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永远的耶路撒冷  

2010-07-09 23:58:52|  分类: 上帝选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耶路撒冷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永远的耶路撒冷

联合光子

 

 

      “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人民;要对耶路撒冷说安慰的话,并且对她大声说,她争战的日子满了,她的罪孽赦免了。她为她的一切罪孽,从我手中加倍受罚。”
                                                  ——《旧约·以赛亚书》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豫备好了,就如新妇壮饰整齐,等候丈夫。
                                                  ——《新约·启示录》


    
    “上帝给人间十分美,其中九分给了耶路撒冷。”


                                                  ——以色列谚语

    

 
       我曾在惨淡的阴影中跋涉,一想到故乡就哭了。因为我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旷野,脚下的土地就像仲冬的冰一般坚硬。我不知我要向哪个方向迈步,我不知我的目标要到什么时候才肯向的显现;我登上高山眺望,却寻不着他的背影;我又向众河谷呼喊,却听不到半点回音。我知道有江河在万古的流,可那与我有什么干系呢?我知道有风在日夜的吹,可那对我有什么帮助呢?便是将全天下的财富聚集到我面前,让天下万国的荣华都归于我,又有什么益处呢?我虽有眼睛,却看不到当行的路;虽有耳朵,却听不到愉悦的话。正如《传道书》上所说:我以为是荣耀,是喜乐,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我这渺小的脚步是从哪里开始的?谁目睹了我开始跋涉的那一瞬?我们没有人曾见过天地洪荒之时,又有谁能够见到万物的终结?世事万变,就好象山顶的流云,河水中的沙砾,一刻不得停息。即使它停下来,于我又有什么意义?我所在意的东西只有一样,它不在其中。

 

       我能够哪怕一日、一时、一瞬不记念你吗?我能从任何别的地方得到哪怕一丝一毫安慰吗?我的手没有勇气指着你起誓,因为你的根基不可动摇,你的形体承载着我的祖先,你的灵魂交织着我的灵魂。我盼望有新的天,新的地,那时一定会有新的你。你果然会来吗?我期盼着任何关于你的回答,我一直没有放弃等待。

          

          
       耶路撒冷啊,你这圣城的城墙是谁为你造的?你这神圣的名字是谁为你起的?当以色列人还在埃及忍受皮鞭的时候,你的根基就早已矗立了;当约书亚挥手命令太阳停下的时候,你也曾沐浴那多出来的日光吧?上帝将人间十分之九的美都归给你,难道就是为了让你承受战乱的吗?那刀枪和火焰加在你的身上,却如同蝎子在蜇我的心。

 

       你的美,你的高贵,你的永恒,究竟在哪里呢?在那断壁残垣和斑斑血泪中吗?在那一次又一次被夷为平地的圣殿的地上吗?在那曾经承受十字架鲜血的泥土中吗?还是这一切都仅仅是个梦幻,是我们在自欺欺人?你这令人肝肠寸断的圣城,你也有你的罪孽吗?我们在你的土地上放浪形骸,暴虐恣睢,难道这罪孽最终都加在你头上吗?你因我们而化为尘土,而我们却在为你流血。

          

 

  他曾应许我,应许我能走出荒野,应许我能摆脱仇敌,应许我能再次见到你。我继续眺望着四周,继续迈开我的脚步,即使他没有应许我,我也不会因此停下一分一秒啊!但我不愿见到分别时的你,不愿见到那伤痕累累的身躯和灵魂。他说过天会变成新的,地会变成新的,你我也会变成新的吗?新的我又当如何认识新的你呢?

 

       我不要红宝石做的根基,我不要碧玉做的城墙,我不要城下的玻璃海,甚至连城外的生命树都可以不要——这些与我毫无关系啊!那么我要的究竟是什么呢?我一次次地问自己,我想看到的究竟是怎样的你呢?再也没有刀兵和火焰,再也没有悲伤和死亡,再也不会有人流泪,这一切就是我所要的东西吗?我对自己说:不!我的心灵已看到了新天新地,但那里没有平安,也没有愉悦。


 

 

       “银子有矿,炼金有方。”陆地上有山峰,沙漠里有绿洲,约旦河上有沙洲,沙洲上长满了芦苇。约旦河两边是宽广的平原,耶路撒冷就在平原和山峦之间。我知道他在那里,他一直就在那里,但我能到那里去找他吗?假使我的脚能够徒步涉过约旦河,我的手能推倒锡安山上的一切荆棘,甚至我渴盼着的心让我能够移动耶路撒冷的城基,让他来到我的面前,我终究是不会去做的。

 

      “人莫强如吃喝,并在享乐中过活。”可若吃喝并不能愉悦我的心呢?那还能叫做享乐吗?如果我知道世界上有什么能够让我享乐,我是一定要去尝试的,但它在哪里?我知道有些事情我很容易做,也似乎很令人神往,但我不愿意做;因为我知道在那以后,留给我的必然是深切的失望与伤感。人世中岂有一个人不在痛苦中煎熬的呢?岂有一个人不是希望着来,失望着离开的呢?不如我们一起留下来,等那永恒的东西吧——但他又未必来。

       

 

       我曾无数次以为自己已找着了与众不同的路,那路通向真正的锡安圣山,不是被血腥和迷惘所吞没了的圣山,而是真正平安、让人喜悦的圣山。然而每次我都不得不承认,这路并不能通向远方,通向乐土,而只能一次次折回我们身边。我也曾昼夜冥思苦想,脑海片刻不得平静,只盼有一束光能照亮我整个心灵,使我不用再在黑暗中受折磨。星光可以为旅行者指引方向,灯塔可以成为航海者的路标,可我又该让谁做我的路标呢?

 

       圣殿的墙只有两肘高,我却终日徘徊在外,不得其门而入;圣山的顶峰抬头就可看到,却像是有数百万里之遥,叫人永远不能靠近。我看到墙上分明有刀剑的痕迹,仿佛已经年深日久;血泪的印渍却还是新的,而且不断增添,直到令人窒息。在我的梦境中,你闪烁着流离的幻彩,从金色的闪光变成晚霞的血红,最后变成一片灰暗的沉寂。那不是你的命运,我低声说。血泪可以使许多荣耀黯然失色,刀剑可以使许多奇迹归于毁灭,但那不是你,耶路撒冷。

 

 

       当锡安还不存在,耶路撒冷还未奠基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是什么样子的?我们生长,我们歌唱,我们饮宴,我们没有希望地活着,无忧无虑地死去,因为既然没有希望,也就无所谓忧虑。是谁在我们心中播下希望的种子?这应该诅咒的人啊,他使我们产生了新奇的狂喜,为了这一丁点希望而昼夜耕作不休,盼望它生出一百倍、一千倍的果实。然而它从未真正结出一颗果子,它带给我们的只有永恒的伤痛和恐惧。

 

       这给人希望的圣山,这让人绝望的圣城,岂不是照着我们心中的蓝图修建的吗?因此在它之前,希望的种子早已有了,苦难的根也早已植下了。我们将一切不能企及的理想都加给它,将一切无以名状的梦幻都赋予它,使它环绕着虚无缥缈的荣光,那本来就不曾存在的光环!它岂能不被这过于沉重的负担压垮呢?它被这重负压的支离破碎,每一处伤痕都成为我们自己的伤痕。我们亲手营造这光环,又亲手打碎这光环,打碎了我们最后最幽深的希望。

 


                                                               九

 

       即使我被人捧的炙手可热,耳边的话语都香甜如蜜,我成功的希望也实在渺茫,因为我本来就在做着一场无谓的抗争,一场注定没有结果的追求。我面对着旧日的敌人,那些促使我们的生活陷入暗无天日境地的敌人,它们用尽一切手段啃噬我们的心灵,使我们的一切挣扎都失去了意义。我坐在惨淡的阴影中,渺小、虚弱、孤立无援,惟有任泪水模糊视线。

 

       想起诗篇上无数堂皇的句子,在耶路撒冷黄金铸就的圣殿写成。当初是谁给你立的地基?又是谁将你变成瓦砾?千百年来就是这样茕茕孑立,你竟还在等着那个人吗?我愿意与你一道等待,与你分享一切忧虑、愁烦和伤痕,一切水火般的煎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山巅的寒风中聆听那一丝细微的声音。这声音浸入我的心脾,就像是在冰封的河谷中流过的潺潺细水,虽然我不知道那能否永恒,我只知道那很动人。

 

 

       当新天新地如同帷幕般展开时,我当如何面对你呢?我想将我所有的一切交到你手中,让你的平安和我的喜悦一道成为完美;然而我又有什么可给你的呢?你自身就是完美,手中握着一切;你使一切生存的荒谬都不复存在,使一切生活的敌人都绝望了。我会宁静地注视你,我会被前所未有的感动,当一切忧虑和恐惧都离我去的时候,我岂不会全身心的去爱吗?

 

      当一切都已归于无限的沉默时,只有你永恒的身影进入那曾经残破的圣城。到那时,泪水还会模糊我的视线吗?痛苦还会折磨我的心吗?在我的眼前时时交错着现实与永恒、幻觉与真实;就像但丁曾看见的那种光,无边无际洋溢的光,不可思议包容万物的光,在那光里充充满满的有希望,有永恒——不是那高高在上寒冷的永恒,而是幸福热情的永恒。我知道我手中什么都没有,但我还是只愿将我虚无的一切交到你手中,这虚无也便成了幸福。

 

      “看啊!这无终止的终点!

 

        我们的终点不就是到达那永无终止的国度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