的帝国,会采用各种方式来降低损失,有些比其它更为成功。一般说来,最不可能成功代价做高的政策是,试图击退大规模的反帝运动,恢复殖民统治。在全球经济实力下降的阶段,殖民恢复政策总是失败。非军事化的策略,成本最低也最成功,最起码能伪装帝国的存在。这种成功,要基于和“附属国”的协商,保留市场特权,确保与新兴殖民资产阶级之间的盟主地位。

历史来看,衰落帝国有五种与他们结盟的策略。

1.新殖民模式协商。比如英国之于印度,让印度独立,但同时保留帝国贸易与投资连带关系,还有对经过英国训练过(盎格鲁化)的官员脑袋的控制[笔者注:请参考我国部分官员与学者的脑袋理解]。

2.不与超级新兴帝国势力争出头,而是变为次要合伙人。比如当年的希腊抵抗运动,当美国介入的时候,英国甘愿当老二。诸如在非洲刚果的比利时势力,试图推翻Patrice Lumumba领导的民族运动,却把位置让给了美国操控的木偶——Mobutu政权。

3.放弃政权给本土统治者,以保护殖民时期的经济与金融利益。比如英国殖民者虽说退出了加勒比海地区,但是启用了一批受过“洗脑”英式教育与教条灌输的官员,所谓本土“精英”官员。

4.竞争性帝国的突然坍塌,给予经历衰落帝国一段新生命的时间。比如苏联坍塌之后,给美国提供了苟延残喘的机会。而老欧洲也顺道拣了些物什。

5.以及美帝国统治阶层正在干的事……

 

美国对帝国衰落的反应:拯救帝国牺牲国民

华盛顿的6个反应:

1.长期来看仍未死心,会继续加强其全球军事基地网络[21]。1990年代开始,将华沙条约国家——波兰、匈牙利、皆可等——带入北约组织。然后是乌克兰、格鲁吉亚之类,再就是在吉尔吉斯斯坦、科索沃等国建立军事基地。

还有就是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南美的哥伦比亚、洪都拉斯军事存在,与秘鲁、智利、巴西的军事条约[22]。当美国扩张亚洲与拉美军事存在时,中国亦是替换美国作为巴西、阿根廷、秘鲁和智利的主要贸易伙伴[23]。美国在伊拉克资助雇佣兵,中国则是沙特的石油主要出口市场。

2.白宫的第二反应是,对本地代理政权的资助。其它努力还有,资助本地“精英”、非政府组织、可塑性政治反对派、叛国者,所谓颜色革命。比如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现象,吉尔吉斯斯坦的“革命”,南斯拉夫少数民族分裂,伊拉克事实上的分裂,“库尔德人共和政权”,还有——中国的藏独与疆独,与台湾的军事合作关系。
不过这并非一定划算,因为要花钱。与此同时,中国采取渗透共存的方式进行投资,关系更为稳定。而美国“颜色革命”带来的国家关系,非常不稳。

3.在军事阶层精英的指导下,包括影响力极大的“犹太复国主义”政策制定者,华盛顿在中东和南亚地区耗费了几万亿美元的资金,以为力量显示可以恐吓民族主义者和附属国,支持美国经济存在。

实际上事与愿违,却帮助了中国。

4.恢复帝国势力的殖民战争,我们提示过了,老欧洲在这方面已经失败。美国内部,华尔街正在削弱实体经济,貌似其跨国体制可以返还利润。讽刺的是,半个世纪之前,美国还通过市场保护的方式对抗欧洲,现在倒转过来。欧洲和中国通过市场的方式获得霸权,而美国仍在使用陈旧的殖民策略。

5.隐秘操作,也即“兜售政变”,意图颠覆拉美、伊朗、黎巴嫩等国的民族主义政权。在每一个国家,华盛顿恢复代理人政权的方式都遭到了失败,甚至事与愿违。比如在委内瑞拉,本来是要搞政变,结果出来一个查韦斯,把外企国有化,刺激拉美反对自由贸易协定和军事基地[25]。还有,美国支持以色列入侵黎巴嫩,结果闹出个黎巴嫩真主党,反美的Harriri政权。

6.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种族主义军事侵占,使得15亿穆斯林与其疏远,结果是经济上的重大损失。

 

注释:

[1] Ian Kershaw, Hitler: 1936-1945 Vol. 2 (London: 2008) According to the eminent scholar Frederick Clairmont “For Hitler, India was a model of a predatory colonial empire, ‘The Soviet Union will be our India’ he jubilantly declaimed”. “Operation Sea Lion: Looking Back” letter to colleague at the Sorbonne, April 2010.

[2] Gabriel Kolko The Politics of War (New York: Pantheon 1990)

[3] Chalmers Johnson, Nemesis: The Last Days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 (New York:  Metropolitan Books 2007)

[4] James Petras “The US and China: One Side is Losing, the Other is Winning” and “US and China:  Provoking the Creditor, Hugging the Holyman” petras.lahaine.org

[5] Herbert Bix  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New York:  Harper Collins 2000)

[6] Edward Miller Bankrupting the Enemy:  The US Financial Siege of Japan before Pearl Harbor (Annapolis MD: 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7) esp. Ch. 6 “Birth of the Embargo Strategy”, Ch. 7 “Export Controls”, Ch. 10 “Japan’s Vulnerabilities: Strategic Resources”.

[7] James Petras and Morris Morley “The Imperial State” in James Petras et al Class, State and Power in the Third World (Montclair:  Allenheld and Osmun 1981)

[8] Defense Strategy for the 1990’s  published later as Defense Planning Guidance (draft 1992)

[9] Diana Johnstone, Fools Crusade: Yugoslavia, NATO and Western Delusions (Monthly Review:  NY  2002).

[10]The neo-conservative manifests is emblematic of this rising power elite see The Project for the New American Century (Information Clearance House) September 2000.

[11] On Israeli aligned US officials promoting the Iraq war see James Petras, The Power of Israel in the United States (Atlanta:  Clarity Press 2006).

[12] China’s kin-class ruling class has produced several hundred billionaires and probably the worst inequalities in Asia.  See the Financial Times (FT) March 30, 2010, p. 9.

[13] China’s promotion and the growth of new high tech industries has led to tighter controls on foreign tech multi-nationals, FT February 22, 2010, p. 2.  China has replaced the US as the biggest manufacturer of wind turbines and producer of “clean coal”, FT Special Report on Energy March 29, 2010.  On China’s increasing control of its economy see FT April 8, 2010, p. 9.

[14] Almost in every issue of the Financial Times there is at least one article blaming China for “global imbalances”.  See FT March 31, 2010, p. 3, FT April 6, 2010, p. 3 and p. 8.

[15] The US military budget has more than doubled over the past ten years, reaching one trillion dollars of which 70% is current expenditures in ongoing wars and preparation for new wars, the rest for pensions and other payments for past wars.

[16] Both in the case of Kenya and what was previously called Rhodesia (Zimbabwe), British imperial officials facing prolonged resistance agreed to an independence which included generous compensation for property losses to settlers.

[17] See Petras Power of Israel in the United States op cit; Zionism, Militarism and the Decline of the US Power (Atlanta:  Clarity Press 2008.)

[18] This is especially the case where the Zionist power configuration in the government has promoted sanctions against Iran, Syria and earlier against Iraq.  China has moved in with a 5 billion dollar investment in Iranian gas fields, one among many new investments, Global Research, March 8, 2010.

[19] By 2010 China, as well as India to a growing extent, was replacing the US as the main importer of Saudi oil. FT February 22, 2010, p. 4.

[20] Per capita Israel has the biggest armed forces, the most fighter planes and nuclear bombs in the world. Next to the US it has invaded more countries than all the rest of the Middle East countries combined.

[21] Chalmers Johnson, The Sorrows of Empire (Owl Books, New York 2005).

[22] Beginning with President Clinton (2000) and continuing through to Obama, the US has poured over 6 billion dollars into Colombia, backing the military, secret police and death squads.  The US has over a thousand military advisers and contract mercenaries operating in Colombia.  The military agreements with Brazil and the rest of Latin America are on a vastly lesser scale of intrusion.

[23] China’s displacement of the US as the dominant trading partner in major Latin American markets received only a tiny fraction of the attention that any visit by a prominent Israeli official.

[24] US clients were overthrown in Kyrgystan (2010), defeated electorally in the Ukraine (2009) and confronted by mass opposition after a disastrous military adventure in Georgia.

[25] James Petras, “US – Venezuela Relations:  Imperialism and Revolution”  petras.lahaine.org  January 5, 2010.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