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新辑圣学十图·程氏心图第七  

2012-08-18 16:44:54|  分类: 宗教与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辑圣学十图·程氏心图第七 - KC.Jeremiah.程小明 - KC. Jeremiah.程小明
 

新辑圣学十图·程氏心图第七 

翟玉忠

 

       道心与人心之辨涉及中国文化的最精髓部分。一般认为道心与人心的提出源自后世伪作的《古文尚书·大禹谟》(原文:“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里我们一定要清楚,道心与人心之辨本身却非后世伪作,因为《荀子·解蔽篇》就有:故《道经》曰:“‘人心之危,道心之微’,危微之几,惟明君子而后能知之。”

 

       若拯人心之危,得道心之微,则证大道,得大智慧矣。所以紧接着荀子就形象地写道:“故人心譬如盘水,正错而勿动,则湛浊在下,而清明在上,则足以见须眉而察理矣。微风过之,湛浊动乎下,清明乱于上,则不可以得大形之正也。心亦如是矣。故导之以理,养之以清,物莫之倾,则足以定是非、决嫌疑矣。”这段话大意是说,人的心就像盘中的水,端正地放着而不去搅动,那么沉淀的污浊的渣滓就在下面,而清澈的透明的水就在上面,那就能够用来照见胡须眉毛并看清楚皮肤的纹理了。但如果微风在它上面吹过,沉淀的污浊的渣滓就会在下面泛起,清澈的透明的水就会在上面被搅乱,那就不能靠它获得人体的正确映像了。人心也像这样啊。如果用正确的道理来引导它,用高洁的品德来培养它,外物就不能使它倾斜不正,那就能够准确判定是非、决断嫌疑了。

 

       本图作者为程复心。程复心,字子见,号林隐,元代江西婺源人。早年以道学为志,师朱熹从孙洪范,又与新安学派另一重要人物胡炳文为学友,由此登“朱子之学”堂奥。中年后笃学践行,用力更深,曾授徽州路儒学教授。他的学术以治《四书》为其长,而学本朱熹,终生致力于阐释朱熹《四书》为旨。以30年之功,著《四书章图》,发扬朱熹之微言,间以自己的心得体会,阐扬朱熹学说的未尽之处。

 

       本篇辑自贾顺先主编《退溪全书今注今译》第二册(王成儒注译,四川大学出版社,1993年5月),第207~212页。

 

       心学图说

 

       林隐程氏复心曰:“赤子心是人欲未汩之良心,人心即觉于欲者。大人心是义理具足之本心,道心即觉于义理者,此非有两样心,实以生于形气则皆不能无人心。原于性命,则所以为道心,自精一择执以下,无非所以遏人欲而存天理之工夫也。慎独以下,是遏人欲处工夫,必至于不动心,则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可以见其道明德立矣。戒惧以下,是存天理处工夫,必至于从心,则心即体,欲即用,体即道,用即义,声为律而身为度,可以见不思而得,不勉而中矣。要之,用工之要,俱不离乎一敬。盖心者,一身之主宰,而敬又一心之主宰也。学者熟究于主一无适之说,整齐严肃之说,与夫其心收敛常惺惺之说,则其为工夫也。尽而优入于圣域,亦不难矣。

 

       右林隐程氏掇取圣贤论心学名言,为是图。分类对置,多而不厌,以见圣学之法,亦非一端,皆不可不用功力云尔。其从上排下,只以浅深生熟之大概言之,有如此者,非谓其工程节次,如致知、诚意、正心、修身之有先后也。

 

       或疑既云以大概叙之,“求放心”是用工初头事,不当在于“心在”之后。

 

       臣窃以为,求放心,浅言之则固为第一下手著脚处,就其深而极言之,瞬息之顷,一念少差亦是放,颜子犹不能无违于三月之后,只不能无违于斯涉于放。惟是颜子才差失便能知之,才知之便不复萌作,亦为求放心之类也。故程图之叙如此。

 

       程氏,字子见,新安人,隐居不仕,行义甚备,白首穷经深有所得,着《四书章图》三卷,元仁宗朝,以荐召至将用之,子见不愿,即以为乡郡博士,致仕而归,其为人如此,岂无所见而妄作耶?

 

       译文:

 

       程复心说:“婴儿的稚心,是指未受到人欲扰乱蒙蔽的良心,而人心是指已经和各种物欲相联系之心。大人之心,是指符合义理,德行高尚之心。道心是指反映天理的善良之心,这不是说每个人都有两种心,人原本是由形气与理结合而生成的,那么谁都不能没有人心,但形气之中又以理作为天命本性的源泉,造就成为道心。(图中)自精粹纯一地执守中正之道的道心以下,无非都是用来遏止人欲,保存天理的工夫。自‘慎独’以下,是在遏止人欲处下功夫,并一定要达到内心不被外物所牵,做到富贵不能乱我之心,贫贱不能变我之志,威武不能屈我之节操,以达到道明、德立的境界。自‘戒惧’以下,是如何在保存天理方面下功夫,并一定要达到随心所欲也不会违背天理的境界。如此则本心就是体,欲望就是用,体就是道,用就是义,语言就是法则,行为就是尺度,可以表现出不用思虑就会有所获得,不用鼓励就可以达到天理的要求。简要地说来,用功的关键,全在于不能背离专一与主敬功夫。心是一身的主宰,而敬又是一心的主宰。学者要娴熟地掌握弄懂主敬专一,心不外适的思想和庄重严肃没有邪避之心的方法,经常收敛本心,保持清醒机警的头脑,这些都是求学问的功夫。能身体力行地穷尽这些道理,进入圣人的境界就不困难了。”

 

       上面是程复心摘取圣贤们讨论心学的名言而画出的图。他分成类别,加以处理,虽多却不觉得厌烦,这说明圣学的传心养性方法,也不是只有一个端绪,大家都应该去用功研究和寻找啊!图中自上而下,只是从浅到深、从生到熟而已。大概地说,像这样的话,并不是说它的硬性程次目录,如同“致知”、“诚意”、“正心”、“修身”这些有先后次序的事一样。

 

       有人疑问,既然是以大概来说的,那么收敛“放心”是用功的开始,就不应当放在“心在”之后。

 

       臣私下认为,收敛“放心”,从浅显地角度来讲,固然应是用功的开始;从深入地终极角度来讲,在瞬息变化之间,在心头一念稍有差错之际也是放逸。颜回犹不可能在三月之后保证不背离仁,只是讲在这里也不要背离,更不能涉及到放掉自心的问题。也只有颜回才是刚刚有所差失,便能立刻认识,刚刚认识到它,便不会重复萌发,其实这也是收敛“放心”一类。所以程复心的图是如此画的。

 

       程复心,字子见,新安人。过着隐居的生活,从未任过官职,行为非常讲究气节,深入研究学问,直至年老白头时。他所得非常深刻,著有《四书章图》三卷。元朝仁宗时期,由荐举而被召入朝,正考虑任用他做官,但是程复心不愿意,最后他作为乡郡博士回到家中。他是这般地为人,难道他所提出的见解,会是乱说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