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义仓文化对中国当代公益文化的启示  

2011-03-14 14:33:13|  分类: 道德文化---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义仓文化对中国当代公益文化的启示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义仓文化对中国当代公益文化的启示


       现在一般认为中国的公益文化来源于西方,特别是谈到当前的中国慈善和NGO(社会组织)的发展时,认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才逐步引入进来的。所以在讨论中国的公益文化时,总是带有很大的“舶来品”的色彩,他们认为历史上中国是不存在公益组织和公益文化的。这种隔断历史的观点我认为有些片面,至少从上述义仓个案的分析中可以看出,中国历史上一直到了近代都有一套保留了数千年的公益组织体系,这些义仓组织随着历史的演变,逐步成熟,远远超越了传统意义的“救灾备荒”的功能,并且具备了基金会的功能,对这社区内成员的互助性借贷,对于教育、老人的资助,对于贫穷人的关注,一点也不比当今的中国公益组织差。

 

       就当前中国的民间组织发展现状来看,数量虽然不少,但是在质量方面却不尽人意,例如草根机构在理念和管理等方面过渡依赖于国际民间组织的输入,官办组织又带有过多的行政色彩,中国的公益资源在全世界上也是出处于最低水平,而自发的探索却又往往无木求鱼。因此我认为,整理和发扬义仓文化,重新找回中国公益文化的根,对于当代中国民间组织的发展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

 

       1、在公益文化和理念方面,我认为中国的民间组织应该首先继承中国文化本身的一些的好的元素。

  
       如儒家的“忠孝仁义理智信”,佛家的“公益”,道家的“和谐”,从这些传统的文化元素中去创新当代的公益文化和民间组织文化,这些文化因素因容易被普通民众接受,因此会有效调动蕴涵于民间的公益资源,也有助于草根民间组织们走出理念创新上的困境;

 

        2、在组织管理方面,古代义仓一千多年的发展经验,为当代民间组织的管理创新提供了可参考的范本。  


       例如有名的‘范式义庄’,在中国存在了一千多年的历史,即使是本文案例中的义仓,也有数百年的发展历史。义仓组织能够持续长久存在,并且避免战乱、灾害、改朝换代的影响,其在管理方面必然有一套非常成熟的体系。通过对本文中的案例及其他资料的分析,我认为古代义仓之所以能够长期存在,具有较强的生命力,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1)与宗族等中国传统社会组织相结合。可以说义仓多衍生于宗族组织,义仓文化也是宗族体系的一部分,正因为有宗族这个“靠山”,所以义仓在公益资源动员、组织认同、制度/规矩建立上要相对容易很多,也相对持久些;

 

      (2)组织机构上与中国传统的乡绅治理体制想结合。从案例中来看,主要的发起者、捐助者和管理者“首事”,都是本组的殷实之户--乡绅,而且推举的“首事”也多为德高望重的老人,一般而言传统乡绅在乡村的治理中多起到保护作用,因此这样的组织机构相对更能得到成员的信任,因此也更稳固些;

 

      (3)基于主流文化产生,具有很强的社会认同感。义仓的发起和管理都主要基于儒家和佛家的思想及文化,在民间普通百姓中相当有市场。因此不会存在不信任、不理解的文化排斥现象;

 

      (4)得到了官方的认可支持。义仓的赈灾功能是对官方赈灾制度的补充,也是稳定乡村社会的重要方式。因此历来受到统治者的重视,上至皇帝,下至州县父母官,纷纷表态对义仓进行鼓励和支持。一些义仓还得倒官方的直接支持,这些支持包括了政策、法律和资金等多个方面。正因为有了这些支持,使得民间的义仓组织具备和合法存在的身份,这也是义仓能持续发展的原因之一。

 

       因此,我认为中国民间组织在管理方面可有如下几点向义仓借鉴:

 

      (1)民间组织的建立之初要考虑组织建立的社会组织基础是什么,能否与传统的社会组织体系相结合。例如一个农村文艺队的组织基础往往可能是传统的庙会组织,这样的文艺队因为不仅仅是娱乐功能,而是有信仰的元素存在,因此也往往更为持久些;一些青年志愿者组织也要要考虑自己发展的社会组织基础是什么,一般而言,一些松散的义工组织不能够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原因就是缺乏这样的社会组织基础,因此我认为当前的义工组织可以跟老乡会、同学会、结义团队等传统组织相结合,这样建构的组织凝聚力会有所增强,发展的可能更为长久些;

 

      (2)民间组织在建立内部制度时,不应该盲目采用单一的“选举”制度。其实选举的目的也是为了“举”出能人/贤人,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即可,在这一方面,我认为一些社区性的组织(内部相互了解)完全可以借鉴传统的“推举”等方式,尊重社区本身的一些结构和习惯,将合适的人才“举”出来;

 

      (3)民间组织的独立自主发展更需要首先在思想上也独立起来,而继承传统文化是民间组织思想和理念独立的前提。如上面所谈到的选举和推举,我认为关键是民间组织要重新对“民主”、“发展”、“社区”,甚至“NGO”等该概念进行重新反思和定位,这样一来就会给中国的民间组织们开辟一片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基于我们的思考,再与国际对接和交流;

 

      (4)民间组织的发展,既要根植于传统文化,也要在保证自己特质的基础上与当前的主流和官方文化及意识形态相结合。民间组织不应该是社会的另类和异类,而应该努力成为社会文化的一部分,不是自甘堕落而是努力创新和影响,此外政府也应该对民间组织加大扶植力度,好的成熟的民间组织体系,不光是乡村也是整个社会的稳定器;

 

       3、义仓作为一种基本的社区灾害救助机制,也应值得政府和社会组织们借鉴。

  
        可以考虑在灾害易发生地的乡村推广和建立这样的组织。如以村为单位,建立“社区粮食银行”,兼具社区储蓄和小额信贷的职能,即将古代义仓以粮食为主的实物运作,加上当今资金互助的资金运作功能,将资金和实物相结合,平时资金借贷,还粮作息,救助社区孤残老人,扶贫助困,当发生灾害时即发挥救灾的功能,作为政府和民间机构救灾体系的补充,其效果要更加明显。

 

       此外,从对义仓的发展历史中也有很多教训值得我们关注。

 

       据史料记载,唐玄宗时期,朝廷因财政吃紧,便开始打起了义仓的主意,针对义仓征税,这使得很多义仓消亡,明代的直隶地方志也记载,当地的一些义仓成为了地方官吏和豪强们谋取利益的工具。因此,我认为一方面民间组织要改善自身的管理,避免成为个人谋取利益的途径,政府在对待这种社区公益性的民间组织,也要保证其独立性和公益性,要有相关立法来保证,保证这些公益组织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害。

 

       五、义仓文化的复兴  

       有幸能挖掘到这个义仓的案例,似乎冥冥之中有些天意:那块乾隆三十六年的碑记,竟然也是在辛卯年,没想到这一晃已经是三个甲子过去了,本来已经尘封于孤寂中的辉煌,期待能发出它本身蕴含的光芒。

 

       感到欣喜的是,我们在网上又搜索到了一些信息。在我们所考察的吉安市,已经有一个叫“一勺米”的民间组织。虽然新成立不久,但是从该组织的创始人简艺的介绍来看,他们是受到家乡的“义仓文化”的启示,他们一次在农村纪录片拍摄过程发现当地的‘义仓助学’传统,村民定期交纳一些谷物,并将谷物资助家庭困难的儿童上学,并发现当地还有一个叫“食物银行”的民间组织,便想着如何将这种文化和精神发扬光大,效仿古人的义仓助学之风,于是几个井冈山大学的学生便创办了这样的一个民间组织,并发起了‘一勺米’公益行动。

 

       从他们的故事里能够看到,他们已经继承了义仓的很多元素,他们不认为是金钱是维系公益的唯一纽带,在他们的行动中更强调社区内成员本身之间的实物的互帮互助,他们接受少量米面的捐赠,但是拒绝金钱的资助,他们发动了普通的民众参与,让普通民众受益,这些内涵本身已经表明他们回归到了古义仓文化的精神内涵。

 

       相信不久的将来,有更多的人士和机构关注义仓等中国古代自身的公益和公益文化,并将这些文化和精神吸收、继承和发扬,以创新和建立中国自己的民间公益体系。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