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0-10-28 00:14:26|  分类: 塔木德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说爱你不容易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想说爱你不容易


     
一般人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不喜欢通过学习和自省来构建自己的观点,然而却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的邻居在想什么,接着盲目从众。
                                               

                                                                                   ------马克·吐温(Mark Twain)

 


       有首歌的歌词是这么写的:“想说爱你并不是很容易的事,那需要太多的勇气。”《圣经》里说我们要爱人如己,我看如果这首歌是配合这个主题的话,除了需要勇气还得有点素养和智力。

 

       一直以来,犹太法典对于“以眼还眼”这类主题都有一种令人惊讶的一致态度,人们更倾向于将这个理解成经济上的赔偿和心理上的安抚,而非暴力相报;人们讨论实际的弥补措施,而不是采纳任何可能导致冤冤相报的结果。杀人固然要偿命,但是,多数情况下,犹太传统主张的精神是我们必须学会宽容和理解。但是,一个问题被提及:如果有些事情侵犯到我们正当的权益,如果有些事情确实邪恶不公,我们怎么能放弃维权,又或者,我们又怎么能让自己心如止水?即便我们善于宽容和理解,但理解罪恶岂不是对公义的践踏吗?

 

       我们知道在希伯来圣经里,报复并不是绝对被认为是错误的。上帝就对摩西说“你要在米甸人身上报以色列人的仇”嘛!参孙也说过“神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 这样貌似混帐的话嘛。但是犹太法典的说法可能会令我们大惑不解。犹太法典对这一主题的讨论集中体现在《节期.约玛书》中,有一段经文,换成现代人的口吻可以这么写道:

 

      《利未记》19:18里说:“不可报仇,也不可埋怨你本国的子民,却要爱人如己。”怎么理解“不可报仇”的含义?例如:A对B说:“请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下。”B对A说:“我不肯。”第二天,B对A说:“请把你的ipad借我用下。”A回答说:“我不愿意借给你,因为你昨天就不肯把手机借给我。”这就构成了报仇。怎么理解“不可埋怨”的含义?例如:A对B说:“请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下。”B对A说:“我不肯。”第二天,B对A说:“请把你的ipad借我用下。”A回答说:“好的,这是我的ipad,呐,我借给你,我才不像你昨天那种德行呢。”这就构成了埋怨。(尽管B没有报仇,但内心却怀有憎恨。)怎么理解“爱人如己”?有的圣人说:这是《托拉》的最本质的注解。上面只是说的普通借贷而已,那么如果是人事的纷争呢?你看那些被别人侮辱但是却没有恶言相向的人,再看那些遭受冤屈但却没有以暴力相报的人,《士师记》里就说:“愿爱你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这里的意思是说正义的人将不会采取任何报复性行为导致加剧争端,但是他将会将那些事情铭记于心,等待那些人求得他的原谅。

 

       噢!那是难以做到的,对不对,现代人?在犹太法典的注解者看来,碰到冤屈或不正义的事情,你必须把这个事情记在心里,(佛陀或老子可能允许你忘记),但是你不能怀有愤恨的情绪,更不能有过激的报复行为。如果细化一点,你被人欺负的时候心怀愤恨但没有采取报复行为,那么你道德虽不称为完善但是却值得嘉奖,但如果事件平复以后,你心里还有愤恨,那么奖状就得收回了。这是多么难以做到啊,而且,犹太法典也没有回答我一开始的问题:如果有些事情侵犯到我们正当的权益,如果有些事情确实邪恶不公,我们怎么能放弃维权,又或者,我们又怎么能让自己心如止水?即便我们善于宽容和理解,但理解罪恶岂不是对公义的践踏吗?

 

       如果我稍微聪慧一些,上帝会给我较好的理解力去理解这样的困惑。如果有一种报复可能会被认为是准确的,那么它和绝大多数被认为是错误的报复的差异在于首先是“我”和“我们”的区别,其次是理解在前还是愤怒在前的区别:你老王打我左脸一个巴掌,我不会把右脸给你打,但我会跑开,我不恨你丫,也不准备回打你一个巴掌;但如果一个歧视中国人的外国人打我一个巴掌,那我会使出乾坤大挪移或者葵花宝典,揍死他丫的鸟。同样,如果一件事情被宽容的后果是更多的人受到侵害,那么你将不能放弃回应的权利。但回应并不能理解成简单的打击报复,犹太传统过度强调我们必须尽力理解和宽容,而不是简单报复,就是因为我们人性里报复的火苗很容易被点燃,而一个完满的人则善于熄灭它,因为报复的结局很可能是冤冤相报,而理解和宽容则很容易走入富有建设性的康庄大道。简单地说,拉比们在这个问题上更多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怎么理解呢?当我问:“理解罪恶岂不是对公义的践踏吗?”我首先假设了我确定了罪恶,但我如何确定呢?在我把握事实之前,怒火很容易把我的观察力和理性烧毁。而在事实和真相被掌握之前,我没有权利以自己主张正义的权利去审判我自以为是的罪恶。

 

       上面的理解很可能因为继续思考而走入更广阔的思维空间,譬如,我们能理解真相吗?我们怎么去理解真相?从真相到法理再到人理,又是怎么运作的?显然,问题并不那么容易被简化。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思索之外,我们必须从过去的教训中学会怎么处理一些问题。如果古人做过一些愚蠢的事情导致了愚蠢的结果,你还在那里一边谈理性一边却还做着同样愚蠢的事情,那理性简直就幻化成了无法实现的理想。从历史书上,人性中偏爱报复的火苗从未被圣人的说教熄灭过,而在此基础上,一些存在过的盛世也是因为一部分贤人的自我牺牲而得以存之长久。以前语文课本上有将相和的故事,蔺相如就是个正面教材;再说点别的,很多武侠书里那些冤冤相报的案子,也不就是因为其中一些人出家或者某个人突然脑子一热地说:“俺原谅你了,草泥马”而皆大欢喜吗?到了这里,我还真就喜欢老子的辨证法了,老子说:“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孔子也说过“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嘛。圣人的学说更多在于我们怎么去理解,而不是随便搬来就用。一件事情怎么做,大道理有很多,但真正做的时候,技巧又比道理重要。我见过一些人和一些事情,有的人遭到不公的委屈,既能让别人改正又可以化解仇恨,这就很好。智慧的人应该懂得抑制大众的怒火,增强大众的理解力,再进一步教导人们为人背后做事的技巧。我看过一些媒体和记者,他们做事情的方式就很令人不齿,一腔热爱正义的热血却没有理解事情内部规律的能力,他们没有实现从感性到理性的飞跃,却自以为自己已经飞过去了。真是草泥马!

-----------------------------------

 

       我很好奇地想要知道:我们都明白最近有一些事情似乎很密集地发生,我们都很忧虑。但是,我想确定一下:是否这些事情的确在最近一个阶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密集地发生?这个问题的言外之意是:如果一件事情首先发生了,它是否会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从而使我们产生偏好?除非你告诉我:以往我们的周围确实很少发生这些事情,但是最近它们如此密集地发生,令我们产生合理的不安。此外,这些密集发生的事件之间,有没有一种关联性?如果它们各自独立,那么密集性能够很好的反馈一些问题,但是如果它们不是各自独立呢?尤其是当下的时代,我很好奇为什么总是一些事情会很群体性的发生,一个老师亵渎学生,接着这个月发生很多类似的新闻,一个官员跳楼,紧接着这个月又发生很多类似的跳楼新闻。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