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犹太人悲剧精神与非暴力思想  

2010-05-20 23:04:19|  分类: 上帝选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充满悲剧精神并因此而崇高的民族。

 

希伯来民族精神中最突出的问题是悲剧命运与非悲剧性价值取向的矛盾冲突

 

从悲剧的角度看,犹太民族就处于浓厚的非悲剧性和强烈的悲剧精神的交织状态。

 

宗教观念决定了他们对生活中悲剧事件的认命态度和宿命论思想。

 

从这一角度上讲,希伯来人缺乏悲剧意识,不可能拥有悲剧精神。

 

在神异意识的平台上,希伯来人获得了一种哲理暗示:

 

当人将生死置之度外,将生命全然献给上帝的时候,这个民族就会因上帝的保佑而生存、发展;进而它暗示着强者终会化为弱者;而弱者也会转化为强者的信念。

 

从美学上看,希伯来人的神异意识产生的是一种强烈的情感超越,它引导了希伯来人越过了苦难的痈感,越过了现实的忧虑,指向上帝因而也指向了美的本体,形成了独特的美学思想。

 

通过否定自己有限的感性生命去肯定、固守自己对无限的理性追求,在毁灭中呈现其理性精神的卓立,从而在其悲惨遭遇之中产生别样的理性崇高,因而极具悲剧精神

 

在一次次的毁灭中,见到了一次次理性的卓立。

 

这种在毁灭中卓立的理性带给灵魂的震撼、是心灵的净化所引起的心理趋同的崇高感。

 

希伯来民族的悲剧精神灌溉人心,迄今未艾

 

希伯来民族带给崇高感时,尽管有显性的感性生命的退守甚至否定,但这种退守与否定却并非是在人的价值消解的层面上呈现的。

 

因为在自己的悲惨性遭遇面前也感到过世界与人生的虚无,但却没有放弃对信仰的执著。

 

正是因为执著,于是在有限的肉体的牺牲中,使人成为天使的那种理性的价值才扬升

 

希伯来人对自己有限生命的牺牲去换取对自己创造的神的固守

 

除开那些确实存在的因为神的信仰而带来的人的非人性之外(这种非人性与产生选择的历史条件相连,不可避免)

 

其实是在对自身的血肉的超越中固守、追求并延续人的理性。

 

从固守自己的理性这个角度来说,对于毁灭时表现的顺从或者对自己有限生命的否定恰好是否定中对理性的肯定。

 

而否定与肯定的巨大反差中,这个民族悲剧精神的理性崇高就卓然而立。

 

那种以否定自身生命的有限存在为依据,去否定希伯来民族缺失真正的悲剧精神就一定是个伪命题

 

正如希伯来民族一样,在悲剧冲突中,显性的好像是对有限生命的否定与退守,但否定与退守,并不只是给人类历史仅仅留下了血腥的毁灭史实,更是煌煌巨著《圣经》,以及因此而来的泽被后世的人类理性

 

这些理性内容包括:

那种因为忏悔而确立的我思故我在的理性的人的表现:

 

因为人神立约而产生的自由平等民主等世俗政治的普世原则

 

因为救世主观念而产生的牺牲与奉献观念

 

因为先知传统确立的批判意识和激励精神及遥想未来的终极探索精神等。

 

在震撼于这些人类文明史上的精神财富的时候

 

希伯来人当初对自己生命看似消极的否定,是对人类理性的坚强捍卫

 

在这种否定自身以张扬对无限的追求与肯定中

 

一方面是崇高

 

另一方面却是这种执著之下的固执

 

这表现在这种追求与肯定中的一神崇拜

 

这种所谓的一神独占及相应的异教罪感判断为冥顽

 

将其判断为这个民族的自信

 

这里的一神来源于民族自己的历史生活经验与精神经验。

 

无庸质疑的是,如果从崇高背后去探索,希伯来人追求的过程与所得到的命运之间却显然存在一个悖谬性结果。

 

这种悖谬性在于作为流亡民族

 

具备五千年向全世界进发的开放传统

 

但却始终坚持其封闭的精神传统

 

因此,不见容于其他民族

 

受到其他民族的杀戮、排斥的历史也就延续至今。

 

这应该是造成其民族悲惨处境的真正原因

 

但如果从其民族经历的悲剧性效果来讲,正是这样的固守。

 

才有永远怀抱人类终极追问与求索的崇高。

 

犹太人以许许多多个人生命的丧失为代价去体验与追求人类的终极无限的理性

 

将《圣经》奉为皋涅的时代,这种追求与验证在强大的异己力量面前无疑有它的必然性、超前性,因此也注定了它的灭顶之灾

 

对于这个民族,其悲剧性经历的产生是必然的。

 

但在其悲剧性历程中,贯穿血脉的精神的执著却让这个民族存在了下来

 

律法对于希伯来民族意味着一种深刻的道德严肃性和个人责任感

 

律法思想所达到的深度与广度,使犹太人真正成为律法的民族

 

尽管契约立法的观念是一种古老普遍的概念,但它唯有在希伯来人那里产生如此深刻的伦理道德的意义,自觉地努力将这些伦理道德的条律和义务与宗教的要求联系在一起,最终使祭祀与伦理道德规范结合成为一个以神的诫命形式所确立的人类行为规范体系。

 

以色列民族在其作为独立社会而存在的整个过程中,都是根据神所揭示的律法来证明其制度之合理的。

 

这个体系已经超越了古代部落社会甚至城邦制度中律法之作用于保护部落和城邦共同体利益的概念范畴,它以其超验的规范力量指引着希伯来民族共同体中每一个成员的个人责任感和对于律法的道德和祭祀诫律的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