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闲聊好莱坞的犹太人  

2010-05-31 17:46:28|  分类: 上帝选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聊好莱坞的犹太人 - KC.Jeremiah - KC.Jeremiah

 

1. 

 

       谈到好莱坞和犹太人的关系,现在的媒体和书籍过多夸大了这个主题。很多“知道分子”都认为好莱坞由犹太人控制,我不知道这个论点的依据是什么。的确,好莱坞里有很多犹太人明星,好莱坞的大腕老板有很多也是犹太人,但没有任何统计数据说明犹太人控制了娱乐圈。需要注意的是,加州是犹太人分布比较密集的地区,当然纽约也是。这里的犹太人究竟指哪些人?犹太教徒、父母或祖辈有犹太教徒的人?这类问题很难说清楚。

 

       但是好莱坞的发展历史和犹太人的关系异常密切,那确实是不争的事实。感谢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吧!它们无形而间接地为我们创造了现在的好莱坞。看看,派拉蒙电影公司、环球影业、福克斯电影公司、华纳兄弟工作室、米高梅、哥伦比亚影业......这些确确实实都是一群贫穷的犹太人起家创立的。在冯.诺依曼的传记里,作者这么说:“美语里的movie很可能很匈牙利语mozi有关。20世纪初一群匈牙利犹太人创造了好莱坞,然后20世纪中叶,又是一群匈牙利犹太人创造了原子弹和氢弹。”这话一点都没有说错,而且我敢说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
 
       举一些例子说明一些问题吧:好莱坞的老人都了解是阿道夫.祖科创立了派拉蒙电影公司,阿道夫.祖科是标准的匈牙利犹太人,他的年轻时代在匈牙利山区度过,这个家伙在16岁和家人移民到了美国,一开始做了很多行业,你知道犹太人那时什么行当比较普及?某个被讥讽的答案是缝纫匠或零售商。阿道夫.祖科就做了几年皮革缝纫匠兼推销员,这个人很努力,几年下来就创立了皮革公司而且业绩还不错。30岁的时候,他应该说就很富有了。不过这也是他的一个拐点,当时一个亲戚要搞连锁剧院找到富亲戚阿道夫.祖科,几个人拍手合作,这正是派拉蒙的前身;威廉.福克斯创立了福克斯电影公司,像现在很多好莱坞电影一出来,就是一座恶心的大楼上面是20世纪福克斯的字雕,那就是福克斯电影公司的恶心logo,威廉.福克斯也是标准匈牙利犹太人,但是此公对老家没有什么印象,因为他尚未懂事就和贫穷想到美国淘金的父母来了美国,如果说有什么艰辛的谋生历史,威廉.福克斯一定可以写一本厚厚的小说了,他从八岁就开始创社会,做了几年雇工后(他几乎做过很多职业)在21岁创建自己的小公司(也是制衣业,够讽刺的),呵呵,这个人到三十多岁开始搞福克斯电影公司,需要注意的是,福克斯一开始卖掉了自己的小公司买下一家nickeloden,这是什么呢?也就是廉价的戏院(一般入场费是五分钱那种),后来他将其慢慢发展成连锁的电影院,几年后,福克斯觉得这里赚头不大,就自己开设了电影制作产业,这也就是20世纪福克斯公司。当然,这个匈牙利犹太人的晚年并不怎么好过,他的精明使福克斯电影产业很辉煌(有声电影的起始应该感谢此公的远见),而导致大多数竞争者的抵制,直到后来这个庞然大物遭遇了反垄断诉讼,而福克斯居然选择以贿赂法官来赢得脸面,结果可想而知,他入狱而且到死的时候,人们都没有给他一场体面的葬礼。

 

       让我告诉你那时的一般模式:你是一个贫穷的来到美国纽约的犹太移民,当然,你的父辈是没有钱的,那时可能还有一大帮从东欧逃难来的移民挤在你家里,然后呢,你就出去找工作,能做什么呢?那时提供大量就业机会的多半是缝纫制衣业,于是,你就去做这一行,或者你去做落魄的走卖商,后来你有了一点积蓄,也许办了什么厂子什么的,但是你仍然觉得利润不怎么样,几年后,凭借你对下层生活的了解,或者有一些文化艺术上的名人和你谈论娱乐产业的发展,你便开始涉足娱乐业(因为你至少手头有一些资本),何况一战过后人们喜欢娱乐嘛!然后,你开了一家连锁戏院,或者你利用原有产业的利润和融资得到的钱去投资地皮,然后在这些土地上,你开始建立汽车影院或其他什么见鬼的娱乐一条龙产业,你发现这些投资给你带来了巨大回报。然后你开始筹划创建电影公司,你觉得其乐无穷,而且利润巨大,在那个时代环境中,你的大脑就开始筹划电影产业的构成和运作方式....

 

       20世纪中叶,匈牙利犹太人在好莱坞的影响是巨大。一个故事是这样的:也许读者还记得我以前谈过冯.卡门(他老家匈牙利,当然这个人是钱学森的导师),他和冯.诺依曼、特勒那些人是一伙的,只是卡门年纪大一些。有一次,物理学家恩里克.费米第一次到帕沙迪纳来看卡门时,他和妹妹特地为费米举行了家宴,还邀请了许多社会名流出席作陪。在宴会上费米有些倜促不安,后来到了深夜,费米把卡门拉到一旁。“亲爱的卡门,你帮我办件事。”“什么事?”“我想到好莱坞去看看。”这时卡门才恍然大悟,原来!费米心神不定原来是为了这件事。这可把卡门逗乐了,于是就问费米他为什么对电影那样感兴趣。费米回答说:“一个人到了罗马总想见见教皇,我到了加里福尼亚总该去见识见识拍电影吧!这难道不是很自然的吗?”卡门后来在自传里这么说:“我和妹妹在好莱坞有不少朋友,其中有出名的匈牙利明星保罗.卢卡斯、贝拉.罗葛茜。因此我不费什么事就在电影制片厂为费米准备了一个午餐会。我们一同参观了布景设备,又跟一些男明星和漂亮的女明星畅谈了一阵。事后,费米眼睛里流露出愉快的神情对我说,光凭这一点就值得到美国来。”

 

       我还非常注意一点,那就是尽管我在谈犹太人和好莱坞,但是这个话题的内部甚至包含一些精致的悖论。因为几乎所有创造好莱坞电影产业的犹太移民,都从不提及自己的犹太人身份,更不会提到匈牙利的任何事情。他们移民之后所做的一切,更多像是将过去统统忘记,然后全身心投入美国文化。所以,现在我们很多人在说是犹太人是控制好莱坞,有时候,我觉得这些事情是很矛盾也很可笑的。我并不是讽刺一些貌似不准确的观点,因为我相信类似阿道夫.祖科和威廉.福克斯的先驱,他们身上有着许多不可磨灭的犹太特征,只是过多强调这些是不正确的,因为更多创造他们自己的,应该是那个时代和他们所处的世界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和影响。作为移民,渴望被认同和融合的愿望是迫切的,作为犹太人,身上带有的智力特征和民族性格也是显著的,而作为20世纪初来到美国的匈牙利人,他们身上带有的布达佩斯味也是浓郁的。

 

       我很喜欢专门写篇文章讨论这些问题,但是我今天晚上得看几部电影,所以现在都不想打字了,以后写吧,呵呵。这个,就作为随笔的第一篇吧。

 

       附带说一下,我对那条山脉(喀尔巴阡山脉)很有兴趣,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里窝了一大堆牛人。那个地方不光出理性之光,还出一大堆神秘的事物,例如我们最神秘的吸血鬼德库拉伯爵,呵呵。喀尔巴阡山脉的两侧整个区域,涉及很多国家,例如匈牙利,例如捷克,例如波兰,例如罗马尼亚,那里是许多犹太人的家乡或者祖辈生活的地方,很多一次大战前后涌现的科学家、艺术家和作家,都直接或间接来自那个神秘的山区。有个家伙叫弗里兹.豪特曼斯的提出了一个理论说,那些人(主要说的是喀尔巴阡山脉山区里的匈牙利犹太人)是来自火星的访客,他们很难不带口音他说话,而这样会泄漏他们的身份,于是他们就假扮成以说任何语言都带口音而出名的匈牙利人。除了匈牙利人以外,那些杰出的人都住在别的地方。

 

       我这一生想去很多地方,喀尔巴阡山脉排在前五位。

 

    2.
  
      上次,我说到派拉蒙电影公司的创始人阿道夫.祖科是以前是做皮革制衣业的,而福克斯电影公司的创始人威廉.福克斯一开始也是制衣业的。我们一起来看看其他几个电影公司的创始人吧:环球影业由德国犹太人卡尔.拉姆勒创立,此公17岁从贫穷的德国劳普海姆一个犹太人贫民窟移民到美国,他青年大部分时间是在芝加哥做普通白领,此后他和威廉.福克斯一样从购买廉价戏院开始,走上创建电影产业之路。华纳兄弟工作室由白俄罗斯犹太人华纳四兄弟创立,米高梅影业的主要奠基者是白俄罗斯犹太人路易斯.迈耶(他和我喜欢的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是老乡),路易斯移民后早年就是一个收废品的,为了养活家人,后来混不下去时什么工种都接,直到后来在麻州哈福希尔买下一座破的不能再破的剧院才开始自己真正的职业生涯。哥伦比亚影业的创立者为德国犹太人哈里.科恩。

 

       你可能都会注意一点,这些创建者一开始都很卑微,当然过于夸大这一点也有些离谱,多数创建者的父母可以说100%都一贫如洗,但是有的人已是移民的第二代,他们虽然没有富裕的生活,但是基本温饱还是可以的,像卡尔.拉姆勒这样的还能坐坐办公室吹吹冷气。我们应该了解更多的创业者为了谋求生存,都不得不寻求一切可能接纳他们的工作机会,多数后来的老板,一开始都是只要有钱赚什么工作都接,这样说虽然有点苦涩但却毫无夸张之处。让我给你讲一些那个时代的故事,和那些电影公司老板早年情况类似的例子还可以来自理查德.费曼父辈的故事,理查德.费曼祖籍是白俄罗斯的明斯克,当然,他的外公是来自波兰的犹太人,我可以和你说说这个外公的事情,这个老头命真的很苦。早年,他的爸爸在老家波兰拼死拼活也赚不到几个钱,一次冬天下班回家就居然就跌进冰河被活活淹死了,于是当时还小的费曼外公一个人流浪到英国,在一家孤儿院混了几年,后来到了他15岁的时候,亲戚想方设法找到了他并把他接到美国,当然了,来到美国也不好混啊。当时这个年轻人所有的财产就是一个变形的大木箱,而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背着阵线在纽约长岛附近沿街叫卖,后来老头找了个好老婆,并成立了一家制衣公司。请注意啊,理查德.费曼的父亲梅尔维尔就是个卖制服的推销员,实际上这和他岳父有一点直接关系。

 

       那么这样的模式是什么?贫穷或者卑微的犹太移民,在那个时代如何建立自己成功的基础,他们一没有后台二没有雄厚的资本,他们后来创建电影公司的想象力和判断力是从哪里来的?幸运的是,了解这个问题并不需要我去过多寻求答案,因为有一个现成的思考者给出了一种令我满意的想法,他叫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此公甚有名,是《纽约客》杂志专职作家,2005年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位人物之一。你也许不晓得这个人,但是他的一些书是很不错的,例如《引爆点》和《异类》还有《决断2秒间》,写得相当不错。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异类》里有一章就是专门讲的我们上面的问题,让我把它的一些想法抄袭过来,如果你认真想一想,会对那些人和那些事情有非常深入的理解,你会知道为什么一些事情会发生,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在那些人身上。

 

       那些犹太移民为什么成功的马尔科姆分割线 

 

       马尔科姆一开始就提出疑问:

 

      “我相信你现在对我讲的这个故事将信将疑。一个富有才气的外来移民的孩子,他虽然克服了贫穷和绝望,但不可能在市区乏味的律师事务所找到一份工作,不可能只靠自己的才华和努力就挣大钱。这是一个从穷光蛋到富翁的故事,但是我们前面所有的故事都认为成功是不可能发生在穷光蛋身上的,无论是曲棍球运动员、软件行业的亿万富翁,还是特曼人,他们都不是这种人。成功人士不可能仅凭一己之力就获得成功,他们的成功离不开自身之外的很多因素。他们总是在特定的环境和条件下产生。我们常常听别人讲一些从穷光蛋到富翁的故事,因为一个敢于挑战艰难困苦的孤胆英雄,有他自身的魅力。与那些虚构的英雄故事相比,乔.弗洛姆(书中提到的一个犹太移民的孩子)生命中的真实故事更令人着迷,因为他生命中的所有事情看起来似乎都是不利条件--他是一个外衣制作工人家的穷孩子;作为犹太人的他,生活在一个犹太人受尽歧视的时代;他的成长历程令人觉得沮丧--要获得好的转机,似乎非常渺茫。乔.弗洛姆是一个卓尔不群的人,但他也许不是你想象当中的那种卓越者。我很想问: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在他身上的?”

 

       马尔科姆的论述给出了好几篇幅,第一是他认为的“成为犹太人的意义”,在那一部分里,马尔科姆首先说:

 

       和犹太移民的子女相比,你看那些来自北欧的律师,这些人性格随和,穿着整洁体面,毕业于“合适的学校”,具有“合适的” 社会背景及参与国际事务经验,且精力充沛,极具耐心。一位法学院前院长在一次谈论法学院的学生找工作时应该具备怎样的特点时,提出了更实际的要求:“为了获得一份工作,学生们应该有广泛的家族关系,具备各种能力及完善的人格,或者是这些特点的综合。这些特点加在一起就构成了所谓的可接受的资格。如果一个人具备其中任何一个特点,他就可以得到一份工作;如果他具备其中任意两个特点,他就可以挑选工作;如果他三个特点都具备,那么他到哪里都没问题。”
 
       但是比克尔(乔.弗洛姆的同学,另一个犹太移民的孩子)呢,他没有金黄色的头发,也没有迷人的蓝色眼睛,说话还带有口音。如果追溯其家族根源,基本上属于居住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耶特.比克尔的所罗门的后裔,近来才搬到布鲁克林。即便弗洛姆带着证明信,也没有使面试的情况好到哪去。他说,当他来到市区面试时,感觉非常“不舒服”,确实如此:他身材矮小,一看上去就像犹太人,他比较笨拙,说话时语音单调,还带有布鲁克林式的鼻音。你可以想象,那些坐在书房里的“银发贵族”们会用什么样的眼光打量他。如果在那个时代,你是法学院毕业生,然而你却没有恰当的背景、宗教背景以及不属于适当的社会阶层,你只能加入一些次于大牌公司的二流小公司,或者你只能自己开一个公司,处理一些找上门来的案子--就是那些知名的大公司不愿处理的案子。这实在太不公平了,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不过,对于那些出类拔萃的人来说,这种事太平常了,而且,挫折对他们来说,往往很有价值。

 

       那么这些移民身份和犹太人身份带来的挫折究竟意味着什么呢?马尔科姆后来给出了分析:

 

       华尔街那些老牌法律公司有他们自己独特的行事方法,他们属于企业律师,他们代表着美国最大而且最有声望的公司。所谓的“代表”,指的是他们主要处理企业股票、债券发行的税收和法律工作,保证他们的客户的行为不会和联邦政府的法规发生冲突。他们不接收诉讼案例。那就意味着,他们基本没有人会愿意花心思去打官司,做辩护。就像非常非常绅士的“白鞋公司” —美国凯威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之一的保罗.克拉瓦什说的那样,律师的工作就是把纠纷解决在会议室内,而不是在法庭上。“在我哈佛的那些同班同学中,那些聪明年轻的家伙干的事情不是证券方面的就是税收方面的。” 一位“白鞋”公司的合伙人回忆说,“那些是特别的领域。诉讼只针对那些玩得过火的人,那些规矩的人不会遭遇诉讼。那时的企业一般不会相互起诉。”

 

       好吧!那些大人物不做的,丢给谁做呢?自然是貌似更有劣势的犹太律师了。在20世纪中叶,对于布朗克斯地区和布鲁克林地区犹太籍的那一代律师来说,“找上门来”的业务只有诉讼,稍微比较体面一点的,也只是代理人之间的竞争纠纷--这是恶意兼并案例寻求法律支持的主要地方,这些业务是那些“白鞋”公司所不齿的。像弗洛姆这样的犹太人,可不会有这些约束。犹太人弗洛姆很胖(那时他至少超重100 磅,一位律师回忆说...),体形上一点也不具有吸引力(对于合伙人来说他就像一只青蛙),他还不注意社交礼节(他会当众放屁,或者把手上的雪茄戳到那个跟他谈话的人的脸上,而不表示一丝歉意)。但在与同道者或者竞争者进行法庭辩护时,他的气势总咄咄逼人,结果总是他占上风。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接着20世纪70年代来临了。原来人们对诉讼案件的鄙视态度被弃置一旁,联邦条例放宽了贷款限制,借钱变得很容易,市场变得越来越国际化,投资者变得更加有侵略性,结果就是无论是公司兼并接管的事例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数量上,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增长。眨眼之间,原先那些老牌法律公司不愿意做的--恶意兼并和诉讼业务--现在成为每个公司都抢着做的事情。那么谁是这个突然变得很关键的法律领域的专家呢?是那些15年前,在中心城区法律公司没法找到工作的犹太人开的二流法律公司!

 

       “(那些白鞋公司)一度认为恶意兼并不值得尝试,现在他们却在在这场游戏中落伍了,嗨,他们这才下定决心,认为自己应该参与到这种业务中,此前,他们一直让我陷入孤立的境地,”弗洛姆说,“ 一旦你有着处理这类案子的好的口碑,生意最先考虑的自然是你。想想这跟比尔.乔伊和比尔.盖茨的故事是多么相似。他们同样在相关的领域被摒弃 ,使得干一番事业的前景陷入黯淡之中。但-- 突然--个人电脑革命爆发了,而他们已经在这方面倾注了上万个小时的心血。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弗洛姆有着同样的经历,他用了 20年的时间在世达律师事务所磨练着自己,接着世界变了,但他也准备好了。对于逆境的结束他并没有沾沾自喜,反而,认为逆境的结束只是源于机遇。并不是这些人比起其他的律师更聪明,只是他们所具有的并从事了几十年的技巧,突然之间变得很有价值。

 

       这就是像比克尔、乔.弗洛姆这些人作为犹太人的意义,他们一开始处于逆境,但逆境使他们为将来做好的别人无法应付的准备,当机遇到来的时候,原来处于逆境的人,竟可以逆流而上成为事业翘楚!

 

       另外一个值得了解的是马尔科姆对于服装业和犹太移民成功之间的联系,可能你应该注意到,很多成功犹太人的父辈,或者他们自己,一开始都以制衣业为起头。这是为什么呢?马尔科姆给出了解释:

 

       像弗洛姆和鲍各尼特家这样的有犹太移民还有詹克洛家都不像那些在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来到美国的移民。爱尔兰和意大利的移民主要是来自欧洲贫穷乡下的农民和佃户。但犹太人不是,几个实际以来在欧洲,他们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拥挤在城市和城镇里,从事乡村贸易和职业。东欧的70%的犹太人中主要来自艾丽斯岛,或在一战前有着某种职业技能。他们有小杂货店或珠宝店。他们一直是书籍装订商或钟表匠。但总体来说,他们的经验在服装贸易方面。他们是裁缝和服装制造者,帽子制造者,皮革制造商。

 

       举例来说,路易斯.鲍各尼特在12岁的时候就离开了父母贫穷的家开始在布热斯科的波兰镇的杂货店做店员。当他有机会在Schnittwaren Handlung店(字面意思就是,如大家知道的处理布料和纺织品或 “ 布匹 ” )里工作时,他加入了这个行业。“布匹行业的人对世界来说就是衣商”,他写道“在那个简单社会里必须的三个基本要素,服饰、食物和简陋的庇护所。服饰是贵族的东西,服饰艺术的从业者,来自欧洲每个角落的经营神奇布料的服装商,每年都要拜访行业中心进行购买之旅的经贸商--他们是我年轻时有影响力的富商。他们有话语劝,他们很有分量。”鲍各尼特在一个布料店为一个叫伊泊斯坦的人干活,然后到一个叫布兰德斯达特的邻居店里。就在那年轻的鲍各尼特学到了各种布料的里里外外的东西,这是他能上手纺织品并告诉你其中细节的地方,制造商的名字,起源地。几年后,鲍各尼特搬到了匈牙利遇到了瑞吉娜。从她16岁起,她就一直在经营服装制造生意。他们一起开了好几个小布店,辛苦地从中学到了小商品企业家要了解的细枝末节。“毫无疑问,这些犹太移民在完美的时刻带着完美的技艺到来”,社会学家斯蒂芬.斯坦伯格说,“为了发现机会,你需要有特别的勇气,而这些移民工作努力。他们牺牲、他们精打细算、存钱并明智的投资。但是,你需要记住的是这些年服装工业发展迅猛。经济发展需要他们拥有的技能。”

 

       鲍各尼特18小时的案例可以作为现代经济的学习案例。他学习做市场调查,他学习生产流程。他学习怎样同傲慢的美国佬来讨价还价。他学习了解流行文化,目的是可以了解流行趋势。同一阶段移民到纽约的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就没有这种优势,他们缺乏适应城市生活的特殊技能。他们大多数都在白天上班、在家做工,或者作为建筑工人。那些 30 年如一日,每天都需要上班却从没机会学习市场调研、学习 工厂生产流程、接触流行文化以及与那些掌握着社会命脉的美国人讨价还价。或者想象一下那些在1900年到1920年期间移民到加利福尼亚州的墨西哥移民的命运。他们大多数都在大型的水果蔬菜种植园工作。由于在加利福尼亚的务农生活,他们也随之改变了墨西哥的封建农民的生活。“服装行业的状况也不尽人如意”,索耶继续说道,“但是作为一名服装工人,你离行业的核心很近,如果你在加利福尼亚种植园里工作,那么当农作物被装上货车时,你是不会知道它是怎么被种植出来的”。如果你在一家小小的服装店铺工作,尽管工资很低,工作环境也很恶劣,工作时间也很长,但是你可以学习到成功人士的一举一动。通过他们你也可以知道,自己如何能够建立自己的事业。同时,服装行业创造的最重要的结果之一就是,那些在这些家庭长大的小孩会意识到有意义的工作是需要不断操练的。想象一下,路易斯和瑞吉娜的孩子在看到父母快速取得成就时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他们所学到的同一个世纪之后小艾莱克斯和威廉所学到的一样。这给那些想在法律或医药行业有所建树的人们上了重要的一课。如果你工作足够努力而且可以为自己做全面的规划,那么运用自己的想法和想象力,你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改变世界。

 

       马尔科姆最后做出结论说:“解释这些犹太移民为什么能成功最常见的说法就是:犹太民族是个非常有教养的、善于思考的民族。他们是著名的‘教科书民族’。这的确是有据可循的。但上法学院并不完全因为他们是犹太民族的后代。他们当时是服装工人的后代,并且能够使他们在专业领域有所建树的重点并不是从塔木德经里所学到的严谨智慧,而是从在海斯德大街卖婴儿围嘴的父亲那里学到的实用的智慧和知识。”

 

       注意,我在这里故意遗漏了马尔科姆关于论述犹太移民为什么成功的第二论点,在那里,马尔科姆将人口出生的统计数据作为参考,解释很多犹太移民的成功也来自于他们躲开了人口出生高峰,因此他们可以有更多的竞争优势。马尔科姆是这么说的:“这些人可能出生在竞争压力很小的年代,并且有机会选择进入纽约最好的法学院上学,并有着很好的就业前景。他或她可能是犹太人,并且因为其‘前辈人’的一些原因被过去的法律事务所拒之门外。他的父母亲或许在服装行业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工作,并且将工作需要有自主权、挑战性以及付出多少回报多少的想法传给了儿女。他们会进入一所优秀的院校--也有可能并不是优秀的院校就读。他或她不必成为班里最聪明的孩子,足够聪明就好。”
   
       那些犹太移民为什么成功的马尔科姆分割线

 

       我们总结一下,马尔科姆的论点是1)犹太移民的逆境使他们更好抓住未来的机遇,而那些顺境中的人则没有这些优势。2)父辈的服装行业或零售业使他们具备更多实用的智慧和知识,当然这里还有贫民区的街头智慧等。3)他们也许出生在更有优势的时代,在那时,他们躲开了人口出生潮。我想知道的是,这些是否也适合那些电影公司的创始人呢?因此我们的问题很自然是这样的:我们很容易理解马尔科姆的第二个论点是适用于此的,因为很显然,我们知道那些电影公司老板的成长经历和这个论点完全契合!但是,第一个论点和第三个论点呢:譬如,为什么一开始不是非犹太人去收购一些廉价剧院,那么即使有非犹太人也同样这么做了,但是为什么是犹太人将其发展为独立的电影产业而不是其他人?再譬如,像阿道夫.祖科和威廉.福克斯这些人,真的躲开了人口出生潮吗?最后,除了上述理解之外,还有其他观念可以解释为什么是这些来自德国、白俄罗斯和奥匈帝国的犹太人创建了这些电影产业吗?

 

       写累了,待续吧。

 

    3.

 

    上一节我们讲到一些马尔科姆尚未回答我们的问题,在那里,我最后总结说,马尔科姆的论点是1)犹太移民的逆境使他们更好抓住未来的机遇,而那些顺境中的人则没有这些优势。2)父辈的服装行业或零售业使他们具备更多实用的智慧和知识,当然这里还有贫民区的街头智慧等。3)他们也许出生在更有优势的时代,在那时,他们躲开了人口出生潮。我想知道的是,这些是否也适合那些电影公司的创始人呢?因此我们的问题很自然是这样的:我们很容易理解马尔科姆的第二个论点是适用于此的,因为很显然,我们知道那些电影公司老板的成长经历和这个论点完全契合!但是,第一个论点和第三个论点呢:譬如,为什么一开始不是非犹太人去收购一些廉价剧院,那么即使有非犹太人也同样这么做了,但是为什么是犹太人将其发展为独立的电影产业而不是其他人?再譬如,像阿道夫.祖科和威廉.福克斯这些人,真的躲开了人口出生潮吗?最后,除了上述理解之外,还有其他观念可以解释为什么是这些来自德国、白俄罗斯和奥匈帝国的犹太人创建了这些电影产业吗?

 

       我有必要先讨论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开始不是非犹太人去收购一些廉价剧院,那么即使有非犹太人也同样这么做了,但是为什么是犹太人将其发展为独立的电影产业而不是其他人?

 

       众所周知,移民或难民一开始会有什么钱呢?那些刚到美国的聪明犹太人,即便才华横溢,口袋里也没有任何一样值得他们骄傲的实物。那么技能呢?也许从欧洲带过来的一些裁缝技艺或零售技巧可以帮到一些,因此,你到了一个新的国家,最好或者说唯一的方式就是做个沿街叫卖的货郎了,有时候,小本经营固然是很苦涩的出路,但毕竟意味着你开始迈出了第一步。典型的方式是花上5美金卖个执照(有时甚至可以不惜造假或逃避),再花1美金买个装备(挑担或篮子什么的),再花十几美金购置一些货物,也就可以开张了。19世纪末的时候,美国多数犹太聚集区最兴旺的就是制衣业了,因此,如果你不想自己做货郎,一条合情合理的出路就是去那里做做临时工,毕竟那里的反犹味道不那么浓。起步虽然艰苦,如果勤俭一些,积蓄也很快就会有的,那时,稍微充裕一些的犹太人就会考虑他们最好的行当:金融贸易,毕竟让犹太人发财的最好途径就在于此。

 

       但是,我还尚未回答前面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那些稍微有些积蓄的犹太人开始涉足廉价剧院,为什么异教徒不这么做?有一种我所知的答案是:那些已有资本的贵族商人,是不屑于接触初露头角的娱乐业的,同时,人们觉得和演员与表演者(尤其是那些丑角什么的)接触是一件不得体且没有任何实惠的事情(大亨们谁会一开始涉猎娱乐呢?卡内基搞钢铁,洛克菲勒搞石油,摩根搞银行....)。问题在这里还有一个很戏剧化的因素,如果说贫穷的移民在制衣间辛苦劳作一天后,还能有什么令自己松弛的办法的话,除了去中央公园走走之外,去廉价剧院看看演员表演也不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19世纪末20世纪初,移民区最受欢迎的娱乐据说就是意第序戏剧,那是在一个新的国家可以体现世俗文化却不失故土味的唯一方式,在那些廉价舞台上,欧洲古老的犹太文化,不管是高贵还是粗俗,统统都得到一种松弛的体现。这些因素综合起来,第一个问题也就不难得到令我满意的解释。因此,在20世纪处电影初兴起的时候,那些廉价剧院也被电影院所取代,而它们一开始都设置在犹太区,电影不太受经济萧条的影响,因为那些移民需要有娱乐,没有了表演意第序戏剧的廉价剧院还有电影院,在那里,你可以花少量的钱看放映的电影,妇女和孩子可以吃着水果和其他零食,度过自己一天中最好的休闲时光。

 

       阿道夫.祖科到美国的时候,口袋里据说只有自己亲戚缝在自己外衣衬里的40美圆,这个家伙一开始以推销新奇的皮货为生,后来,事业越做越大,他就抽出自己财产的20万美圆投入到那时已开始实际拍摄电影的廉价剧场,此后,阿道夫.祖科和另一个以搞皮货的亲戚马库斯.洛依合伙,干脆买下了拍摄设备和廉价剧场。过了几年,阿道夫组织招募演员和培训演员的公司,并最终创建了派拉蒙影业公司。值得一提的是,阿道夫还是首批认识到控制电影放映院线比制片还重要的人。而原来的合伙人马库斯.洛依则和塞缪尔.高德温以及路易斯.迈耶共同创建了米高梅影业。根据他们之中一个人的说法:“那些年,搞电影和做皮革差不多,变化快且风险大,相应的报酬也高。”应该说,这些都可以是吸引犹太人加入的重要因素。如果说犹太人做了电影产业发展的头把交易,他们的精明就没有任何理由将后面的事情交给其他人负责,因此,你可以注意到好莱坞电影产业的起步充满了那些犹太移民的身影。

 

       那么第二个问题呢?再譬如,像阿道夫.祖科和威廉.福克斯这些人,真的躲开了人口出生潮吗?我们来看看这些家伙的出生日期:

 

    阿道夫.祖科出生于1873年
    威廉.福克斯出生于1879年
    哈里.科恩出生于1891年

 

    华纳兄弟里的哈利大哥出生于1881年(像其中一个兄弟阿尔伯特则出生于1884年,其他就不列举了)

 

    卡尔.拉姆勒出生于1867年
    路易斯.迈耶出生于1884年

 

       我没有找到相应时期的美国的出生率的记录,你可能会问我:“那些人都是出生在欧洲的。”没错,但他们后来移民到了美国,我想知道同时期和他们共同成长的美国人究竟多不多?这个问题可以遗留在这里。不过我们可以借用马尔科姆的一段话为这个问题做一做注解:“为了在经济大萧条时期度过困境,美国的许多家庭都不要孩子,结果是,那10年出生的一代人在数量上比在他们之前出生及在他们之后出生的人显著减少。经济学家斯科特.戈登曾经这样描述出生在那一时期的人的专有待遇:当他第一次睁开双眼时,他看见的是宽敞的医院,之前的一个出生高峰,使这里一切设施应有尽有。医院里的医护人员时间宽裕,他们没什么事可做,在下一个出生高峰来临之前,他们可以安然度过这段短暂的平静期。当他到了上学的年龄,高大的教学楼伫立在那里等着他,很多老师张开双臂欢迎他。到了高中,篮球队虽然不如以前的篮球队打得好,但是此时在体育馆里活动不再是一件难事。大学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场所,班里和宿舍空间很大,咖啡厅人也不多,教授能够殷切教导。接下来,他跻身职业生涯,此时的应聘者很少,而公司对人才有很高的需求,因为在他之后,涌现了一大批人,这些人构成了强大的商品和服务需求,这使得公司能够扩大现在的人才需求。”

 

       我们开始第三个问题:除了上述理解之外,还有其他观念可以解释为什么是这些来自德国、白俄罗斯和奥匈帝国的犹太人创建了这些电影产业吗?中国的犹太人能否参与其中?一部述说“犹太人在中国”的故事,由中国、德国犹太人改编,以色列、美国好莱坞联合摄制的《犹太人的灵魂》,我想将能作出很好的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1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