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2011-03-10 18:37:57|  分类: 生命智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03月10日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文/利维

 

1,

 

       宁静并不是中国人的传统,“宁静致远”这个词也许可以比喻古代士大夫的精神,但在现代,你却可以诠释成另一种曲解的涵义:一旦你习惯于安静,就导致你和你的朋友疏远了。孔子当年的弟子司马牛据说因此得了忧郁症,还是他的童鞋子夏说得好:“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不过敬而无失、恭而有礼,没有一个字提到了安静。说实话,我不知道静是不是中国人传统的礼仪之一,然而我很清楚,相比于静,我们更喜欢喧哗和热闹。在外面吃饭,我们习惯于大声说话并且巧如舌簧以便调动气氛,在外面乘坐的士,出租车师傅习惯于搭讪,当你坐在车上默不作声,一片死寂,你为本能地感觉不安,”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了?“你如是地想。

 

       当年有一个半途转折去学心理学的数学家讲我们的思维分成两类:视觉思维和听觉思维,那些创造力特别强大的人据说都是视觉思维,而一些逻辑性很强的人则是听觉思维异常强大。犹太教本质的精神背后是:听着,以色列人,上帝我们的神是唯一的神!此外,犹太法典里不时说:来,并且仔细倾听!作为书面律法的平行部分,口头律法在以色列人实际的生活中占据更为重要的作用,口头的意义就是当学问延续的说话,学生的听觉记忆和老师的口头教诲一样重要。很多艺术家显然是视觉思维,一些创造力巨大的理论物理学家也具备这样的能力,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告诉别人,当他联想一些数学公式的时候,他看到的是眼前漂浮的彩色符号,而当他分娩物理定理的时候,他所做的好像就是艺术家的工作:不断设想一些定律模型的直观动画。“就像过电影一样,他的学生很难理解迪克(费曼昵称)的思维方式.“费曼的同事默里.葛尔曼这么说道。

 

       中国人的逻辑性历来不强,这一点在墨子时代后就是如此,但我们也许是合格的听觉思维者,这种听觉思维和我们所继承的很多祖先的习惯一样,被赋予不同的意义,我们的听觉是一种秩序和情感,秩序是我们大喊“万岁万万岁”的时候产生的,而情感则是你的祖父祖母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的子孙在饭桌上热闹喧哗产生的。秩序可以出自希腊的城邦,也可以出自独裁的统治,类似有人猜疑11年春晚的金鱼魔术一样,他们说鱼的肚子里被塞进磁石而遭人控制,那么在很多地方的秩序也类似于此,人们的大脑被无形中放入磁石,然后他们的统治者可以操纵电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来这种手艺”,魔术师这么说道。而在另一些地方,专制者也这么形容自己的手艺,“人们的脑子里有着他们不想摈弃的磁石,这是我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传给我的手艺”,这些肥肠满脑的人开心地笑道。当然,构成国家的家庭中,秩序依然被赋予相同的意义但却成功的蜕变成我们华美的传统。家庭对我们的意义类似上帝对犹太人的意义,马克思说犹太人世俗的神是金钱,这句话当然也适用于改革开放后的我们。产生金钱的手段决计不需要什么秩序,但操持家庭却定然要有秩序维稳。

 

       听觉给予了我们处理矛盾的强悍能力,算命瞎子不需要看到东西,依靠一张江湖练就的口舌就可以扭定乾坤,他的能力并非他的说话,而是我们的耳朵连着我们的欲望而不是我们的头脑。不言自威的背后说明的是东方不败式的孤寂,你找不到对手了,所以你才沉默,这暗示这除此之外,我们都应该制造喧哗,这种喧哗可能是家庭情感的宣泄,可能是纵横家式的鬼谷之术,也可能是拉近四海兄弟的必要手段。

 


2,


       知识分子在我们周围已经成为了贬义词,这种贬义的另外一个意义可能是生存规则决定的,一旦书生遇到了兵,说不清楚的道理就可能直接刺激那个书生扔掉书本,投身暴力和强权。但是那个书生也可能是糟糕的教育养就的,亚里斯多德认为知识充斥在世俗世界的每个角落,但如果你觉得知识只是搁置在大学图书馆里的陈旧器物,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嗯,你的看法可能是你父母老师或者邻居的厂长叔叔从小就灌输给你的。印度人创作了《三傻大闹宝莱坞》,而中国人还在类似支持国产大片的口号中被一堆娱乐垃圾强化自己早年形成的看法。一个人,你、我或者他,也许已经忘了知识分子无非是一个多义词,给它附加严格定义的傻瓜不会明白知识的真正定义。思考,一开始是一种心态,后来形成了方法,再后来则形成习惯;思考是知识分子区别于他人的武器,而思考的目的在于使我们从日益增长的欲望和感性中解放出来。你说我们需要一场启蒙,启蒙无非是教导我们怎么形成思考的习惯,对错无关紧要,如果你有了习惯,你可以在错误中不断学习。

 

      不过,什么样的听众造就什么样的演讲者,什么样的读者造就什么样的写作者。哲学家在台上思考,然后台下听众跟着困惑,哲学家说一些问题尚待分解和区分,然后台下听众跟着造反:“我们需要一个正确立场和一个标准答案!”群众需要方向,哲学家给不了,于是部分的演讲者转身一变成为了把玩人们心理的木偶玩家,而还有部分的演讲者则蜕变成启蒙者,“人们需要学会提升自己的认识和判断之力!”他们大喊,群众散去,留下了一部分愿意成为探索者的新哲学家,他们以前是听众,后来成为了学习者和行路人,不过他们先前的朋友,则甘愿作着木偶,木偶有木偶的幸福,他们不需要思考,当他们需要幸福,木偶玩家会给他们施舍,但他们得到了痛苦,玩家则赋予他们麻木的力量,此后他们依然是幸福的。唯一的问题是玩家不能令他们看到探索者和另一群满脸欢笑的行路人,探索者给予木偶的事实可能会减低麻醉剂的作用,而那些欢乐的行路人,则让木偶困惑和恐惧。玩家让木偶憎恨他们,并且操纵着他们去破坏探索者和行路人的幸福。

 

       我知道,神马都是浮云。

 


3,

 

       微博的好处就是简短且互享的途径更为便捷。

 

       我早就迷上了微博并且享受其中,未来它也许会被新的东西替代,但是我不会因此拒绝目前的快乐。我的思考是琐碎的,是软弱的,是无根的,甚至是混乱的,这适合微博给予我平台的诸多特性。在微博上多数东西是有趣的泡沫,博人一笑但却无法令你回味,和多数人一样,我热衷于关心明星的新闻,嗯,为什么不呢?

 

       新浪给了我认证,满足了我日益增长的虚荣的需要。因为微博,我甚至冷落了博客。你知道那里到处是扯淡,无尽无止的扯淡。

 

       你知道,你永远不知道坐在对面计算机前面的是不是一条狗,这句话以前很红。不过换一下依然适用:你知道,你永远不知道坐在那里发微博的是不是一条狗。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