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希伯莱民族的诞生  

2010-09-04 18:09:55|  分类: 犹太民族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伯莱民族的诞生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希伯莱民族的诞生


       在阿拉伯半岛和地中海海岸之间的荒漠之中,有一条狭长而肥沃的地带。这是一块有山脉和峡谷,有茂盛的植被和一览无余的旷野,有广袤的平原和美丽景色的土地,能够激起人们无尽的遐想。她的北面同叙利亚相接,南面毗邻埃及沙漠。约旦河(它发源于白雪皑皑的谢赫山脚,穿过太巴列湖.流入了死海那远远低手地中晦晦乎面的苦涩的咸水之中,把这块介于两地之间的狭长地带分成了两个部分。靠沙漠一边,是以前被称为基列山地和巴珊平原的绵延起伏的草场,而巴勒斯坦(我们现在便这样称呼这个国家)的主要部分就位于两边相距并不甚远的约且河和地中海之间。

 

  在阿拉伯半岛和地中海海岸之间的荒漠之中,有一条狭长而肥沃的地带。这是一块有山脉和峡谷,有茂盛的植被和一览无余的旷野,有广袤的平原和美丽景色的土地,能够激起人们无尽的遐想。她的北面同叙利亚相接,南面毗邻埃及沙漠。约旦河(它发源于白雪皑皑的谢赫山脚,穿过太巴列湖.流入了死海那远远低手地中晦晦乎面的苦涩的咸水之中,把这块介于两地之间的狭长地带分成了两个部分。靠沙漠一边,是以前被称为基列山地和巴珊平原的绵延起伏的草场,而巴勒斯坦(我们现在便这样称呼这个国家)的主要部分就位于两边相距并不甚远的约且河和地中海之间。


       即使这样一块小小的土地也根本不是一色的平川。一条地势低洼的陆缘沿着海岸从埃及沙漠一直延伸到卡尔梅勒山的崖角.秀丽的锚地海法——令人不解的是,竟然被古人遗弃了——就依偎在它的怀抱中。南头与之相连的丘陵地带被称为“低地”,每当麦收时节,这里就变成了一片麦浪滚滚的田野。继续向下延伸,就到了南部的石灰岩高地,每到春天,一团团绿色的草地零星地点缀其间,最终,那白色的石灰岩渐渐地消失在黄沙之中.恰好同北边肥沃的中部高原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而耶斯列那条生长着茂盛植物的峡谷,又把它同绿树覆盖的加利利山岭区分隔开来。有史以来,商人和士兵就穿过这个地区以及纵深地带的沿岸平原,一方面通过埃及到达非洲,一方面则通过叙利亚去了更远的亚洲或直接进入欧洲。那些商队在尼罗河三角洲同幼发拉底河峡谷之间的小道上通过的时候,新的思想也同时在传播着,无论从文明的角度还是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这里的地理位置都是非常重要的。


       在笼罩人类活动的迷雾开始缓缓升起,历史记载终于不再间断的那段时期(也就是在公元前第二个千年开始后),这片土地上就居住着许多不同的种族。在那里,似乎仍残留着一些原始人,他们的祖先属于穴居及新石器时代。他们巨大的身材是众所周知的”,而被称作亚摩利人的闪米特族人却没有这些特点。他们在不久以前刚刚从贫瘠的阿拉伯荒原迁移过来,放弃了他们的游牧生活而定居在这块土地上。在北方地区——特别是卡尔梅勒山后面的腓尼基海岸一带——是一群经商的迦南人,他们当时就用自己的名字称呼这个国家(通常被称为“迦南之乡”)。此时,神秘的赫梯人不仅作为征服者,而且作为殖民者已经出现了。当时,最强大的埃及帝国不时地试图把它的影响向北扩展,因而驻军和军事哨所遍布全国各地。亚述统治者们在抵御埃及人和镇压当地族长们的战争中时而向前推进,时而后退防守。在他们之后,许多移民从拥挤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拥了进来,希望在这块令人羡慕的土地上开始新的生活。他们被叫做希伯莱人——或是因为他们是传说中伊伯尔人(eber)的后裔.抑或是由于他们是从“大河”.即幼发拉底间的“那边”迁移过来的这个事实。

 

   这些阿拉米族的移民中,有一个人非常地与众不同。他叫亚伯兰或是亚伯拉罕,出生在迦勒底的吾珥城(ur)。最近的挖掘显示,他出生的这个城市在当时就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极为发达的文化中心了。然而,在宗教方面,却祟尚泛神论,宗教生活是围绕着庄严的圣殿而进行的。在圣殿内部,由祭司们构成的等级制度实施着一套繁琐的礼仪。据说,亚伯拉罕是因为看到了某种更崇高的事物,井希望能够达到一种更为完美的精神境界才离开他自己的国家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当之无愧地被认为是犹太民族的创始人,并且即使在今天,人们仍把皈依犹太教的人称为“我们的祖先亚伯拉罕的子孙”,可见其影响之深。      

 

   我们可以想像这样一幅画面:一个高贵的、族长式的人物,赶着他的牛羊,背着他的帐篷、领着他的妻子和一大群侍妾,正在从北向南穿过巴勒斯坦。饥荒曾一度迫使他到埃及避难,但“迦南之乡”却深深地吸引着他.所以他又及早地借机折返回来。然而,他又认为,同这个国家的居民相比,他应当属于一个更高的文明社会,所以他在其本土美索不达米亚的亲友中替他的儿子以撒找了一个妻子。


       以撒成了这群人的第二任领袖。他并不像威严的亚伯拉罕那样与众不同.那样高不可攀。在他的晚年.他的两个儿子以扫和雅各总是激烈地互相争吵。直到下一代,这个家族才发展成了一个部落。雅各,即以色列有十二个高大健壮、生育力强的儿子:而到了他的暮年时,他的于孙的人数已有大约70人之多。他的一生历尽了风险和磨难。由于他孪生兄弟的嫉妒,他在年轻时就被迫离开了家门,回到他母亲在美索不达米亚的亲戚处。许多年以后,他带着一大家人回到了巴勒斯坦,就像他的父亲和祖父那样,在那里过着一种流浪的族长式生活。饥荒再一次迫使整个家庭(后来被称为以色列人)远下埃及。当时,家族中有一位成员已经先期到达。这是一个群雄并起的时代,那些骑马的牧羊人,即“喜克索斯人”的首领可能都是闪米特人的后裔。或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约瑟才能够为自己在宫廷中谋得了一个职位。结果.他的父亲和兄弟们受到了热烈欢迎,并被允许在歌珊省居住了下来。


       不久,喜克索斯王朝就衰亡了(公元前1583年)。这是一个必将对以色列人的地位产生不利影响的事件。在以后的统治者即法老们的统治下,他们的境况愈来愈糟.直到最后完全沦为农奴。他们的个性得以保留下来,这不仅仅是由于他们属于同一祖先.而且也由于在他们之间保留了祖先的那种宗教理想。他们的宗教可能并不怎么纯洁,但同他们主子们的那种荒谬的多神论相比却更为可取。具有深远意义的是,在一位既是政治改革者又是宗教的命运改革者的领袖人物鼓舞下,他们举行了起义,因而也拯救了自己的命运。


       正是一位在王宫里长大成人。名字叫做摩西的以色列人,领导了一场使他的人民获得真正的新生和解放的运动。经过许多变迁(在他的人民中间流传的歌谣里有着详尽的描述)之后,他成功地率领自己的同胞离开了这个国家,朝着他们那块祖祖辈辈定居的土地进发(大约公元前1445年左右)。我们从书中得知,奉命追击的埃及军队为大潮所阻而遇难,几乎在红海全军覆没。为了纪念他们的获救,逃亡者们设立了“逾越节”。直到今天,他们的后人每年都在庆祝这个节日。同以色列人一道逃出来的还有许多其他的种族——十之八九是“喜克索斯人”和其他受难的人种。他们后来分别掺进了十二个家族,或称部落,而这些部落正是雅各的十二个儿子的后裔当时已经划分成的十二个支派。


       由于埃及在巴勒斯坦的势力仍然十分强大,他们不可能立刻进入巴勒斯坦。有很长一段时间(传说中认为是40年),以色列人都逗留在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西奈旷野中。这是一段严酷的考验时期。摩西,这位了不起的人物,把互相嫉妒的家族结合成了一个民族。他灌输了一种更为纯洁的一神论的思想;他奠定了一个先进的道德与伦理制度的基础,他颁布下一系列的律法,从而成为今天犹太人的行为和法律制度以及现代大部分人道主义思想体系的基础。这件事本身就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就目前所知,宗教崇拜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同道德产生过联系。为控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制定的规则还从来没有被表述为,或被认为是一种神授的法令。


       某些评论家认为,根本没有证据表明摩西的历史真实性。我们要是觉得陶瓷碎片比一个民族的记忆或远古的文宇记载更有意义、更为可靠的话.那么这样说可能是对的。但是,这位伟大的律法制定人对希伯莱人精神上的影响(这种影响可以追溯到很早的岁月)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到头来我们只能把它归因于一个给现代人留下不可磨灭印象的人物。即使没有关于摩西的记述流传下来,也有必要假设一个像摩西一样的人物,用他的行为来解释希伯来民族及其独特的文学律法和伦理以及宗教法规的存在。


       如前所述,希伯莱人故事中的主要脉络同传统的记载相吻合,并收录在《旧约》这部伟大的历史文献之中。其实,这一切早巳深深地融进了犹太人的生命里。如果从现代《圣经》考据的角度——当然不是从那些几乎对传统叙述的每一个细节的真实性都提出质疑的激进分子的角度,而是从那些至少相信其梗概的比较保守的学派的角度——对这些同样的历史事件专门做一番总结性的表述无疑是十分必要的。


       据他们认为,在定居巴勒斯坦以前,所谓的“以色列人”并不是源于同一血统,历史背景也不一样。他们是由一些不同的成分组成的.只是由于语言相同,并且可能是源于同一个阿拉米人的祖先而联合在一起的。其中的每一部分人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民间传统。只是在一个相对较晚的时期,各种不同的传说才汇集成为今天妇孺皆知的记述。


       如果亚伯拉罕存在的话(有人可能对此存有疑问),那么他只是一个传说中在巴勒斯坦建造了许多神殿的杰出人物:他在任何意义上都不会是希伯莱人的祖先。以撒和雅各被看作是半象征性的人物,或许只不过是为了表现部落的色彩。的确,后者(据信是为了纪念某个被遗忘的巴勒斯坦神祗)被拟人化的目的是为了给“十二个部落”——事实上,不是根据他们的祖先,而是在很大程度上根据他们各自的图腾命名的——提供一个共同的祖先。并不是所有的这些部落(也许只有孕育出玛拿西和以法莲部落的“约瑟”氏族)都曾在埃及呆过:而如果约瑟本人是一位历史人物的话,他很可能只是一个杰出的部落领袖而巳。


       根据这种观点,摩西本人是一个同埃及有亲属关系的希伯莱人或以色列人,很可能属于以法莲氏族,而不是传统说法所认定的利未氏族。在一次流亡或是旅行期间,他接触到了以前只是基尼特人才知道的。yhwh(雅赫维神),并劝使各个不同的希伯莱人的部落接受这个神作为他们崇拜的偶像。只是从这个时候起,以色列人(或只是一部分以色列人)才被一种共同的宗教信仰的契约联系在一起。然而,虽然这种新的崇拜是唯一神崇拜,并意味着放弃多神崇拜,虽然摩西坚持一种比平常吏为严厉、更为纯洁的道德准则,但是,“雅赫维神”实际上只不过是和别的神一样的一个神——有时确实是由具体的象征物来代表的。只是到下很久以后.在希伯莱君主的统冶下,这种“一神崇拜”才被改革,净化、脱俗,进而发展成实际意义上的“一神教”。


       最初进入巴勒斯坦的是几支独特的游牧群落,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从南边过来的所谓的约瑟氏族。然而,有些部落既没有受到过埃及的奴役.也没有参加过出埃及——特别是犹大部落,显然他们是属于一个早已定居在迦南的氏族,而并非是一群移居过来的阿拉米人。这个部落是在相对较晚的时候才进入了以色列人的国家组织并吸收了它的民族观点。只是在随着希伯莱人进入巴勒斯坦以后,在长期的战争和劳作过程中,这些有着不同祖先、不同传统的形形色色的分支才获得了一种初步的统一感,并进而发展了一种共同的宗教信仰。


       因而,对早期以色列的这种新的看法便把一直是作为犹太人历史基础的一神论原则描述成一种缓慢的和循序渐进的发展过程,而不是一种突然的出现。同传统的故事一样,这是一种充分体现民族创造精神的理论,虽然它可能已经失掉了许多传统故事里的个性的乐趣和纯朴的魅力。它所记载的不是一种无从预见的神对凡人的启示,而是人类逐渐对神的参悟。


       甚至在摩西去世之前,他所领导的部落就已经开始在约旦河东岸,即约旦河和阿拉伯沙漠之间那块肥沃的狭长地带定居下来。这位谒见过上帝的伟大领袖还没来得及直接领导着他的人民做更多的事情就去世了。真正进入巴勒斯坦是在强大的以法莲部落中的一位叫约书亚(同摩西不同的是,他是一个军事指挥家.而不是一种完全的精神力量的化身)的领导下开始的。他们在死海北边大约25英里的扎尔卡河口附近的一个地方渡过了约且河,然后,迅速袭击了耶利哥这座似乎一直忠诚于埃及宗主权的强大城市。后又在历史上著名的贝特霍伦隘口打败了小城邦联盟。当时,以色列人已经控制了巴勒斯坦中部的山区地带。从这里开始,他们缓慢地向北扩展,直到他们前进的步伐被防护耶斯列平原的强大阵地群所阻遏。这样,以色列人就开始定居在这块土地上。在此后的整个历史进程中,他们的命运几乎一直同这片土地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征服是一个缓慢而艰难的过程,入侵者们直到经过许多代人的努力之后才到达了海岸边。一些主要城市继续效忠于法老,或者继续由埃及军队驻防。在周围的乡村都已经陷落之后,最初的那些居民还长期坚守着许多山区要塞。在边界地区,那些几乎是同时定居下来的语言同源、种族同宗的人们总是处于不安分的状态,有时甚至非常好战——南边有以东人和亚玛力人,东边有摩押人和亚们人。反过来说,侵略者们也常常发现他们自己的形势非常严峻,以至于已经威胁到他们自己的生存。许多不同的氏族分支都被敌人占领的一条条狭长的领土互相隔离开来——最南端有犹大、西缅和流便;北面有拿弗他利和希布伦.全部都被从贝桑一直延伸到米基多的迦南人的一个个要塞同中心区分割开来。势力强大的玛拿西和以法莲部落位于中部的山区,却有一个分支在约旦河对岸。在这样的形势下.他们互相之间出现了强烈的区域性嫉妒。因此,这就给外部入侵提供了机会,有时甚至是应邀而入。据古书记载;在约书亚死后的几代人中,就至少有六次外国势力统治过全部或者部分的希伯莱种族。只是在很少的几次危急关头,希伯莱人才能够摒弃他们内部的嫉恨而共同对敌。但是,尽管存在这么多的障碍.扩张工作还是在缓慢地继续着。


       截至到公元前13世纪末,在历史上形成的巴勒斯坦边界内的人口还是比较同一的。虽然出现了许多的异教,有时甚至还有一些野蛮时期的残余,但是人们即使不遵守,却也没有忘记古老的以色列一神论的理想。过去那些流浪的牧羊人已经放弃了他们那种游牧式的田园生活,安安稳稳地定居下来耕种土地。在乡野间的每一个高地上,零垦地点缀着一个个小城镇和村庄。梯田制(今天我们仍能看到它的痕迹)甚至使祟山峻岭变成了肥沃的良田。在另一方面,商业仍然不发达,主要是仍然受到那些迦南商人的控制。在我们所论述的这个时期,人口总数大约有100万多一点儿。


       政治制度还只是初级的.某种模糊的民族感往往通过共同的宗教信仰而表达出来并得到不断加强,每当危险来临的时候,部落之间可能会互相帮助,甚至约且河对岸的那个分支也被认为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尽管它的位置偏僻,并有自己特定的背景。部落组织本身是不堪一击的。事实上,每个城镇以及每个村庄都是一个独立的团体,由年长的人来进行管理和裁判。偶尔,某个杰出人物可能会得到较为广泛的尊敬——一般来说是由于抵抗民族敌人的军事业绩。但凭借这一点,他就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对他的人民或一部分人民实施“裁判权”。


       我们曾从书中看到,在约书亚死后接下来的那些黑暗的日子里,就出现过几位这样的裁判者,即士师——一位叫底波拉(deborah)的妇女,她曾在哈洗录国王和他那位实力强大的将军(抑或是同盟者)西西拉庇护下,实现了几乎所有部落的短暂联盟,共同对付北面迦南人的威胁(约公元前1150年):以笏(Ehud)暗杀了摩押人的那位野蛮的国王,从而为以色列人赢得一段时间的和平;基甸,他曾带领一支精选部队,通过巧施计谋打败了米甸人的入侵(约公元前1100年),耶弗他,曾经是基列的一个著名的逃犯,以色列人在他的帮助下打垮了亚扪人:此外,还有其他一些不太知名的人物.除了提到的第—个例子之外,敌人大多不是迦南人。一般来说.他们是从约旦河对岸过来的入侵者,试图用以色列人用过的老办法把这块土地上所有的人口融合成一个统一体。咄咄逼人的埃及仍然在名义上对整个国家拥有宗主权。虽然它的强大足以能够施加影响而平息骚乱,但在这段不可多得的短暂日子里,这个国家“总算平静了下来”(《圣经》用语)。


       有时,各部落之间也会发生互相残杀的战事。例如有一次,由于部落内部发生的一个违法的事件,使得便雅悯部落几乎被全部消灭。至少曾经有一次.前面提到的那位基甸的儿子亚比米勒还试图建立一个君主国,首都就设在示剑。但是从感情上来讲,当时这个国家的中心仍然是在示罗,那里是民族的智慧之神,即上帝的约柜(传说是在旷野中流浪的40年里建造的)的故乡,也是全体人民的宗教崇拜的中心。就这样,希伯莱人民度过了有生以来最关键的三个世纪。对于我们今天的人来说.当时的情形大部分都是非常模糊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