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新一代罗斯柴尔德初露峥嵘  

2010-10-15 02:22:45|  分类: 炼金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一代罗斯柴尔德初露峥嵘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新一代罗斯柴尔德初露峥嵘


       全球第一大黄金矿商巴利克黄金创始人Peter Munk曾如此评价:“奈特是个很特别的孩子,我仿佛又看到了他们家族统治世界的时代”。

 

       当一个姓“罗斯柴尔德”的人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总是不可避免地引起世人或惊羡或审视的目光。继2010年初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简称俄铝,00486,HK)在港上市,创下全球铝业公司市值之最以后,2010年7月,矿业投资公司Vallar Plc(VAA,LN)在伦敦交易所上市,再度将这两家公司的幕后投资人奈特·罗斯柴尔德(Nat Rothschild)推向舆论关注的焦点。

 

       他曾被认定为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他在华尔街的成功被很多人嗤之以鼻,被认为皆是这个姓氏的广告效应。但是现在,人们已经开始将他与那些声名显赫的祖先相提并论。他父亲的好友、全球第一大黄金矿商巴利克黄金(Barrick Gold)创始人Peter Munk曾如此评价这位晚辈:“奈特是个很特别的孩子,我仿佛又看到了他们家族统治世界的时代。”

 

       投资俄铝的背后

 

       奈特·罗斯柴尔德与俄铝的姻缘始于2003年,当时俄罗斯矿业巨子奥列格·杰里帕斯卡“因为不明原因”被美国大使馆停发签证,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一度变得十分紧张。随后他在巴黎的一次商务会议上认识了奈特·罗斯柴尔德,据传罗斯柴尔德从那时起成为俄罗斯人的财务顾问,帮助他“更好地处理与西方的关系”。在奈特的帮助下,杰里帕斯卡在世界银行和欧洲重建与发展银行获得了关键性贷款,从英超切尔西队老板阿布拉莫维奇等人手中购得俄罗斯境内的铝厂股份,从而在2006年取得了俄铝重组后的控制权。

 

       2010年1月,俄铝在中国香港上市,奈特·罗斯柴尔德投资公司成为四大“基础投资人”之一。杰里帕斯卡是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的外孙女婿,据说与普京关系密切,俄罗斯国家发展银行也位居俄铝“基础投资人”之列。这种政府背景深厚的企业正符合罗斯柴尔德家族一贯的投资风格。

 

       除了直接投资与财务顾问,奈特还通过其他方式与俄铝联系在一起。俄铝的另一个大股东是瑞士矿产原料与能源公司Glencore,持有俄铝上市前9.7%的股份。这家公司的前身是马克·里奇(Marc Rich)投资公司——一个曾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翻云覆雨,至今仍在深刻影响石油与矿产价格的利益集团。马克·里奇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同为犹太金融圈的领军人物,自然早有往来。奈特本人目前持有Glencore价值4000万美元的可转债,现在又加上俄铝,三家公司连环持股,利益联系无疑更加紧密。

 

      除了这些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奈特还为俄铝老板带来了庞大的政治人脉资源。2008年,英国媒体曝光了一场在奈特的希腊豪宅中举行的聚会,与会者包括时任贸易大臣的工党元老彼得·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后来的保守党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保守党筹款负责人安德鲁·费得曼(Andrew Feldman),以及开着豪华游艇赶来的俄铝老板奥列格·杰里帕斯卡。聚会之后,奥斯本与费得曼登上了杰里帕斯卡的私人游艇进行商谈。他们谈了哪些内容,外界不得而知。不过足以令俄铝老板跟英国两党政治家一起登上报纸头版,在这背后皆是奈特的功劳。

 

       蓝血银行家

 

       出身于欧洲金融历史上最纯正的蓝血贵族世家,奈特自幼生长在得天独厚的环境中。他跟现任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跟现任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共同加入过以奢华酒会著称的牛津学生社团“布灵顿俱乐部”(Bullingdon Club)。年少的奈特曾是伦敦上流社会有名的花花公子,在豪宅中酗酒闹事,周旋于社交名媛的石榴裙下,甚至与其中的一位秘密结婚。从牛津大学毕业后,奈特来到华尔街,在父亲好友的公司谋得一个职位。那时他仍然被媒体视作胸无大志的败家子,直到1995年的某一天,他走出公司会议室吸烟,在走廊里遇见了到处推销募资计划的基金经理提莫西·巴拉科特(Timothy R. Barakett)——这位生意伙伴改变了他的职业路径。

 

      “仿佛王子登基为皇帝”,奈特前同事这样评价奈特的转变。他戒了酒,结束了年少时冲动缔结的婚姻,决心与提莫西一起创造未来。他们共同成立的对冲基金Atticus Capital在短短几年内迅速扩张,奈特的姓氏在其中起到了巨大作用。“姓氏是奈特·罗斯柴尔德的敲门砖,他自己也从不避讳这一点。”当时的《纽约时报》写道。也正因为此,尽管Atticus Capital的年增长率高达30%,奈特的个人能力却没有得到广泛认可。一位对冲基金经理告诉媒体:“提莫西全权负责投资,而罗斯柴尔德只不过利用他的姓氏进行基金份额的销售而已。”事实上,奈特如此高调地宣传自己的出身,与罗斯柴尔德家族“躲在幕后”的传统是格格不入的。难怪人们对他在华尔街的所作所为冷眼相看。

 

       然而这些批评者们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年轻的奈特为改变自己而付出的巨大努力。“做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孩子是很艰难的,尤其是做雅各布的儿子。”奈特的一位友人说。奈特的父亲雅各布·罗斯柴尔德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争议性事件中离开家族银行,被迫另立门户;雅各布的弟弟阿莫什尔猝死于1996年的一次家族会议之后,据报道其死因为自杀;雅各布的父亲、奈特的爷爷则是“要科学不要江山”的维克多·罗斯柴尔德,他为科学事业而放弃了在金融界的发展,当然也有前克格勃官员猜测,维克多实际上是为苏联刺探核技术情报的秘密间谍。不管怎样,奈特的确出身于家族中渐渐远离金融界的一个分支,因此他的高调行事也就可以理解了。

 

       回归之路不可能一帆风顺,哪怕是他身上流淌着古老银行世家的蓝血。正如家族的密友、投资家杰弗里·里兹所说:“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盛名包含很多因素,奈特也很清楚,他要在家族争得一席之地,绝不是单纯靠赚钱就能实现的。”那么,“赚钱之外的因素”究竟是什么呢?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关闭了经营十几年的对冲基金、合作伙伴提莫西·巴拉科特退隐江湖享受生活之后,奈特又瞄准了新的目标。

 

       资源为王

 

       在华尔街淘金的同时,奈特已经在伦敦租下一间小小的办公室,打出了“雅各布与奈特·罗斯柴尔德投资公司”的头衔,这家公司主要在东欧地区从事石油与金属矿产投资。之所以用父亲的名字打头阵,是因为雅各布在俄罗斯能源领域的影响力:他与尤科斯石油公司前老板霍多尔科夫斯基交情莫逆,担任着尤科斯“开放俄罗斯”慈善基金会的理事,在该基金会的理事名单上,还可以看到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另一位好友——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

 

       借助家族关系,奈特很快打开局面。他在乌克兰投资的石油开采生意如火如荼。然而随着尤科斯案发,霍多尔科夫斯基入狱,雅各布至少从表面上失去了与俄罗斯的商业联系。这时他的儿子找到了另一个亲密的生意伙伴,那就是奥列格·杰里帕斯卡。

 

       俄铝和杰里帕斯卡对于奈特的意义,不仅在于可观的投资收益,更是他独立自主的斐然业绩,他终于可以不必依赖“父亲的老友”或是“家族姓氏”。在俄铝的招股说明书上,“奈特·罗斯柴尔德投资公司”作为基础投资人位列其中。而财务顾问一栏填写的是“内森·梅耶·罗斯柴尔德父子公司”(NM Rothschild),这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母公司的名字。奈特以一己之力为母公司赢得了资源角逐的重要地盘,也为自己赢得了家族中的一席之地。

 

       俄铝在香港上市后,奈特马不停蹄地回到伦敦,筹备另一家上市公司Vallar Plc,该公司将主要进行采矿行业的投资,特别是南美、俄罗斯、东欧和澳大利亚等地区。这一次,他的合伙人是盎格鲁-美利坚公司煤炭与金属部门前负责人詹姆斯·坎贝尔(James Campbell)。2010年7月,Vallar Plc成功登陆伦敦交易所,IPO募资10.7亿美元。此前不久,奈特刚刚度过39岁生日。

 

      关于奈特的下一步行动,市场上议论纷纷。有传言说他可能准备收购巴西铁矿商Ferrous Resources,因为该公司6月取消了在伦敦上市的计划;也有人说他将收购老牌钻石矿商戴比尔斯,因为后者正面临管理层动荡,而且奈特现在的合作伙伴詹姆斯·坎贝尔恰好来自戴比尔斯的主要控股方——盎格鲁-美利坚公司。

 

       当然,还有瑞士公司Glencore。奈特在2008年投资该公司后,便以类似主人的姿态频频发言。他认为Glencore可以考虑全面收购其控股的上市公司Xstrata(注:现为全球第十大矿业公司,Glencore持有其40%的股份),以便建立起压倒澳洲两拓的矿业巨无霸。

 

       Glencore的创始鼻祖马克·里奇曾被问到投资哪种资源最赚钱,他答道:“所有资源。因为世界要为越来越多的人生产越来越多的产品,所以必定需要越来越多的原材料。”30年前马克·里奇被美国政府通缉后一直避居瑞士,奈特·罗斯柴尔德也取得了瑞士国籍并定居于此。虽然无法证实两人是否经常见面,但奈特很可能从这位老前辈身上学到了不少经验。当年马克·里奇在中东战火中异军突起,依靠手中掌握的石油资源成为傲视群雄的霸主。如今虽然时过境迁,“资源为王”却仍是颠不破的真理。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