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重阳琐记  

2010-10-23 12:08:30|  分类: 精神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阳琐记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重阳琐记

文/利维

 


        今天是重阳节,写点东西。

 

       周处的《风土记》应该是比较早记录重阳时令的文字典籍之一,《风土记》记录有江南阳羡一带(今江苏宜兴)的地方风俗,它是我国最早一部介绍地方性时节、风土习俗的著作。《风土记》里记录重阳的那段文字为:“九月九日,律中无射,而数九俗于此日。以茱萸烈气成熟色赤,折其房以插头髻,云辟恶。气而御初寒(又曰:世俗亦以此日折茱萸费长房,云以插头髻,云辟恶)”周处老师没有在自己的记载里提到登高,但是后来的人可能觉得登高是辟恶的最好方式之一;古人常在清明节远足踏青,而在秋高气爽的重阳节,则欢喜登高望远,思亲怀旧。九为阳数,九九为重阳,但为什么要在重阳节登高怀旧呢?魏文帝曹丕在写给钟繇的信里说:“岁月往来,忽复九月九日,尤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但是曹丕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三联的朱伟老师提的南朝梁吴均《续齐谐记》中的说法很有意思,东汉有个人叫桓景,拜仙人费长房(不是李一道长啊)为师,跟着他游学修道。有一天费老师心血来潮地对桓同学说:“今年九月九你有大祸,听我的话,用小布口袋放点茱萸,系在手臂上然后登山饮菊花酒,就无事。”果然他逢凶化吉,而家里禽类皆暴死。桓景和费长房之事要放在现在,我一定会怀疑费老师是不是为某生产菊花酒的厂家做了代言。不过如果这样的话,葛洪老师也许做了更早的代言,《西京杂记》里就说汉高祖戚夫人“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饵。饮菊华酒。令人长寿。菊华舒时。幷采茎叶杂黍米酿之。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饮焉。故谓之菊华酒。”

   

       是不是有一种猜测是九九重阳正逢冷热交替,人容易上火、肠胃风邪,寒热疝瘕,而茱萸和菊花在此季节繁盛又能治病,那些作物开在山间,因此古人要爬山去采撷方能取回用药,久而久之形成登高的习惯?或者这个季节容易流行疫病,而登高又能够躲避瘟疫,像是1665年和1666年牛顿的经历一样。1665年夏,伦敦瘟疫大流行,为避免传染,剑桥大学被迫停课,牛顿回到了家乡伍尔索普村。在家乡的两年中,牛顿把大学里学过的课程,作了系统的整理和认真的思考,在果园里,据说有个著名的苹果掉下来砸到他头上。。

   

      周简段先生在《神州轶闻录》里写有:北京人重阳登高,近者到景山、北海、法塔,稍远则去万寿山、玉泉山、香山、西山八大处,乃至居庸关、八达岭。“居庸叠翠”为“燕京八景”之一,此地苍松翠柏,山峦起伏,游此既是登高,又可赏景;而去香山碧云寺的游客必以攀“鬼见愁”欣赏满山的红叶为乐事。英格兰东南部是广大的平原,牛顿要躲瘟疫只好去果园,那里有苹果;在中国,古人躲避瘟疫选择去山上,那里另有茱萸和菊花可供医疗。费长房的事情也许不是装神弄鬼,如果家禽死了,也许是瘟疫。而重阳这一天,除登高以外,还有饮酒赋诗、持螫赏菊,以及琴棋竞艺等项活动。真是一个士林雅集的节日!

   

       重阳节也有老人节的意思,不过今年的重阳节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我的外婆快要死了,遇到死亡我会想一些本不该专注的想法,但是我其实更喜欢在重阳节就死亡来聊幸福这个话题。今天我来说一说这个星球上最幸福的两批人,我之所以说他们最幸福,是因为他们确实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而这个世界均能给予他们满足或不满足、淡定或激情、对世界一无所知或又知之甚多。总之,我谈论那两批人目的是说明幸福对我们而言均充满不同的意义。

   

       我很难定义第一批人,也许你在乡间的爷爷奶奶属于其中,总之他们习惯生活在闭塞的乡间,他们每天的生活(以我外婆为例)就是给子女做饭,还有下地劳作,他们从不希望了解更多新奇的事物,对他们来说,整个星球就是田地庄稼、牲畜家禽、子女琐事以及在他(她)居所中心向外辐射的两三公里范围内的家常。再以我的外婆为例,她一辈子没有出过自己的县城,我是说她永远不会想知道自己生活的21世纪对像她这样的农村老人意味着什么?我们这些出生在80后的年轻人所熟知的词汇对这样的老人来说,就像是在我们童年时,老人给予我们的玩具一样,因为他们觉得这些事物仅仅意味着它们是否让子女活得更加舒心。她没有接受过任何我们通常理解的“教育”,她不会知道民主和自由,也不想知道这些词语的定义。不过她知道什么是恰当的好日子:家庭和睦,邻里安康,庄稼丰收,孩子们都可以吃饱饭、上好学,在她这样的老人经历一些不公的事情后,所擅长的就是唠叨几声然后恢复常态,老人习惯于委曲求全。

   

       最近我的外婆病入膏肓,她已九十有三。我是说她即便在现在都觉得自己一辈子过得非常幸福,而在我看来,她的病榻前至少站着两个尖酸刻薄的儿媳妇,而她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则终生有轻微的精神疾病。不过这些事情对这个老太婆来说似乎就是觉得子女都有不可改变的宿命,甚至有些人的尖刻也有其理由。像这类人,我无法理解他们对周遭世界的麻木(如果我可以用“麻木”这个词汇的话)以及好奇心和想象力的丧失,但是我觉得他们拥有一种超然的品质,他们的幸福感超越了周围的多数人。在我们不满足于这个世界的诸多事物的时候,他们平静的心态除了让我们愤慨之外就是让我们羡慕了。谁又能说他们不幸福呢?

   

       第二批人和第一批人毫无相似之处,问题是他们的幸福基本上来自于他们对很多世人喜欢关心之事的故作逃避,我来用叔本华的说话来表达这个意思,那就是“逃避日常生活中令人厌恶的粗俗和使人绝望的沉闷,摆脱人们自身反复无常的欲望的桎梏。”,对第二批人来说,这个出路就是科学和艺术。不妨让我来描绘这第二批人的心态(因为我似乎更容易理解他们):他们中的很多人确实是被自然迷住了,这些人对持续深入的理解力有一种渴望。每天我们都会遇到问题,但对他们来说,这个星球存在的目的就是提供给他们解决这些问题的舞台,然后他们紧接着就会问更多的问题,从而被自然规则深深迷住了。每天他们遭遇的问题都像是一个挑战,一旦想知道自然中的某些事情为什么会运作和怎样运作,他们就会被一种东西驱动着去想要去寻找答案。他们彻底被问题所迷住了,在得到答案前,他们甚至无法停止工作。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领略了专注、智性的乐趣、自然之力的报答、对外在世界的忽视,这是他们的幸福。

   

       我毫无兴趣为这个星球上的人划分阶级种类,对我而言,种族肤色性别、受教育程度、薪水等等都是垃圾之物,不值一提。我不清楚你从事的是什么职业,你现在为何事奋斗,甚至我不清楚你是否为你当下所做的事情感到愉悦。我只是觉得多数人需要在踏进火葬场之前给自己一些希望,以便让他们觉得自己有事可为。像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个爵爷所说:“我压根不希望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在我作古后,那些事情与我何干。”格罗奇.马克斯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在一次脱口秀上说:“我为什么要关心子孙后代,他们能为我做些什么?”上述两个人我可以作证他们均不是虚无主义者而是实用主义者。我觉得人们都巴望自己获得幸福。问题是幸福对于任何人都无法确定其定义,技术总有一天可以解决你的温饱,看起来未来的你无须为生存做出很大的努力,毕竟对很多人来说,要活着无非是饱餐足睡,放心我们的子孙以后都会有。问题还在于我们都希望寻求刺激,因为一旦我们的大脑适应高变换的新事物,我们就无法回到过去。

   

       重阳节也该赏菊饮酒来应应时令,这种雅兴最大的源泉来自陶渊明的典故。《续晋阳秋》里说他“尝九月九日无酒,宅边菊丛中摘菊盈把,坐其侧,久留,见白衣至,乃王弘送酒也。即便就酌,醉而后归。”其实我昨晚也有饭局,我喝了白酒(其实我很少喝白的)。对像我这样不识酒局的人来说,喝酒唯一的技巧就是如果你觉得喝高了,就去洗手间把一些东西吐掉。这当然很伤身体,但最好的方式还是少饮酒,尽管在一些文化里,少饮酒只能成为口号而无法付诸实施。其实我的意思是喝酒也是有学问的,对此有很多书都讲这个。喝酒有很多动机,现在最多的动机就是应酬交际。但如果我苦恼的时候(例如失恋或者发现自己越来越愚蠢),我会选择借酒消愁(这更证明了我的愚蠢)。如果你怀此动机,那么我们一定只是把酒灌入喉咙里,以尽快把自己灌醉为目的。

   

       我听说古希腊人喝酒的风度很好,我是说他们习惯坐在那里举行酒宴。犹太人喜欢几个人坐在一起学习,因为犹太传统认为如果你一个人学习和理解问题,最终一定会走火入魔,而据说禅宗主张一个人静坐禅定。古希腊人也喜欢群聚而谈,你可以类比魏晋时期的那些酒鬼。也许你知道座谈会的英语叫Symposium,这个词语完全起源于古希腊,"Symposium"的意思其实是“一起喝酒”。哈哈。古希腊人喜欢坐在那里举行宴会,他们彻夜豪饮,但同时也谈经论道。事实上,他们还讨论得不亦乐乎。他们边喝酒边讨论,类似我刚才告诉你的Symposium,不过现在人们的座谈会目的不是喝酒讨论问题,而是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讨论下一次座谈会应该讨论的话题。古希腊人认为喝酒的目的开怀痛饮但又不至于喝醉。据说有一个故事发生在在柏拉图的飨宴上,参加的人都醉倒了,当然,除了苏格拉底(他拥有非凡的体能和克制力,有人说他在冬天都赤着脚走在冰面上),他看着周围说,他看到大家醉了,然后嘟哝着说:“好的,都没话说了,大家都睡着了。”然后他转身就走,我们知道如果说这是酒局的话,那么苏格拉底赢了。

   

       当然我不明白现在的中国人为何喜欢在饭局里彼此将对方灌醉。人们觉得这是表达情感的最好办法,但事实上这除了伤身没有任何其他实在意义,一切仅仅因为我们相信这类酒局文化就该如此,典型的文化意淫!酒很早就有,但我不认为中国古人觉得喝醉是君子所为,当然你喝醉了可以有更多文学的想象力。好了,就写到这里吧。哦耶!我觉得我们讨论各种文化,都需要一种氛围和底蕴作为基础,我们的物质条件是无法为你提供文化之美的,尽管你可能觉得自己有能力购买最美的菊花和最昂贵的酒,你也可以去任何一座山野对着农家菜大吃大喝,但是这仅仅是说明你仍旧是个酒囊饭袋。现在你了解为什么古希腊人认为思想者都发生在贵族阶层,因为如果你很忙碌,你就没有时间这边想想那边想想。你不可能在车间里一边干活一边背诵维吉尔的十四行诗歌,你也不太可能在应酬的时候和客人大谈基础物理或拜占庭建筑,我是说我们其实在退化,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