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中华文化 无为而无不为  

2011-05-03 13:17:52|  分类: 中华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文化 无为而无不为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中华文化 无为而无不为

----掌握无为而无不为的法宝

 
       世上有很多喜欢老子的人,也有很多不喜欢老子的人,却很少真正读懂了老子的人。老子难懂,不在道的玄奥,全在一个“无”字。“无”字确实难懂,但是,一旦懂了,就能获得大彻大悟,无往而不胜。 

 
       喜欢不喜欢老子的人,多承认老子的“道”就是宇宙的本源和本体,也是宇宙的本质,对“道”的认识似乎没有问题。但是,对老子的“无”,认识就不同了,而且大多错了。几乎所有喜欢老子的人,都说老子的“无为”不是不作为,而是不妄为。几乎所有不喜欢老子的人,都说老子的“无为”是不作为,是反动的,消极的人生观,要批判,不可取。  


       那么,应该怎样认识老子的无为,才是正确的呢?首先,要知道老子的“无”和“有”是同出异名。《道德经》第一章(通行本)就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由此可见,老子的“无”和“有”都同出于“道”。 

 
       其次,要知道“无”和“有”是“道”的两种不同表达。“无”表达“道”的内在本质,即无形无状的混沌一气,周行不殆的精(物)神(意识)本体;“有”表达“道”的外在形态,即聚气成形。我们看到的“有”形的万事万物,都是“道” 气的变化,而无形的“道”,一旦化为“有”形,就成了具体的事物。

 

       从一个具体的事物出发,可以有两条不同的认识路线。一条是“正”的路线,就是从具体的事物出发向外或向前看,这样,必然看到一个由简到繁,由少到多,不断分化,离道渐远,难以把握的“有”形世界。一条是“反”的路线,就是从具体的事物出发向内或向后看,这样,必然看到一个由繁到简,由多到少,不断同化,离道渐近,掌控自如的“无”形世界。

 

       所以,老子又说,“反者道之动。”“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周易》就是典型的前识者,由太极到两仪,由两仪到四象,由四象到八卦,由八卦到六十四卦,至此,六十四卦外部的不确定性已经变得难于驾驭,这就是“有”为。布莱尼茨受到《周易》的启发发明二进制就是典型的“反者道之动”,就是“无”为而无不为,由二进制而产生计算机,已经极大地改变了这个世界。我们研究《周易》,研究一切中国上古文化都要向布莱尼茨学习,从纷繁复杂的万千世界往回追溯。布莱尼茨回溯到阴阳就改变了世界,我们如果能够回溯到“太极”,会是怎样?回溯到“道”又会是怎样?这是一个大得不得了的问题。】 

 
       知道了“无”和“有”的上述含义,正确理解“无”为和“有”为就不难了。所谓“无”为,就是在事物尚未成形之前,作用于事物本质的作为,作用于无形的作为,在无形之中决定事物性质的作为,因此,“无”为其实是追根究底的大作为。所谓“有”为,则是事物成形之后,作用于事物形态的作为,作用于有形的作为,在有形之中影响事物外部形态的作为,因此,“有”为只能是涂脂抹粉的小作为。  


       理解了“无”为和“有”为,对于正确认识我们的客观世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比如西方的现代工业文化,以其片面追求物质财富的不断增长为特征,就是一种典型的“有”为文化,因此,西方人无法认识生命的本质意义。中国的原道文化,以其全面维护阴精(相当西方的物质)和阳神(相当西方的精神)的相生平衡为特征,就是典型的“无”为文化,所以,中国人可以认识生命的本质意义。

  
       再比如,一味地“发展”“经济”,就是不断扩张“有”形的物质世界,就是“有”为,它不会给人类真正的幸福。而加强信仰和理想教育,就抓住了解决一切问题的源头,就是“无”为,它才能带给人类真正的幸福。  


       又比如,西医对生命和疾病的认识与作为,都是以人体的形质为对象,这就是“有为”,所以西医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中医对生命和疾病的认识与作为,都是以人体的“气”为对象,这就是“无”为,所以中医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又比如,为子女储蓄财富,是非常坏的“有”为,这是害了自己的子女。努力地让自己的子女受到高尚的道德教育,是非常好的“无”为,这是真的爱护自己的子女。 

 
       又比如,资本主义者把解决住房问题的办法放在“价格”上,就是不解决问题的“有”为。如果社会主义者也跟着研究如何降低“价格”,就失去了“无”为的法宝。中国的住房问题,乃至医疗、养老、教育、食品安全等所有民生问题,最根本的作为,都必须着落于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上,维护国家宪法所规定的公有制度,就不会出现住房的买卖,没有买卖,哪来的“价格”问题?

 

       拿国家公有资源进行个人之间的交易是违反国家宪法的。退一步说,法律规定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必须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就是社会主义的根本性质不能变,就是市场交易的买卖双方必须是国家或者集体,然后由国家或集体分配给个人。这种情况下的分配也可能不公,但这种不公是有限的,不会动摇国家的根本。社会主义者对于社会问题的批判,如果不能打在毒蛇的“七寸”上,不能指出对方的问题在于违法,是要被毒蛇反咬一口。【把社会主义者说成“文革的余孽”就是毒蛇对人的攻击。】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