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美国将打赢全球汇率战  

2010-10-14 17:00:32|  分类: 美国大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将打赢全球汇率战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美国将打赢全球汇率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年会上的主题是货币。更确切地说,是两种货币:美元和人民币。前者是因为被认为太疲软;后者是因为被认为太僵化。然而,在这些争论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最好地管理全球经济调整?

 

       在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的序言中,IMF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指出:“实现‘强劲、均衡、持续’的全球复苏——援引G20在匹兹堡确定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易事……它要求进行两项根本性的、困难重重的经济再平衡活动。”

 

       一是内部再平衡:发达国家恢复对私人需求的依赖;削减金融危机中形成的财政赤字。二是外部再平衡:美国及其它一些发达国家加大对净出口的依赖;一些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加大对内需的依赖。遗憾的是,布兰查德教授的结论是:“目前这两项再平衡活动的进展过于缓慢。”

 

       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来探讨经济再平衡活动。第一,以前高消费、高赤字的发达国家,在通往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Mohamed El-Erian)所称的“新常态”的路上,必须让私人部门“去杠杆化”。第二,国际收支状况强劲和/或蕴含大好投资机遇的经济体,需要让实际汇率升值,而由此导致的净出口对经济的拖累,则需通过扩大内需加以抵消。

 

       发行储备货币的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所采取的激进货币政策,在这两个过程中都是一个元素。随着市场推动各种货币对美元走高,痛苦的呼号如今响彻世界各地。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美国政策造成的影响不均,更反映资本流入国绝不甘愿接受必要的变化,而正试图把不受欢迎的调整转移到别国头上。

 

       说白了,美国希望让世界其它地区出现通胀,而后者希望让美国陷入通缩。美国必赢无疑,因为它拥有无止境的“弹药”:美联储可以不受限制地“创造”美元。需要讨论的是世界投降的条件:即各国在名义汇率和国内政策上所需的调整。

 

       如果你想知道美国的政策有可能达到多激进的程度,可以听一听纽约联储主席威廉.达德利(William Dudley)近期的一番讲话。他说:“近几个季度的经济增长步伐一直令人失望,即使年初时我们的预期并不高。”尤其是这背后隐藏着美国家庭的去杠杆化。那么货币政策对此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呢?他的答案是,“极低的利率可对资产估值起到支撑作用,包括使房价变得更可承受,并减少部分贷款者需支付的利息,从而有助于使调整过程变得平稳。除此之外……就货币政策能够割断潜在负面经济后果分布的‘尾巴’而言……极低利率有助于鼓励有余钱的家庭和企业花掉这些钱,从而达到上述目的。”

 

       最重要的是,当前处于低位、且不断下滑的通胀率有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经济可能陷入债务通缩的局面。目前,美国的收益率和通胀率已经踏上了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的老路。美联储希望阻止这一趋势。这就是新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似乎即将启动的原因所在。

 

       简言之,为了避免通缩,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的确,美联储将坚决保持宽松政策,直至美国令人满意地实现通货再膨胀。此举对世界其它地区有何影响,则不在其考虑之中。

 

       这种政策会对全球造成明显影响,包括带动长期资产价格上涨,并鼓励资本流入货币政策扩张性较弱的国家(如瑞士)或回报率较高的国家(如新兴经济体)。眼下正是这种局面。华盛顿的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预测,2010和2011年期间,新兴经济体的资本净流入将超过8000亿美元,这些资本的流入国将大举进行干预,只是力度会日趋减弱。

 

       资本流入国(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国家)将面临不愉快的选择:或者让汇率升值,从而削弱外部竞争力;或者干预汇市,从而蓄积不想要的美元,既影响国内货币稳定,也有损外部竞争力;或者采取税收和管制手段,限制资本流入。历史上各国政府会综合采用这三种手段。这次也将一如既往。

 

       自然,人们可能会设想一种相反的做法。事实上,中国反对美国的巨额财赤和非常规货币政策。中国也决心压低国内通胀,并抑制人民币升值。这一政策表达出一种清晰的含意:实际汇率的调整,应该经由美国国内物价的下跌来实现。中国想迫使美国进行通缩调整,就像德国目前对希腊所做的那样。可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即使发生也不符合中国利益。作为债权国,如果美国所欠债务的实际价值出现增长,中国将坐收增值之利。但一旦美国陷入通缩,世界就有严重衰退之虞。

 

      布兰查德说的无疑很到位:今后的调整将十分艰巨,而且这一过程几乎还没有开始。在汇率和外部账户调整方面,美国非但没有寻求合作,反而试图通过印钞,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美国无论如何都将赢得这场战争——不是让世界其它地区陷入通胀,就是迫使它们的名义汇率对美元升值。遗憾的是,其影响也将是芜杂不一的:防护手段较少的经济体(如巴西或南非)将被迫调整;有外汇管制作屏障的经济体(如中国),将能够更好地适应调整。

 

       假如各方寻求达成合作的局面,情况将会好得多。或许G20领导人甚至能够利用他们的“相互评估程序”实现合作。11月份的首尔峰会就是机会。这事从必要性来说是毋庸置疑的,但从各方的意愿来说却有很多疑问。在危机最严重时期,各国领导人团结一致,而如今美联储即将对他们各个击破。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