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西方经济学的颠覆:人性自利须改为“我”性自利  

2011-07-14 11:20:50|  分类: 思本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方经济学的颠覆:人性自利须改为“我”性自利 - KC.Jeremiah - K.C. Jeremiah
 
西方经济学的颠覆:人性自利须改为“我”性自利
文/欧阳君山

 

   注目礼理论之所以具有颠覆性,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揭示了另一个更为司空见惯的常识——“我”。

 

   西方经济学认为,一切价值都必须产权清晰,能够还原到“我”,要不然即造成“所有者缺位”。

 

   注目礼理论更进一步提出并实际显明,学术概念也必须“产权清晰”,倒非说某概念就是某个人的,而是说要能够还原到“我”,出于“我”的算计,符合“我”的价值或利益最大化,要不然只能是含义模糊的,定义更不可能彻底。

 

  “我”是最小的逻辑原子,其他概念都应该从“我”而来,一切脱离“我”的概念,必定凌空蹈虚,本质上都是假的。

 

   包括西方政治学在内,西方思想真正的破绽是抽象谈论人性自利,哪里有什么“人”呢?世界上只有一个个的“我”。

 

   当世之昧,令“老夫”痛心疾首!国际金融危机和中国房地产泡沫之祸正是因于对缺乏主语“我”的均衡价格(市场机制)的无条件套用。

 

——前记

 

[链接]

 

茅于轼先生谈“注目礼”:学习新理论要有好的态度和方法 http://video.sina.com.cn/v/b/56022486-1338246804.html(视频)

 

卢周来先生谈“注目礼”:从“小我”到“大我”的励志故事 http://video.sina.com.cn/v/b/56531118-1338246804.html(视频)

 

《西方经济学的颠覆》演讲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406940100xqy3.html(文字)

 

网友“江际橹翁”读《注目礼》笔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406940100xtaw.html(此文有助于化解诸多对注目礼望文生义式误读)

 

(视频亦可打开http://blog.sina.com.cn/zhumuli见页面右下方视频播放器)

 

  按:“一个很了不起的发现”——《注目礼》研讨会暨新书发布会于2011年7月8日下午在北京出版创意产业园举行,“老夫”作了《西方经济学的颠覆》的主题演讲,解释了注目礼理论为什么具有颠覆性。演讲中之所以自称“老夫”,原因主要有二:一是用过两个笔名,一是“老君山”,一是“孕夫”,二者合并简称“老夫”;一是注目礼理论是个返本归源的基本理论,颇有老气,但不横秋。本文是演讲的后半部分,传出一声呐喊:

 

西方经济学,注目礼大爷喊你回家读书!(音效见附件)

 

读罢此稿,中华船山网常务副站长胡井泉先生感言:“道理人人心中皆有,理论个个笔下俱无,振聋发聩!”

 

(前略)

 

   再回到微观经济学泰斗茅于轼先生所说的注目礼思想“整个颠覆了经济学”的问题,前不久某经济学者在电邮中对我有一番警告和劝导,大意是:君山,你对西方经济学的批判我不敢苟同,西方经济学是我我读到的最讲逻辑的学问,已发展近三百年,难道史上也包括现在的济济精英都在吃干饭?

 

  “老夫”现在作一个公开回应,因为这恰恰也是我深感迷惑的一个问题,老夫自从几年前接触西方经济学以来,对西方学术精英们把经济学折腾达近三百年之久、至今仍似懂非懂深表吃惊,只能够遗憾地说:济济精英们不只是在吃干饭,而且一直在吃软饭!谁的软饭?这个人就是西方经济学的老祖宗、被誉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但亚当·斯密的软饭真的香吗?

 

   俺不说,咱们还是让亚当·斯密自己来说吧,人的劳碌和忙碌真的是在满足吃穿或者说生活必需品吗?亚当·斯密说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辛苦和劳碌是为了什么呢?贪婪和野心,追求财富、权力和优越地位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是为了提供生活上的必需品吗?那么,最低级劳动者的工资就可以提供它们。”(见《道德情操论》第60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11月第1版)

 

   不是为了生活必需,那是为着什么呢?斯密再一次直截了当地问道:“遍及所有地位不同的人的那个竞争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按照我们所说的人生的伟大目标,即改善我们的条件而谋求的利益又是什么呢?引人注目、被人关心、得到同情、自满自得和博得赞许,都是我们根据这个目的所能谋求的利益。吸引我们的,是虚荣而不是舒适或快乐。”(见《道德情操论》第61页)

 

   有诗云: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我补充一句:遇上注目礼,自由也让道!斯密明确写道:“尽管这(注:即为注目礼而辛劳而奔波而操劳)会产生一种约束力,使他随之失去自由,然而,人们认为,这使大人物变成众人羡慕的客观对象,并补偿了因追求这种地位而必定要经历的种种辛苦、焦虑和对各种欲望的克制;为了取得它,宁可永远失去一切闲暇、舒适和无忧无虑的保证。”(见《道德情操论》第62页)对注目礼而言,自由算个什么鸟!

 

   经济学的老祖宗根本就不认为人是在追求财富极大化,事实上也没有谁在真正追求财富极大化,财富充其量只是一个工具和载体,那我们还谈什么经济学呢?第一步就错,基础就错,还谈什么做学问?那不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跑越远吗?差以毫厘,谬以千里,西方经济学还没开始就差了一万里。最早界定“经济人”概念的约翰·穆勒曾旗帜鲜明表示:“没有一个政治经济学家会如此荒谬地认为人类事实上如此(注:即人追求财富极大化),但这种假设是这门科学研究的必要方法。”我们天天在谈论经济学,却连人真正的需要都不能扣住,从一个明显不符合事实的“经济人”假设出发,把巍巍理论大厦建立在沙滩上,难道还不荒唐?

 

   不少朋友建议老夫回避“颠覆”一词,难道谁规定了西方经济学就不能颠覆?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教导我们:“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中华先哲文天祥教导我们:天地有正气,于人曰浩然!难道我们注定就要低三下四?难道我们注定就要猥猥琐琐?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堂堂正正、不可以气贯长虹呢?

 

   老夫只恨其生也晚,西方经济学这种逻辑上极其糟糕的玩意儿三百年前就应该颠覆。如果三百年前就颠覆了,人类社会可能就没有近现代的黑暗历史!如果三百年前就颠覆了,大自然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千疮百孔!如果三百年前就颠覆了,人类就不会有今天的忙忙如热锅之蚁、惶惶如丧家之犬!

 

   睁开我们的双眼,开启我们的良知,不要再鹦鹉学舌!睁开我们的双眼,开启我们的良知,不要再人云亦云!睁开我们的双眼,开启我们的良知,不要再不懂装懂!因为今天不是介绍和展开注目礼的演绎体系,但老夫还是愿意略举一例,这就是价格,我们的财经界天天在讲价格——均衡价格,市场机制之所以能够实现对资源的最优配置,就因为市场有价格指引,有均衡机制。可财经界真正懂得均衡价格吗?我知道他们要说:市场如果供不应求,商品涨价;供过于求,商品降价,在人性自利的张力下,市场会自动发现均衡价格,并趋于均衡。

 

   ——错!错在哪?话一点没有错,千真万确,错在缺乏一个主语“我”,任何的价格谈判和市场算计,都必定是有具体的“我”,都必然得有具体的“我”,我们不能够笼统讲一个人性自利,或者说,不能够笼统以一个人性自利大而化之,人性自利也必须具体落实到具体的“我”。可我们的经济学教科书在谈论经济学最核心的均衡概念,却没有“我”!脱离“我”谈论任何一个经济学的概念,都叫抽象谈论,是不可饶恕的大错。为什么说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就是因为话一点都没有错,但缺乏作为灵魂的“我”,很能够迷惑人和麻痹人呀!

 

   事实上,这不只是人们很容易犯的一个理论错误,而且在生活中也经常会犯,人们会很轻易不把“我”考虑在内,有一个小故事是这样讲的:

 

   一个忏悔者来到教堂,对神父说:“神父,我错了。”

 

   神父说:“只要你认错,主一定会原谅的。”

 

   忏悔者说:“我偷了一个人的自行车,现在我要把它交给您。”

 

   神父说:“不!不要给我,把它还给失主。”

 

   忏悔者说:“我已经问过他了,可是他不要。”

 

   神父说:“那你就收下吧。”

 

   下班后,神父发现他停在后院的自行车不见了!

 

   神父万万没想到,忏悔者说的和偷的就是他本人——“我”——的自行车。言归正传,按均衡机制,在一个特定的市场系统,由于各方构成自由交换关系,此方满足彼方的需求,彼方也满足此方的需求,各方是可以相互反制和平衡的。但迄今为止,人类所实践的市场经济导致的却是贫富分化和经济危机,甚至革命烈火,连个均衡的影子都没有。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理念与现实的反差悬如天壤呢?可一言以蔽之,那就是我们现有的经济学大搞抽象谈论,并不真正懂得均衡价格,包括最近的国际金融危机在内,原因都在于我们并不真正懂得均衡价格,但现实上却到处在无条件套用——老夫痛心疾首啊!

 

   不只是均衡价格缺乏主语“我”,整个西方经济学、西方经济学整个都是在脱离“我”抽象谈论人性自利,尽管口口声声的都是人性自利。注目礼思想就是真正回归“我”,紧扣“我”,真正展现一个最抽象也最具体的“我”在社会上会怎样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是注目礼思想之所以能够颠覆西方经济学的另一个根本原因,甚至可以说是更为重要的根本原因,也是注目礼体系不同于其他任何思想理论最鲜明的地方。

 

   大伙儿都知道,天底下没有真正公有的价值,一切价值都必须产权清晰,要能够还原到“我”,不然就造成所有者缺位;老夫今天补充,学术上没有真正公有的概念,一切概念都必须产权清晰,能够还原到“我”,出于“我”的算计,符合“我”的利益最大化,要不然就造成含义模糊,定义不彻底,如果脱离“我”,就像老夫刚才讲的均衡价格的例子一样,请立即交给老鼠的牙齿!

 

   女士们,先生们,现实价值与理论概念应该是对应的呀,我们为什么平常大谈现实价值要产权清晰却又容忍学术概念脱离“我”呢?!在哲学社会科学上,根本就没有超“我”的东西,连上帝也是人创造的,可我们是怎么使用学术概念的,包括民主与科学、自由和市场。

 

   我本温柔,但今天还是要激昂一下,西方经济学诞生到现在,已发展近三百年,依老夫之见,至少可荣膺三枚大勋章,平均是一百年一枚大勋章:

 

   第一枚大勋章:可笑!

 

   第二枚大勋章:可怜!

 

   第三枚大勋章:可悲!

 

   没人哭啊?那为什么不给点掌声?是不是还需要颁发一个录取通知书,老夫现在就给:

 

      西方经济学,注目礼大爷喊你回家读书!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8mNjhMtEM4/

 

 

   今天老夫就是要透过新闻界向学界尤其是首先向财经界喊话,西方经济学的基本概念都需要重新检讨,从交易开始,包括价格,一直到市场机制本身,都需要反省。说什么交易,说什么均衡,说什么产权,说什么有限理性,说什么自发秩序,都是似懂非懂的东西,这还是客气的说法,不客气讲,一塌糊涂。近些年来,财经界关于房地产问题可说是群魔乱舞,你方唱罢我登场,把老百姓搅得无所适从,根本症结就在于我们的财经界连均衡价格是怎么形成的也不真懂,更不懂得市场究竟是一种什么机制。不要再折腾了,消耗的是你们自己的精力,污辱的是你们自己的智商。做学问要善于返本归源,要敢于正本清源,要能够实事求是!

 

   拿破仑有言:“自信就是我的命运。”我喜欢!但老夫之所以自信,自信人生两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不只是因为老夫相信自己,更重要的是,老夫相信你们,相信你们自己的理性,相信你们自己的智慧,相信你们自己的良知!一旦你们走进注目礼,你们跳出的将是繁琐哲学,获得的将是简单统一!脱离的将是低级庸俗,获得的将是豁然开朗!失去的只是狭窄局促,获得的将是整个天地,享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美感!

 

   此时此刻,中国移动的行话浮现脑海,两个字:“我能!”但注目礼思想的确只是一个常识的体系,可以说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尤其注目礼体系贯穿一个“我”,原本就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思想,所以更愿意对学界乃至也对整个社会注目致礼说一句:“你能,你们能,我们都能!”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让我们一起共同努力,为人类迎接新启蒙的洗礼,让注目礼来得更加猛烈些吧!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