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C. Jeremiah.程小明

智慧资本,体现在时间的节约、能量的发现,价值的创造!

 
 
 

日志

 
 

我们如何借助外力成长  

2013-10-16 13:17:56|  分类: 思本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如何借助外力成长 - KC.Jeremiah.程小明 - KC. Jeremiah.程小明

我们如何借助外力成长
吴刚劲/文

  中国人有些古话值得深究,而且是永远正确的,例如勤能补拙、天道酬勤、学海无涯苦作舟等等,这些都是提醒我们从沉潜内修的角度创造人生的成就,而今天我要讲的是另一个侧面,与沉潜内修相对的角度如何借助外力快速成长。

  我和高管讲过一句话:要学会借助外力修行。究竟什么才是借助外力修行呢?可能有的人会觉得有点禅意,甚至是故弄玄虚,显然看起来有人是没有听懂的。后来我又和中层干部说:要学会借助外力成长。前面的所谓借助外力修行,在佛家看来,一切人事都是外力,一切物件都是外力,一切机缘都是外力。我们在职场上的“外力”又是什么呢?你所在的公司应该就是你最好的外力,其次你的客户就是你最好的外力,你的同事就是你最好的外力,客户的投诉就是你最好的外力,公司的变革就是你的外力,你的上司不论好坏都是你最好的外力,你的下属不管是优还是劣,也是你的外力……。

      真正的成长需要像冲浪一样,总是需要借助一种力量往前,没有浪的时候你能冲得上去吗?总而言之,你没有可能仅仅通过一个人的闭关努力而获得成长,传统说法“识时务者为俊杰”,那是因为他看清楚了个人需要借助环境的力量才能获得成功。这个问题在和君咨询的管理咨询方法论上有个异曲同工的说法:基于问题的咨询。我们做管理咨询顾问是一份需要解决现实和未来问题的工作,而不是仅仅止步于理论的理想追求。就像我现在一样,凭什么现在讲话、做事情一点也不会觉得累呢,那是因为我知道我在借助你们的力量修行我自己,借助现实当中的问题提高和完善我自己。

  借助外力成长的理念怎么能够转化为实践呢?我今天拿马斯洛需求模型给大家做一个示范。我们以前讲过,马斯洛的前提是:人的需求共分为五个层次,而且较低层次满足后才能想要满足更高的层次(我个人认为现实人物中是可以商榷的,因为我发现人们在比较低的层次的需求并在没有被满足的情况下也可以产生比较高的需求,甚至还很强烈,这不是今天的重点,就不再延伸了)。马斯洛模型到底怎么运用到我们日常的工作中呢?这个问题是我今天最想说的,马斯洛模型中最低一个层级是什么呢?是生理和功能的需求,生理和功能的需求在我们平常是什么呢?“活着”。这就仅仅是一种存在感,证明你还活着,表示你还存在,仅此而已。再往上走是人们需要安全感,放在工作层面来说,在我看起来叫“工作感”现在做的事情只是一份工作而已。不管是活着的存在感,还是在工作感,都只是一种“打工心态”。再往上走就开始变化了,我把它叫做“职业感”。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有职业的素养和精神价值,乃至责任感、成就感和使命感。比方说消防员,那是要拿命去拼的,为什么还有人做呢?是因为生存的同时还有职业的社会价值和意义;再说民航飞行员,民用飞机是没有弹射椅的,飞机失事他也要坚守岗位,不能像战斗机一样一按弹射键先溜了;还有医生和护士,这样的职业岗位真的很重要,有本书很重要,书名叫《希波克拉底誓言》,这就是整个西方医学职业精神的开始。我们工作的任何一个岗位,都有职业岗位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种职业责任感已经从打工心态开始往更高境界走了,比方说我是做销售的,我就应该必须竭尽所能完成既定销售目标,要是没有完成就首先是我的不对。如果再往上走是什么呢?那是比较高的境界,我把它叫做“事业感”。抱着事业感做事的人,随时都认为现在在做的任何工作都是成就我人生未来事业的一部分。

       就我本人来说,我在三十岁那一年,我和我的同事在家里的阳台上说:“我要花五年时间想清楚这辈子我要做什么”。这其实是给自己定了一个很傻、很低级的目标,而实际上我用了七到八年的时间才想清楚了未来我要做、适合我做、我还能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今天正在乐此不疲的工作。问题想明白了,现在的生活和工作当中碰到任何的困难,我的心里承受能力都非常的强大,我只需要想:“如果这家公司是我的,我应该怎样做?”,这是我十五年来一直的思考习惯。

  所以正像我讲过的:如果你现在还只是一只猫,就拜托你现在开悟一下,把自己想象和蜕变成一只狮子,即算暂时睡着了也没有关系;如果你已经是头是狮子,但是睡着了,就拜托你再开悟一下,抓紧醒来,威风凛凛,雄风万丈。猫只会蹭主人的裤脚讨一口饭吃,而狮子从来拥有自己的草原,一醒来就开始奔跑,吃饱了就享受阳光和嬉戏。这其中“醒来”和“开悟”的意思,就是你需要体认到:现在的工作就是你未来事业的开始。如果一个打工心态的人,他肯定是天天盯着手表看的,上班总是最后一分钟进公司,下班总是最早一分钟离开,这样时间长了,自己活的都很累,人格是会扭曲的,不利于心理健康。从今天开始,虽然你还是在打工,但是如果找到你在这个公司工作的事业感,精神上至少会充实很多,行动上也不必受条件的限制,也会在工作上产生更多创意和突破的机会。总之,给自己的精神留出空间来,才会让自己随时充满灵性,知道自己有未来,才会内心安定,而不是魂不守舍,更不会尸位素餐,甚至行尸走肉。

  工作中需要借助外力的成长的另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是:你需要好的导师。回顾我自己所有成长过程中,已经有五到六个人是我的贵人,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师傅和导师。第一位导师是我的外公,名叫张良学(注意不是张学良),是国民党县太爷的儿子、师范高材生、小学校长、旧社会地主。我四岁时在湖南农村,外公就教我学英文,背唐诗宋词,看三国聊斋,练习颜真卿柳公权怀素大师书法等等,现在我做的事情和做事的风格基本上继承了他。第二位导师是我的音乐老师刘鸿志,创办三十年“蓝色之莺”合唱团并担任指挥,今年已经八十有余高龄。他将《水浒传》主题歌《好汉歌》与他五十年前熟悉的曲子原谱进行一个一个音节的对比,之后连续写了三篇文章发表在《法制日报》上,他认为作曲家赵季平在《好汉歌》上只能称为“编曲”,不能称为“作曲”,因为改动的音节太少,就为“作曲”和“编曲”一个字之差,赵季平和我的老师打了两年的官司,最终北京中院判决赵季平输了。所以上次庆祝深圳改革开放三十年,谭晶演唱了三首赵季平的歌曲,我在现场,赵季平老师就坐在台下,我看节目单上的介绍赵季平的作品中就没有《好汉歌》了,他已经不再敢说自己是作曲了。这就是我的第二个老师,从他身上我读出了一个艺术家的风骨,一个教育家执著求真的大家风范。要说第三位导师和贵人,那一定是TCL当年的首席运营官袁信成,他在加盟TCL之前就已经是“全国五一奖章的获得者”,后来是中国家电行业首屈一指的口碑将帅人物。我跟随他前后十二年,现在管理的实操能力大部分来自于袁信成的言传身教,耳提面命。也是因为他的原因,认识了我咨询行业的入门导师包政。包老师是北京人民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是中国管理理论界的泰斗级人物,被誉为“中国离德鲁克最近的人”,也是和君咨询前身的四位创始合伙人之一。自打师从包老师以后,我的理论知识和实践能力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包括后来研究和实践杰克-特劳特的《定位》理论,都得到包老师的点拨和肯定。直到二零零一年才有机会结识现在和君咨询的董事长王明夫,这是金融界和商学教育的翘楚之冠,也是现在的领导和师傅。除此之外,像邓德隆、王兴周、周坤等诸位知名师长,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良师益友。如果说我比同龄人在实践和理论上的跨度更大的话,这是与这些我心目中的导师、贵人的帮助所离不开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在你成长的过程中,找到让你佩服甚至崇拜的偶像,如果仅仅靠我们自己那微弱的智商,还有不到三十年的吃饭经历,如果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人生道路就容易失去方向,向老一代学习,找前一辈人咨询,找到你人生的导师,才是直路和捷径。

  今天主要讲的是借助外力成长,借助外力修行,借助身边的人提高自己,借助你现在面对的问题来提高自己解决问题的办法和能力,勇敢面对问题,解决它,跨过它,人生就会上升到新的阶段,面对的问题多了,你的勇气、胆量和智慧就会进一步增加了。不管是借助外力修行,还是借助公司成长,还是基于问题的咨询方法,都将使你的潜能得到充分的释放和再现。找到你现在工作的职业感、事业感和使命感,从“打工心态”走向“事业格局”。解决了你的个人问题,这类似佛教中“小乘”的想法。做蔬菜这个行业,如果公司销售很好,客户越来越多,我们的服务越来越好,我们业绩越来越好,公司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改变了很多人饮食习惯,到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公司的生意经和价值观影响了很多很多的人,使很多人进入身心更加健康的状态,这就是你作为一个普通职员一不小心、无意之间对社会所做的贡献。做好了手上的这份工作,帮助公司成就了更多的社会价值,你自己就已经在无意识中为社会造福。恭喜你,这时候的你就已经开始进入了“大乘”的般若境界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